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九月随想(之八)

当你离真理越来越近,你就越是不敢相信自己、越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怎么能够相信――一个二十一世纪、中国最伟大的思想家,竟然会在民间、竟然蛰伏在网络上、竟然被网友反复骂着“SB”。
其实,你不必怀疑、不要大惊小怪;因为,真理往往是“SB”创造的。不傻的人,都当官去了――此刻,灯红酒绿、二奶成群,咋还有空思考呢?

如果你生存的地方,只允许有一种信仰,那你就相信它;不要感到羞耻,你可以象蚂蚁一样活着。绝大部分的人,都是这么活下来的。
我一向不鼓励别人追求啥远大理想,那是一种崇高,更是一场悲剧。明知会死,还要去死,那岂不是找死?没有啥必要。人,活一生;狗,也活一生。谁能说人就一定比狗过得幸福?是不是?

顾晓军,九月随想(之八)
--顾晓军主义:评论中国.之七百八十五

在我们的这个社会中,若是有人拦住你、要与你谈信仰;那么,一定是信仰出了大问题。而你面前的那个人,也一定是某种信仰派来的骗子。你只需对他说:“发大米么?”
信仰,永远也不会比一袋大米、几斤鸡蛋……能够更好地帮助你生活下去。因为:那些骗子,自己也不会真信那些劳什子。

社会,是思想的土壤;生活,是思想的雨露……而信仰,是一帖狗皮膏药――哪儿有病,就贴哪。但,别以为--会药到病除。江湖庸医还说“包治百病”呢,你也信么?
遵从信仰之本身,就是一种病、一种无知。因为,最原始的信仰――产生于人类对黑暗、对未知世界的恐惧。

信仰,是收费的。不信?无论那种神、或准神,你都得拿点东西去贿赂他。如果没有,他才不稀罕你信不信他呢。
而你一旦有了某种信仰,你就平白无故地多出了个管头管脚的后妈。你,还不能发火。你怎么可以对母亲(尽管只是名誉上)发火呢?也许有的人,在信仰那里捞到了些好处,那是因为――他帮骗子骗到了更多的傻子。

中国,目前不需要信仰,只需会溜须拍马――到各网站名人榜上去看看:有人专事溜须拍马,照样可以做名人。
有人对我朋友说:“你没能力,不成功,所以才抱怨;如果你成功了,就不会这么抱怨了……”这对不对呢?也对。但,这是对权力社会而言,不是对民主社会而言。而民主社会,终究要取代权力社会,且不可逆转。

被现实社会遵从的、说得很动听的信仰,往往是世俗。而只为少数人理解的、说得很世俗的,却可能是人类社会――未来的新希望。
无论咋说,苏维埃成功过。然,“一个幽灵……在欧洲大陆徘徊”时,没有人会想到它的成功;而成功时,恰恰又预示着行将消亡――因为,民主才是公平的希望;而“共产”,必须推出一个王。

被趋之若鹜的信仰,已不再是信仰;之所以如蝇逐臭,是因为有利可图。
如果把信仰与权力分离,谁还会听你忽悠呢?人,是世俗的。如果你说“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那么,你就应该比别人穷,比别人过得差。如果你骗别个,别个也骗你――跟着你,只是为了捞点钱。

人们,为了憧憬而信仰;信仰,却扼杀你的欲望。其实,信仰不属于人类,只属于上帝、真主与佛祖……还有马克思。
西方,请上帝一边呆着去(政教分离);所以,西方进步了、发展了。中国,也只有请马克思一边呆着去(信仰与政党分离、政党与政府分离……);中国,才能有长足的发展与进步。

民主社会,倡导精英主义――把有能力的人,送到塔尖上去,造福全社会。
中国,也有人在倡导。其实,在专制社会里,不存在精英,只存在犬儒。扶佐权贵的所谓精英们,是在助纣为虐。如,“说房地产炒过头,那是胡话”、“不妨把这些公共财产看成无主之物,先把它拿来卖”、“中国的贫富差距还不够大,只有拉大差距,社会才能进步”……

“精英主义”酱在专制社会中,会变质、被酱成――功利主义。
美国社会,是较先进的。然,有些美国佬却是大傻碧。他们总以为:自己可行的,就照搬、推销给你。其实,社会与社会是不同的――放在你那里是对的,拿到中国来就错了。如,捧韩寒――他们以为捧成个“公共知识分子”,韩寒就会与社会对着干。而韩寒,不傻,先捞些好处再说。

当你离真理越来越近,你就越是不敢相信自己、越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怎么能够相信――一个二十一世纪、中国最伟大的思想家,竟然会在民间、竟然蛰伏在网络上、竟然被网友反复骂着“SB”。
其实,你不必怀疑、不要大惊小怪;因为,真理往往是“SB”创造的。不傻的人,都当官去了――此刻,灯红酒绿、二奶成群,咋还有空思考呢?

如果你生存的地方,只允许有一种信仰,那你就相信它;不要感到羞耻,你可以象蚂蚁一样活着。绝大部分的人,都是这么活下来的。
我一向不鼓励别人追求啥远大理想,那是一种崇高,更是一场悲剧。明知会死,还要去死,那岂不是找死?没有啥必要。人,活一生;狗,也活一生。谁能说人就一定比狗过得幸福?是不是?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0-9-20 于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