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南都网:洛阳游客被误当访民连遭殴打被遣返

p110925105
9月16日傍晚,被丢在路边的赵志斐。(图片由家属提供)

近日,河南省洛阳市伊川县一名男子进京旅游,住在国家信访局附近的小旅馆。谁知就因为这个,其被截访人员误当成了上访者,遭殴打遣返。事后官方置之不理,家人在网上为他喊冤。

夜宿旅社被打晕

9月20日,网友“飞雪夜归狼”在天涯论坛曝光洛阳市洛龙区古城乡截访部门,将同属洛阳的伊川县一名男子从北京暴力遣返,并殴至昏迷。“飞雪夜归狼”告诉南都记者,当事人是其29岁的弟弟赵志斐,曾在内蒙古森林武警部队服役,转业后进入伊川县某部门任一般职工。十几天前,他向领导请假去北京玩。

赵志斐乘坐9月14日19时28分从洛阳发往北京西的K 270次列车,次晨抵达。“我在天安门附近玩了一天,晚上就到四路通找便宜旅社”。赵最终入住一家名为“众路通”的地下室旅社,一个铺位只要30元,同房还住了3名来自洛阳的上访者。他由于神志未完全恢复,无法讲清此前是否结识这些上访者。

“睡得正死,约莫12点多吧,突然被喊醒”。赵志斐说,他看到十来号人涌入房间,要求住客交出手机和身份证,并押进一辆牌号为京P R 9R 58的白色大面包车。来人未表露身份,除了赵志斐所在房间,还从另一房内押出2名老年妇女。6人中只有赵志斐不服,质问对方身份。“穿迷彩服的对着我太阳穴狠捶了五六下,其他人也上来拳打脚踢,把我裤子都撕叉了”。赵志斐说,他很快晕过去,只记得北京下着大雨。

半路逃跑又遭殴

迷糊中,赵志斐感觉车在飞驰。天亮他被尿憋醒,发现还是那辆面包车,车内除上访者外,另有4个打手和一个司机。在强烈要求下,他获准下车小便,发现停车地在河南新安县高速收费站附近。“我撒完尿撒腿就跑,谁知身子太虚,跑了不到200米就被逮住,又是一顿拳打脚踢”。洛阳市洛龙区古城乡焦屯村村民王海军,是被抓的5名上访者之一,他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称,不认识赵志斐。“那小伙不听话,被打得很可怜,到新安都尿裤裆了,才让他下车”。

当时是9月16日上午10时左右。一个多小时后,车到古城乡派出所,古城乡信访办与北京方面进行了交接。5名上访者被押进办公楼,赵志斐一开始被丢在雨地,见群众来围观,警察又把他抬进一楼大厅。

据一起被抓的上访者透露,9月16日16时许,古城派出所三名值班警察和一名乡干部,用一辆牌号为豫C 58122的白色面包车,押送赵志斐和被遣返上访者中的老人,到距上访者所属焦屯村不远的英才路人工湖边停下,将四人丢在路边。赵无力站立只好躺在雨中,上访者给赵家打电话,“飞雪夜归狼”闻讯赶到洛阳。

经洛阳市中心医院诊断,赵志斐“闭合性颅脑损伤”和“全身多发性软组织损伤”,并疑有“闭合性腹部损伤”。治了两三天,赵家财力不济,转院回到伊川。从17日起,“飞雪夜归狼”开始取证维权。当天下午,他带父亲到古城派出所和乡政府讨说法,被告知领导不在。在乡政府,他发现了牌号为豫C 58122的面包车。

乡政府承认“抓错人”

9月19日,“飞雪夜归狼”携带微型摄影机,再到古城乡政府维权。视频显示,古城乡党委书记李森表示不知此事,让信访办主任杨启解决。杨启将一部诺基亚手机和一部三星相机交还给赵家。“飞雪夜归狼”称,还有一部国产山寨机和弟弟装有1700余元的钱包没还,杨启则称“北京的人”未交给乡政府这些东西。

对于赵志斐被抓的原因,杨启解释称,四路通临近国家信访局,上访者很多。赵没有社会经验,跟上访者住到一间屋,才会被错抓。“他一字不提打伤我弟的问题”,“风雪夜归狼”说,杨启还称北京送过来的6人,乡政府是按6人“结账”的,花了两万多元。“那语气好像还想让我们赔乡政府钱一样”。

9月20日,“风雪夜归狼”发帖曝光此事。“谁知道政府部门发现这个帖子,最先不是调查事实,反倒是到处删帖”。据洛阳一位知情人士透露,9月16日,古城乡5名上访者到旅店登记后,被旅店通知了洛阳市驻京部门。很快,洛龙区领导获悉信息,指示古城乡“必须摆平”。后者又联系了北京的黑保安公司抓人。因为没有乡干部随行,所以误抓了赵志斐。这位曾参与截访的知情者称,早几年小旅馆通知一个上访者入住信息可得100元,黑保安公司遣返一个收费2000元。“现在,价格都翻番了”。

古城乡派出所负责人昨日向“风雪夜归狼”辩称,抓人遣返是洛龙区信访部门和古城乡政府所为,警方未参与。21时,古城乡党委书记李森在电话中说,网上传言“并不属实”,洛阳市已成立调查组介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