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九月随想(十三)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由于党的好领导,社会主义中国富得流油;不经意间,买下了半个非洲、半个美国……全世界,开始排华;尤其是对新移民中的富翁,常以刀枪相见……为了安全,赵本山及《建党伟业》剧组中的明星们,又移民回到了中国。
官二代也回来了。但不他们不觉得有啥,老百姓们却叫苦不迭。

顾晓军,九月随想(十三)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二百二十

公务员李浩,不满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于是,他挖地三尺……建立起了他的地下奴隶制社会。在他的奴隶社会里,除他是男性外,其他都是女性;因此,他的奴隶,又叫性奴。
其实地下奴隶制社会,并非是李浩的发明。据悉,今日中国的地下奴隶制社会,还有黑煤窑、智障人工厂等。

2022年,美国某权威机构发表研究报告:中国地沟油不仅无毒,而且有益于健康长寿。食用20年以上的,可以增寿10年;食用30年以上的,可以增寿20年……
中国高官和长期使用特供食品的公务员、国企要员及富人们得知后,都懊悔不迭、痛苦万分,并控告卫生监测部门犯有谋害寿命罪。

美国人不懂:中国老百姓没有医保,很多人连病都看不起……中国咋会有那么多的钱,借给美国、借给西方。
中国人不懂:美国连朝老百姓开枪都不敢,还有脸开着航母、耀武扬威、满世界乱转?

中国特色,就是结石宝宝、大头娃娃……
中国特色与坚持党的领导没有关系。在没有党的时候,中国特色就早已存在千百年了。不信?请看看中国年画,不都是“结实宝宝”、“大头娃娃”吗?或者说,民间的年画家们,早已料到了会有今天。

中国人会下一盘很大的棋,所以买美国国债、把钱借给美国花。美国人不会下一盘很大的棋,所以把国债卖给中国、乱花中国的钱。久而久之,美国就成了奴隶,中国就成了主子。
美国是两党制,正好:台上的,做正房;台下的,做二奶。中国的党交了桃花运,可以轮着干两个美国的党。

由于党的好领导,社会主义中国富得流油;不经意间,买下了半个非洲、半个美国……全世界,开始排华;尤其是对新移民中的富翁,常以刀枪相见……为了安全,赵本山及《建党伟业》剧组中的明星们,又移民回到了中国。
官二代也回来了。但不他们不觉得有啥,老百姓们却叫苦不迭。

党总爱装碧,总爱派人写些装碧文字,如“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为什么人们都不爱听批评了”……党呀党呀党呀党,你想让谁失踪,谁能不失踪?你都不爱听批评,谁还会爱听批评呢?
不被关进黑屋子的最好办法,是不看装碧文字;把党关进笼子里,自然谁都得听批评。

以上,不是政治笑话,而是今年九月的我、变换了方式的随想。
九月,我重新发表去年的“九月随想”。有人说:“顾老师的随想系列绝对是超一流的文学精品”。有人说:“随想,是超一流的哲学精品”……党追到外媒说:“老顾,你的东西很没理论水平、没逻辑。只是一种零散的感受,嚼之如蜡”。猪说:“猪也是这么想的!”

“九月随想”,不是精品。去年刚写的,而有些地方、已经让今年的我、感到了汗颜……“九月随想”,又是精品。蜂拥而来的五毛,提醒我:党害怕她们,你应该、也必须继续。
对去年写的感到汗颜,是我的进步;又蜂拥而来的五毛,是党的堕落。党,就是这么、一步步堕落到今天的。

辛子陵,说他是“救党派”。我不在党,也许只能算是一个“拆天派”。而有些外媒,则明显是“反党派”。然,“反党派”却心甘情愿地给“救党派”抬轿子,也不太愿意给我这“拆天派”作渡船……
不要以为外媒就一定会帮中国老百姓,他们和我们敬爱的党一样--都是大资产阶级。

“1、如果顾晓军那一天非正常的完蛋了,可能就是国家走向民主自由法治的导火索,因为民众彻底觉醒了、民众再也无法忍受专制的折磨了、民众象利比亚人民一样愤怒了;要么民众就是继续做小白鼠,民众不但思想阳萎了、肉体也阳萎了。2、如果中国大陆的政治体制能够和平政改,就象台湾那样,相信顾晓军也能好好的活着,党也能继续做执政党或在野党(当然党的利益和权力要受限制了),这是中国的幸运!3、顾晓军的方向就是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方向。”、“老顾,你的思想深邃,但文字尖刻;你的逻辑可以解释现实,但很多人会明里暗里骂你‘SB’。与你又同感,但没有你直率。顶你!”、“奉献更多博文,大师”、“大师也有掏空的一天”……
看到这样的跟贴,还祈望什么呢?我不是蛤蟆,不想吃天鹅肉。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9-25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