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九月随想(十二)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社会,是个大监狱,大家都是――囚徒。不过是――高官的看守,叫警卫;富人的看守,叫保镖……而穷人的看守,叫老婆。

有人问:你咋还没走?我说:我等――等贪官们都外逃了、富人们都走光了,我们来建设一穷二白的祖国。

顾晓军,九月随想(十二)
--顾晓军主义:评论中国.之七百八十九

毛左,早已不会了笑;右右们,也没有多少幽默感。他们,都是被政治异化的机器人。在职场呆久了,你的微笑,往往没有真诚;而在大陆呆久了,你会一不留神――忘了怎么笑。甚至,连假笑也不会了。
顾晓军的博客,写给会笑的人。假如你缺少幽默感,建议:哪来哪去,找你妈妈回炉一次。欢迎你再来!

金庸,教男孩子们――武斗;琼瑶,教女孩子们――做梦。中国,现在属于资本原始积累期;所以,金庸比琼瑶――实用。
爱情,好比那共产主义――美丽,而遥不可及。你找呵、找呵……自以为找到了,其实是社会主义,而不是――美妙的共产主义。你等呵、等呵……等白了头,可还是――“初级阶段”。

在梦里,你爬呀、爬呀……回头一看,是悬崖绝壁;一惊,你掉了下去……你哭呵、喊呵……醒来,却在床上。在梦里,你飞呀、飞呀……自由翱翔、快乐无比;醒来,却在牢笼里。
社会,是个大监狱,大家都是――囚徒。不过是――高官的看守,叫警卫;富人的看守,叫保镖……而穷人的看守,叫老婆。

植物,都是暴露癖――让性器官,亲吻阳光、雨露、微风……对蜂呀蝶的性骚扰,也不介意。也许,因为接触了美好;久而久之,植物的性器官,就成了她们身上最美的部分,叫作――花。
而动物,则跟着人类学装碧。装呀、装呀……久而久之,动物的性器官,亦似人类――成了私密之处;一旦亮出来,准没好事。

妓女,就是花、最美丽的花――任蜂呀蝶的,来来去去、骚扰;让性器官,亲吻各种不同的目光。
妓女,是一种崇高、一种牺牲。崇高,是精神中的贵族。高尚的东西,总有一种悲剧色彩;所以,妓女一般都是悲剧角色。而人生苦短,没有多少人愿意――随随便便牺牲自己;所以,就没有多少人愿意做妓女。

性爱,很美、很动人。即便是那最最普通的偷人、养汉,如果展现出来――每一瞬间,都如那最最惊心动魄的国际间谍大片。
性爱,也是无可指责的,包括――卖淫、情妇、二奶、小三……社会之正义,应当指责强势――权力的霸占、财富的赎买;而不应当指责弱势――依附的选择、出卖的无奈……

如果我有出卖肉体的本钱,我也会参与出卖。因为,满足他人的欲望,换取自己的生存资料,与智商、能力、知识、品质、情感……等等,均无关。甚至,与道德,也没有必然关系。
所谓道德,不过是统治者的――法外之法――精神层面的控制。道德,对百姓而言,永远是――自由的羁绊、精神的牢笼。

女权主义,只是一种社会的生存方式,而不是科学。性别争夺人类的领导权,已经过进化的筛选。母系社会发展的方向,是工蜂、工蚁似的奴役。
奴役女性、歧视女性,则更不可取,也是人格上的犯罪。过去批判过的“资产阶级的、虚伪的”尊重女性的方式,倒是一种选择与方向;而社会主义的男女平等的副产品,是――阴盛阳衰。

随想、随想,信马由缰。然而,却越说越沉重――社会话题,原本就沉重;而中国的社会话题,更是重中之重。
希望,能看到那一天――何青青,能象山寺仙妖一样――会哭、会笑,能说、能闹……小妖的自由、民主,是自己赋予的。而何青青的自由、民主,则需要社会给予她。

写作,是体验快感;发表,才是一种社会责任。而你看不看,与我已没有太大关系了,一如有没有人给我发稿酬一样。
有人说:顾晓军靠骂人出名。我说:草泥马!谢谢你,又让我出了一次名。有人反对我“太阳”韩寒。我说:韩寒是个屁。你能放,为什么我就不能放?请你不要――太专制!

明天的太阳,与今天一样,是因为我们没有遇到――强拆;明天的风儿,与今天一样,是因为我们没有遇到――城管。有事,千万不要找警察;有病,能不找就别去找医生……不因为别的,是因为你在――中国。
有人问:你咋还没走?我说:我等――等贪官们都外逃了、富人们都走光了,我们来建设一穷二白的祖国。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0-9-24 于南京

(作者赐稿)

评论

  • 匿名 说:

    老顾,你的东西很没理论水平/没逻辑、只是一种零散的感受,嚼之如蜡。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