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九月随想(之九)

顾晓军,九月随想(之九)
--顾晓军主义:评论中国.之七百八十六

事实上,是先看到兵不血刃批山寺仙妖的文;而后,才看到小妖的《还鲁迅以真面目,顾晓军是民族英雄》。
顾晓军短评:“两个鲁迅——形象鲁迅与真实鲁迅的区别”,是创新!“倒鲁,有两派:一个是顾晓军为代表的民间学者,一个是官方”,亦有新意;事实上,是--官方搭了顾晓军“倒鲁”的车。“猫腻十足”之分析,甚好!

兵不血刃之文――《左手拉鲁迅下神坛,右手捧顾晓军上神坛》。
顾晓军短评:“打倒鲁迅”,是个阳谋。只有“打倒鲁迅”,眼下的中国,才能解放思想――“造成民间的思想混乱”(兵不血刃语)。不过,“民间”二字应当去掉;老百姓,才不会在乎“打倒鲁迅”呢,更不怕“思想混乱”。而“批毛”、“批邓”,则易被不同的利益集团所利用。

什么叫“思想混乱”呢?试析――
某种信仰一统天下的局面,被打破;各种新思维,纷呈。相互辩论、指责……吵得不可开交,骂得一塌糊涂……无人能够收拾。这,叫“思想混乱”。可,这不正是思想解放的结果吗?不正是思想繁荣的前奏吗?不正是人类思想百花园所期待与应呈现的局面吗?

不要害怕“思想混乱”。“思想混乱”,其实就是――思想,获得了自由。
你,会因为傍晚“思想混乱”而吃不下晚饭吗?不会吧?如果会,那么,你已经不是普通的老百姓了,而是一潜在的思想家。我恭喜你!但,更多的害怕“思想混乱”的人,不是象你这样的人,而是社会的统治者、与他们供养的帮凶――那些冒充精英的犬儒们。

思想,从来就不怕混乱。乱世出英雄,很多于人类社会有益的思想,也都产生于乱世之寂寞中。
未来的信仰,应去除教化,而具有一种承载力,能够负重――能够担负起人类的精神之重、担负起社会人不堪的痛苦,而不仅是给出一个遥远而又遥远、今生今世永远也看不到的美好愿景。否则,没有意义。

很多思想,只存在于思想产生之初。一旦被统治者发现、利用,思想就成了教化。而教化,就不再是思想――担负着反人性的作用。
上述,亦符合于道德的产生过程。所以,道德也是反人性的。法,应当是社会人的共同约定。而高尚,是高尚者的高风亮节。道德,是把某种高尚,向全社会推广。推广者,当然是统治者;因此,道德也就成了普通人的精神枷锁。

道德,应当是崇高者崇尚的高尚、与自我约束,是一种牺牲精神。如,在美国“9.11”事件中,别人都往下走,而消防队员却往上冲……这是一种伟大,是自愿的,而不能把它作为对普通人的要求。
在专制社会中,道德是被利用的欺骗。如,物质匮乏,没有能力解决,就倡导――学习“南京路上好八连”、学“雷锋”;而一旦需要社会转型,就“宣传”―― 笑贫不笑娼。

人生,不应当去研究她的意义,而应当注重她的过程。
很多宗教与所谓理想,就是用忽视人生的过程、而编造升天等美丽谎言、来欺骗信徒与信众的。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最容易上当――因,社会现实,没有给出他们能看到的希望;所以,也就只有期待来生。而处在社会上层的权力、财富……所有者们,却相信:“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奢侈豪华、享受人生……

被灌输久了,需要启蒙。
对待启蒙,会有两种态度。有的人,主动去找与灌输不同的内容,进行比较。有的人,则不愿意接受启蒙。不愿意接受的人中,又分两种:一种,是在情感上割不断对旧的依恋,因而很难接受新的。另一种,是旧体制的既得利益者。于后一种,我无话可说。

在情感上,割不断对旧的依恋,是情感惯性,是受忠、孝等观念的毒害。
其实,这种情感,是虚幻的、不存在的。你可以检视一下:自己,是不是旧体制的既得利益者――是不是得到了丰厚的好处?是不是比同期的大多数人生活的优越?如果不是,那你与旧体制,又有什么关系呢?又有何情感可言?你的所谓依恋,不过是自欺欺人,不过是对新事物的恐惧。

害怕新的思想、新的理念、新的事物……只能说明你――内心,已经衰老了――你害怕在新的格局中,得不到现在拥有的处境。而得不到现在已拥有的一切,当然算――越混越差。所以,你抵制、反批判……这,也正是“决不”及“封杀”者们的心态与根源所在。
然,历史总是偏袒后来者。要不,人类就不会绵延到今天。是不是呢?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0-9-21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