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明镜周刊:中国未来应朝哪一个方向走

p110508104

中共以’稳定’与’和谐社会’的名义在走一条危险的道路:他们压制重要的讨论和民众对本国未来的理解。在民族冲突上,他们将其实是自己制造的问题归咎于外国。中国自2009年以来越来越表现出自信,有时让远近的邻居害怕。

中国的未来走向如何,人们的判断大相径庭,有怀疑派与乐观派之分。《明镜周刊》(9月24日)中的一篇文章对此进行了分析,描绘了中国3种可能的发展前景。

“满怀信心的前景:这个国家变成稳定的民主国家。因为,中产阶层在成长,越来越多的农民迁移到城市。每个中国人的年收入很快将超过6000美元。公民倡议和独立组织的利益团体(所谓非政府组织)的数量增多,因为政府没有它们就无法解决形形色色的社会问题。中共有朝一日不可能再用集体领导掩盖内部分歧,于是产生派别,最后成立政党。

“黯淡的情景:穷人愈穷,富人愈富,越来越多的人觉得自己是改革的弃儿。中共无法控制腐败,民众更加愤怒。此外,政府无法解决不断增长的失业问题。……环境问题更加严重,百万人因干旱和水灾背井离乡,到处寻找干净的饮水、干净的空气和干净的食物。中共领导人(所谓第6代干部)无能为力。发生混乱,动荡震撼这个国家,各省分裂,难民潮在亚洲各地流动。

“中立的前景:一切都一如既往。中国继续被精英领导,他们能够对新局面快速反应,必要时动用枪杆子。在中共之外,别无其它选择。中产阶层对分享权力不感兴趣,而是想要维持现状,只要他们还有机会送孩子进好学校、每年度一次假、给自己添置一套房子。这个阶层继续与统治阶层联盟,以阻挡贫穷的大多数民众要求并希望分享更大的富裕蛋糕。……”

文章接着写道:”回到现实:中共以’稳定’与’和谐社会’的名义在走一条危险的道路:他们压制重要的讨论和民众对本国未来的理解。在民族冲突上,他们将其实是自己制造的问题归咎于外国。

“例如西藏和新疆,中共领导人不允许居民公开讨论自己的困难、寻找认同及其在中国社会的生活。在这种气氛中,日常问题变得非常政治化。人们不能批评中共在少数民族地区实施的办学政策,谁要是张嘴说话,就会被当作是分裂分子甚或恐怖分子丢进大牢。中国政治家为新的而且可能会更加剧烈的动荡播种。”

历史的阴影

文章认为,如何对待过去是”困扰中国的另一个弱点”。”从50年代起,数百万人在中国成为各种意识形态斗争和丧心病狂项目的牺牲品。对之负有责认的党至今还掌握这个国家命运。邓小平在毛1976年死后宣布,毛的行为只有30%错了,其余都是好的。谁若怀疑这个评价、对当时发生的事情大声谈论、太深刻地探讨原因、太执拗地追问责任,就是在质疑中共的权力,最坏的情况下会危害自己的自由。

“然而,一个社会如果完全淡化历史的黑暗篇章,能够走向未来吗?我想不可能,有朝一日它会被昔日的幽灵追上的。我们在内观之后,应该观察中国在世界上如何作为,对外起什么作用,温和还是好斗?它想达到什么?阻碍什么?明确的是:中国自2009年以来越来越表现出自信,有时让远近的邻居害怕。”

(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