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九月随想(十一)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读过几十年书的人,如今叫知识分子。其实,所谓知识分子,不在乎你读过多少书,而在乎你能否独立思考。支撑独立思考的,是批判意识。没有批判意识,无论学历多高,都不能算知识分子,充其量不过是个读书人。
一个缺少批判精神的社会,是神权社会。

在上层,提出搞政治改革的人,是极其聪明的人;因为,政治改革自上而下地搞,至少可以保住上层已得到的各种利益。
而在上层,竭力反对政治改革的人,都是些短视的、自以为聪明的大笨蛋。因为,一旦政治改革,由社会下层发轫,打开局面,并取得成功;那么,这些上层的反对者,将一无所有……

在今天、在中国,无论上层、下层,推动政治改革的,都是顺潮流、顺民意;无论出自什么目的,都是义士、勇士。而反对政治改革的,都是逆潮流、逆民意;也无论出自什么目的,都是傻瓜、笨蛋。

顾晓军,九月随想(十一)
--顾晓军主义:评论中国.之七百八十八

台湾,有美丽岛事件、87解严……大陆,有反右、文革、改革开放……台湾的变故,没有影响价值体系。而大陆的变故,改变了思想、改变了价值观。
在思想变革中不倒的,是超人;在价值观变革中不倒的,是神。鲁迅,就既是个超人,又是个神。
顾晓军建议:要不,让鲁迅象孔子,追封――“隆道公”、“文宣王”、“大成至圣先师”……享受香火;要不,就“打倒”他。

读过几十年书的人,如今叫知识分子。其实,所谓知识分子,不在乎你读过多少书,而在乎你能否独立思考。支撑独立思考的,是批判意识。没有批判意识,无论学历多高,都不能算知识分子,充其量不过是个读书人。
一个缺少批判精神的社会,是神权社会。只会服从的,是羊;会简单反思的,是驴。什么都不会的,是猪。

“保持一致”,不知是谁发明的。“保持一致”,应当用于军队,而不应当用于政党。
一个政党,应当首先是政治目标的集合体;而后,才是利益集团。政治目标相同,便走到一起,去谋共同利益;有政治分歧了,就散、分开。“保持一致”,怎么说都有点――死拉硬扯的味道。

文革后期的“投机倒把”、小岗村的包产到户……等,其实就是中国经济改革的前奏、“暗流涌动”。
如果没有自上而下的经济改革,我想:今天的局面,大概是――全国人民,到处在搞“投机倒把”;所有的农民,都偷偷把地私分了、私下里搞包产到户……这,是经济规律在起作用,也是时代的潮流。

一如经济改革。政治改革,之所以被提出来,是因为政治体制与社会发展产生了矛盾。
政治改革,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改革。而实际上,必然存在着――一如经济活动中的“投机倒把”、包产到户……样的、下层的、自发的――“暗流涌动”。
自上而下的政改,实际上是自己改,争取赢得时间。反对政改者,客观上是在下烂药、祸害――一旦自上而下的政治改革,跑不赢“暗流涌动”;那么,必将是满大街“投机倒把”和到处是“包产到户”。

在上层,提出搞政治改革的人,是极其聪明的人;因为,政治改革自上而下地搞,至少可以保住上层已得到的各种利益。
而在上层,竭力反对政治改革的人,都是些短视的、自以为聪明的大笨蛋。因为,一旦政治改革,由社会下层发轫,打开局面,并取得成功;那么,这些上层的反对者,将一无所有……

在今天、在中国,无论上层、下层,推动政治改革的,都是顺潮流、顺民意;无论出自什么目的,都是义士、勇士。而反对政治改革的,都是逆潮流、逆民意;也无论出自什么目的,都是傻瓜、笨蛋。
我顾晓军说的,当然是一己之见;但,虽是一己之见,却是公理。不信?可以――公投,或作民意调查。

反对政治改革、强调“中国特色”者,是滥用“中国特色”。黄种人与白种人,都是人。是人,就有共性――喜欢自由、喜欢自己作主――这,就是民主。
所谓“人民民主”,是强奸“人民”、替“人民”“当家、作主”。从来就没有一个正常人,愿意由别人当家、作主。这是最起码的常识。连最起码的常识都不顾,是利令智昏。

无论提不提出、呼不呼吁、推不推动……政治改革,这场变革都会到来,一定会到来、不请也会来。
因为――孩子,总会长大;作物,总会成熟。思想,也会成长;民主,自然会结果――自由,是风、是空气,没有进不去的地方。即使用十三亿把锁,把人们的心灵都锁上,你看到的也是表面;那内心,早已洋溢着自由的风。

我顾晓军说的“政改”话题,韩寒不会说。其一,他不敢说;其二,他不会、学都学不会。在推动政治改革上,我顾晓军,是“公民”、“公共知识分子”、“顶级文化人”……韩寒,他不配。
这样吧――算我借韩寒的――请韩寒把“公民”、“公共知识分子”、“顶级文化人”……借给我,待到中国的政治改革成功后,我一定还给他。

有人说我“打倒鲁迅”,是被利益集团利用了。
那么,我请问:鲁迅,能从坟堆里爬出来呼吁政治改革吗?他能吗?若不能,别怪我把话说白:是你被利益集团利用了――在破坏呼吁政治改革的底层义士的政治声誉。
请允许:我――草泥马!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0-9-23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