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九月随想(十五)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这不是搞笑――社会,就应该相互制约;权力膨胀,必然作恶。民主,是唯一制约权力的方与药。

顾晓军,九月随想(十五)
--顾晓军主义:评论中国.之七百九十二

网友跟贴:“什么叫梦想你懂吗?美国都有一具美国梦,中国为什么就不能有梦想。共产主义作为梦想我看不会是问题”。
我回答你:美国梦,是由一个个美国人的个人的梦,合成的共同的梦想。而共产主义,只是一部分人的梦;是通过体制,强加给所有国人的所谓梦想。这,就是区别,也是专制的所在。

再答网友:美国人的理念,是“天赋人权”。而共产主义,讲究的则是追求一种共同的理想。
“人人生而平等”,应该是绝大部分人认同的,只有少数特权阶层才会不认可。而追求共同理想,则没收了“平等”――我的理想若与你不同,你就要专我的政。就算共产主义是好东西,强迫大家一致,也是好东西吗?

还答网友:就算――共产主义与普世价值,是殊途同归――都是追求人类社会的美好。
但,天赋人权,是首先承认你――拥有美好的权力,且不可被剥夺。共产主义,则是讲共同利益――那美好是否能追求到,不管,先把个人的权力没收了。而压缩个人权力的结果,必然是放纵特权与特权阶层。

继续答网友:人的生命,是平等的;个人的自由权,也是平等的;追求幸福的权力,还是平等的。
只有在首先承认每个人都拥有同样的权力的基础上,且不限制他们的权力,才可能保障各自的追求不受侵犯,也才有可能使自己一步步接近追求。其实,能限制他人的权、与法、与道德,不是天生的,而是大家赋予的。

“权为民所赋”之释疑(顾晓军版)――
一、“权为民所赋”,即――政权,为全民所赋。因此,“专政”论过时了。预示:将适时修宪。二、现政权,是战争年代取得的。而赢得胜利,是得到老百姓支持的。因此,在建立政权之始,是合理的。三、爷爷辈拥护的政权,不等于孙子辈也拥护。这就预示:将适时公投公选。

“权为民所用”之释疑(顾晓军版)――
三公支出,显然不属于“权为民所用”,将严厉取缔;违者,算腐败。贪污、腐败,当然也不属于“权为民所用”,将抓到一个、杀一个,决不姑息。滥用职权,还是不属于“权为民所用”,暂不杀(不是不该杀,而是一时杀不过来),先送去坐牢,待以后有空再说。

“权为民所赋”,真正的含义是――民权,大于政权。而民权,是十四亿人的人权所组成的。
因此,“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预示着:在中国,将进一步保证每个老百姓的人权。比如,因言获罪,将不再发生。过去做错的,近期将平反。尤其是在网络上,今后决不再搞啥删贴、封杀之类的东西。

中国的高官,算不算社会精英?不能不算吧?可,他们究竟有多少管理知识?他们整天研究――怎么弄官做。如:许宗衡,买官竟然用了60斤现金。如果我顾晓军有权,我就让许宗衡当反贪局长。当然,是在牢里。条件是:什么时候,你把贪官都抓完了,你就出狱。
这就叫――解铃还须系铃人,治贪还得贪官治。

强烈要求政府:杀一批警察――这些恶警,太可恶!如:“给我跪下”、“头顶放炮”、凤凰少女坠亡案……强烈要求警察:杀一批贪官――随便杀。如果我顾晓军有权,我就组织一批妓女,专门侦办警察。
这不是搞笑――社会,就应该相互制约;权力膨胀,必然作恶。民主,是唯一制约权力的方与药。

曾有毛左跟贴:那么些右派都到美国去了。顾晓军,你为什么还不走?
我现在回答你:我在中国生活惯了,专长是打擦边球,我可以想骂谁、就骂谁。如果到了美国,人家会当我是恐怖分子,会抓我去坐牢。但,如果是两个孩子,一个生在中国,一个生在美国,且处在相似的阶层;我想,那生在美国的孩子,一定比生在中国的孩子――幸福。

如果你请教我――怎样打擦边球?我就诚心诚意地教你――把小说写成论文,把论文写成随笔,把随笔写成胡说八道……把很严肃的事,当笑话讲;讲笑话时,千万要记住――得一本正经。
这是我的秘密,别外传,尤其别让你父母知道。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0-9-29 ~ 30 于南京

(作者赐稿)

评论

  • 匿名 说:

    老顾,劝你别写了,你写的东西零乱而肤浅, 鸡毛蒜皮的,浪废版面。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