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赵达功:中国担心美国价值观渗透

p110925111
赵达功,独立时评作家,本名赵世英,1955年4月15日生于河北省邯郸市。现居住在中国广东省深圳市。任独立中文笔会理事、秘书长,新世纪新闻网主编。

骆家辉在中国”人气”很旺,许多中国媒体,尤其中国网友,对骆家辉表示了敬意,赢得了中国人心,砸了中国的”官场”,让经常自诩”人民公仆”的中国官员无地自容,这无疑对中国当局是不好的兆头,因为这就是美国价值观的”渗透”,”渗透”的意义在于试图改变中国。

《环球时报》发表文章,指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借机向中国渗透美国价值观。中国独立作家赵达功认为骆家辉的“朴素行为”映衬出中国官场制度的奢华腐败现状,《环球》社评显示了中国当局焦虑和不安。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9月22日发表社评《希望骆家辉好好做”驻华大使”》,引起中国网友和海外媒体一片哗然。中国官媒为什么要批骆家辉,是授意而为、还是借骆家辉故意鞭挞一下中国官场?不得而知。但其效果比直接宣扬西方民主、自由、平等、人权价值观影响要大得多。中国网民在思考和比较中美两国的政治制度。这篇社评担心的是美国价值观渗透中国,但起到的作用正相反,媒体报道和网友热议,显示美国价值观正在为更多的中国人了解和接受。

骆家辉的”朴素行为”代表了美国价值观

骆家辉作为中国大使,属于省部级大人物,按照中国官场文化,别说是省部级大员,就是县太爷出行,都是鸣锣开道,前呼后拥,好不气派!中国数千年的官场文化,一直延续至今,成为中国价值观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来中国人也早已习惯了人与人之间的等级制度,可是偏偏西方文化打开了中国大门,西方价值观一直在冲击中国的官场文化,也让中国人渐渐开始懂得人人平等价值观。

美国价值观代表了西方价值观。”人人生而平等”是美国的立国精神,这种精神牢固的树立在每一个美国人的心目中。骆家辉轻车简行,背背包、拿行李、坐经济舱以及用优惠券买咖啡,是美国人的生活方式,不是官场所为,是美国文化使然。难道来到中国的骆家辉还要按照中国官场文化”入乡随俗”吗?

骆家辉让我想起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的一些花絮。媒体报道说,2007年8月,默克尔访问南京,获安排入住市内”索菲特银河大酒店”顶楼的四百多平方米、可以看到南京全景的总统套房。但默克尔认为这个安排过于奢华,坚持要入住七十多平方米的普通商务客房,房价一千八百元,只是总统套房的二十分之一。第二天早上,酒店本来准备了两套方案,房内用餐或是在只为贵宾服务的46楼行政楼层索菲特会所用餐,但默克尔谢绝去专门为其准备的私密性强的索菲特会所,坚持和一般住店客人一样到7楼西餐厅吃自助早餐。而且不进VIP包间,和随行的德国工作人员一道在大厅吃自助早餐。她也谢绝了工作人员的服务,坚持自己到自助餐台取食物,并自己动手切法式长棍面包。此时,发生了一件小插曲。在取一种燕麦面包时,默克尔不小心将一片面包落到了地上,按照惯例,酒店的工作人员会帮客人捡起来换一个,而默克尔却拒绝了服务人员,并弯身捡起掉在地上的那片面包,并放进自己的餐盘里。

骆家辉也好,默克尔也好,他们的行为是一种习惯的自然行为,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价值观的自然体现,在西方社会里很正常,并不是什么刻意的”作秀”;但中国人就难以理解了,因为中国官场没有人”作秀”,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那还八九不离十是”作秀 “。

骆家辉让中国官员无地自容

骆家辉在中国”人气”很旺,许多中国媒体,尤其中国网友,对骆家辉表示了敬意,赢得了中国人心,砸了中国的”官场”,让经常自诩”人民公仆”的中国官员无地自容,这无疑对中国当局是不好的兆头,因为这就是美国价值观的”渗透”,”渗透”的意义在于试图改变中国。

社评有点儿气急败坏,指责骆家辉”或者出于他个人的偏好,或者出于美国驻华使馆’新的使命’,他似乎很享受自己在中国舆论中的’廉洁秀’,尽管他最清楚,他并没有中国互联网上宣传的那么’朴素’。”

这种酸溜溜的评论,恰恰反映了中国官员的心态。前些天,中国媒体报道了”湖北省委第六巡视组在秭归县巡视期间花费80余万元”。”巡视是个好制度。用普通老百姓的眼光看,巡视员就像古时候的钦差大臣”,秭归县宣传部长说。但巡视组走后,给国家级贫困县秭归县留下一张80万元的账单:接待费37万,礼品11万,考察费13万,设备10万。十几个人,20余天,怎么花这么多?

其实这种官场集体腐败在中国俯首皆是,暴露出来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这边厢,美国高官骆家辉的”朴素行为”,那边厢,中国普通官吏的奢华浪费之风,两厢一比较,中国官员真可就”无地自容”了,中国制度的落后显而易见。

美国价值观渗透中国旨在改变中国

骆家辉上任中国大使致辞中说,”在个人层面上,能作为中国移民的孩子代表美国–我出生的土地,以及我的家庭珍视的美国价值观,站在你们面前,我感到既谦卑又荣幸。……我的父母,我的妻子,我们的孩子–我们本人都直接代表美国以及美国作为自由、平等和机会之土地的希望。我,以官方身份,作为服务于总统和美国人民的美国驻华大使,将代表的正是这永久希望和这些价值观。”骆家辉作为华裔,毫不掩饰对美国价值观的忠诚,映照了对中国政治制度的批评。

冷战时期,”和平演变”是中国一直警惕的所谓”西方阴谋”。百度百科上这样注解”和平演变”: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在利用武力侵略不能将社会主义国家消灭的情况下,通过采用技术交流、文化 交往等方式影响社会主义国家人们的心理、行为方式,进而使社会主义国家的生活方式、国家运行变成资本主义式的,从而在不动声色中消灭社会主义国家。

“消灭”或者”颠覆”这种字眼,其实就是”改变”。前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一夜之间”土崩瓦解,靠的就是美国价值观或也称西方价值观的渗透。中国一直在警惕”西方阴谋”,正如毛泽东曾经预料:帝国主义说,对于我们的第一代、第二代没有希望,第三代、第四代怎么样,有希望。帝国主义的话灵不灵?我不希望它灵,但也可能灵。

毛泽东的担心已经在前苏联和东欧变成现实,在中国呢,我看那是或早或迟的事情,民主自由制度是国际大趋势。意识形态依然决定世界格局,但中国事实上已经摒弃了共产主义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意识形态,坚守的不过是专制主义,甚至是中国传统的意识形态,与人类社会的普世价值格格不入。

“骆家辉热”显示了美国价值观已经在中国蔓延,《环球时报》的社评只不过显示了中国当局一种焦虑和不安。

作者:赵达功

责编:吴雨

作者简介:赵达功,独立时评作家,本名赵世英,1955年4月15日生于河北省邯郸市。现居住在中国广东省深圳市。任独立中文笔会理事、秘书长,新世纪新闻网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