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墨儒思:温家宝的话还有人听吗?

p110607106
作者墨儒思(Russell Leigh Moses)是现居北京的一位分析者、教授,他的专栏是关于中国政治。他正在写一本关于中国政治体制中的权力变化的书。

在中国政坛,表态即行动。温家宝的这番讲话可能让那些把他的几近辛酸地要求政改的讲话看做不过是在作秀的人感到宽慰,但如果温的发言有用的话,为什么那些有影响的中共媒体没有对此大肆报道。的确,这次温总理坦率的发言和语调更有大势已去的味道。

对中共而言,有这样一种危险――温家宝是对的,而其他人是错的。但是还有一种更大的危险――如果这些关于政治改革的呼吁石沉大海,那么历史就没有重写的可能了。

上周,温家宝总理和他的盟友们又谈起了政治改革,这样的空谈常常没有下文――他们的对手是中国国内逐渐升温的抵制政治改革的力量。温家宝的讲话也重新引发了另一个话题:他对政治改革的承诺到底有多真诚?

这一次,温家宝是在大连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讲这番话的。据金融新闻媒体《财经》发布的援引自他的讲话的报道(中文),这位中国总理引申了他之前就提到过的中国需要进行政治改革的观点。

温原本可以轻松的在这次发言中说些场面话,并且让这次发言流于形式和口号。但他并没有退缩,实际上,温以发表出格讲话的方式来发泄自己对现状的不满。

尤其是,温家宝点明,党和国家领导人利用他们自己的人马牟取”个人利益”,并敦促将领导人的资产以及居住海外的家庭成员的清单逐步向公众公开。他指出,在过去几个月中采取的各项措施使得政府财政变得更加透明,但他同时指出这些努力还不够,并强调对渎职行为的打击是非常必要的。

温家宝同时也警告了中国的法律制度,包括一些党政官员以及他们的亲友对司法程序的干涉,以便于产生对他们更有利的判决。在温总理看来,政治改革的目标应该是保障司法的独立,保护广大人民,以及确保”社会公正”。

温概述了政治改革可能的突破口,他坚持认为”首先可以实现党内民主,然后逐步向外围扩散。”他认为,在地方村镇一级的自治实验表明:”如果人们能够管好一个村子,他们就能管好一个国家。”

虽然温家宝承认人民收入的提高以及社会服务的改善”直接关系到了我们的政治管理是否真正服务于人民”,他还是着力强调党政需要分开。”对于执政党而言,最重要的任务是依据宪法和各级法律来治国。”他补充说,”上层的权力过度集中”,结果是北京当局获得了绝对权力的地位,并且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温家宝的对策是什么?”我们必须对党政领导体系进行改革”――对北京而言,这一说法相当惊人,与北京当前的统治现状相距甚远。当权者认为党的执政是面临着挑战,但是绝对没有到要伤筋动骨的地步。

这是一种有力的批评,事关现在上层决议是如何做出的。这也是他的某些观点被扼杀的某种信号。

还有一个关键问题是:为什么温家宝要在此时发表这样的讲话?

原因之一他在位的时日无多了――不仅仅是因为将于明年进行的权力移交,还包括下个月将召开党的中央委员会议。这一会议显然无法产生新的经济措施,还将耗费大量时间与精力在如何打破僵局上。温家宝最近的关于成功控制通货膨胀的多次言论很有可能向官员们传达了这样一个信号:关注经济的举措是必要的,但还不够。这位总理以及他的盟友貌似感觉到了,如果想要让中共在新的社交媒体环境中获得更多的合法性,他们需要提供一些比价格管制更多的东西。

但是温家宝关于政治改革的迫切性的看法并不是最高统治者的一致看法。他的很多同事更倾向于关注社会稳定,由他们监管的机构则相应地打造了他们的管理实践。

温家宝的谈话终于在国有新华社的英文版刊出。然而在他发言的当天,晚间的新闻联播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他的讲话。这种沉默发出了一种尖锐的信号:尽管温家宝和他的盟友可能热衷于谈论政治改革,对这种谈话进行把关的另有其人。

在中国政坛,表态即行动。温家宝的这番讲话可能让那些把他的几近辛酸地要求政改的讲话看做不过是在作秀的人感到宽慰,但如果温的发言有用的话,为什么那些有影响的中共媒体没有对此大肆报道。的确,这次温总理坦率的发言和语调更有大势已去的味道。

对中共而言,有这样一种危险――温家宝是对的,而其他人是错的。但是还有一种更大的危险――如果这些关于政治改革的呼吁石沉大海,那么历史就没有重写的可能了。

(华尔街日报/”译者”志愿者cys.tony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