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直升机医疗救护挽救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捷克目前已建立了自己的紧急医疗救护网络,以布拉格、布尔诺等 10个城市为中心,每一中心负责方圆70公里的地区,网络覆盖整个国土。如比尔森-利赫尼耶急救中心拥有3名医生、10名护士、15名驾驶员,昼夜24小时工作,一般警铃响起到直升机离地只需要2小时多。它拥有的米-17、米-2型直升机虽不算先进,但总能很好地完成任务。捷克的紧急医疗中心创建于1987年,至今已挽救了几万人的生命。

由基督教会支持成立于1946年的国际性医疗救援组织“任务航空会”在22个国家中有120架飞机,并于1975年开始使用直升机,在墨西哥、印度尼西亚、扎伊尔、洪都拉斯等国都有基地,在美国加里福尼亚州设有训练基地。

早在1950年8月3日,美国陆军的直升机和空军的医疗救护与飞行人员,在韩国大邱一所学校的操场上,进行了直升机战场救护试验,试验结果令军界十分满意,于是美国陆军集中了所有在朝鲜战场上的H-13型直升机,展开了频繁的战场救护行动。据统计,从1951年1月3日首次进行战场救护起,到1953年7月27日朝鲜战争结束时,美国陆军直升机总共运送了21212名伤员,使伤员的死亡率由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4.5%下降到2.5%,这其中固然有医疗技术提高的原因,但不可否认,直升机提供的迅速快捷的救护功不可没。

发达国家开展空中医疗早且普遍,民用医疗运输直升机首先是在欧洲开始进行的。瑞士早在1952年就接受了信贷,用于第一个医疗直升机计划,购买了一架贝尔-47型直升机,并投入使用。该机用于营救和空中医疗救护。1968年,他们成为首批使用以涡轴发动机为动力的民用直升机贝尔直升机公司的“喷气突击队员”的用户。

1956年,美国把军队和地方所有的救生组织联合起来,建立了全国统一的航空救生机构。

法国于1963年,苏联、联邦德国于1982年都已成立了相关的空中救援中心。美国许多大型综合医院都建有空中急救站,24小时待命,接受任务后迅速启动。

成立于1903年的世界上最老的汽车俱乐部之一的德国汽车俱乐部,会员有1540多万名(2006年),早在1968年就尝试用直升机实施紧急救援,以提高事故中受伤者生还可能性。据称,交通事故死亡者中,如能得到及时救援,至少有20%的人能生还。2005年,德国汽车俱乐部救援队在32个基地共有EC145、 EC135、BK117、B0105等直升机44架,全年共出动35000架次。在过去的30年里,该俱乐部已完成空中救援飞行100多万次,有近90万的人获得急救,其中10多万人因得到空中快速抢救而得以生还。

在美国,除军方的安全和救援组织可在某些州提供紧急医疗救护服务外,有些社会团体也集资组建了紧急医疗救护直升机服务机构。例如美国某直升机空中医疗救护机构,就使用两架“云雀”直升机在得克萨斯州执行任务,服务范围是以得克萨斯州医疗中心起半径210公里以内的地域。直升机由航空医疗服务公司操作,24小时应召,能在5分钟内起飞,每次带1名医生、1名护土以及抢救设备。在紧急情况下不管伤病员有无支付能力,均进行空中运送。1980年的一般付费标准为起飞费10美元,往返路程费2美元/公里,小时费100美元/小时。

在东欧捷克,目前已建立了自己的紧急医疗救护网络,以布拉格、布尔诺等 10个城市为中心,每一中心负责方圆70公里的地区,网络覆盖整个国土。如比尔森-利赫尼耶急救中心拥有3名医生、10名护士、15名驾驶员,昼夜24小时工作,一般警铃响起到直升机离地只需要2小时多。它拥有的米-17、米-2型直升机虽不算先进,但总能很好地完成任务。捷克的紧急医疗中心创建于1987年,至今已挽救了几万人的生命。

在我国,以前由于受经济发展水平所限,空中急救开展得很少,只是在特殊情况下才动用民航或军方参与救援。近几年来,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人们对生命珍爱程度的提高,用直升机进行医疗救护的工作也越来越普遍了。如武汉市急救中心2000年就开始积极探索水、陆、空立体急救模式,并于2002年正式开展空中急救转运,仅2002年1月至2003年8月就成功完成空中急救转运任务8例,总航程达3030公里,总飞行时间29小时20分钟(其中待机、登机时间2小时35分钟)。8例患者中男性7例,女性1例,年龄27~71岁;损伤7例,脑出血1例,6例在当地医院已下病危通知,都被安全送到武汉市区综合水平高或专科实力强的医院。

中国首位航天员杨利伟于2003年10月15日上午9时乘坐的“神舟”五号飞船从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于10月16日6时23分,在内蒙古主着陆场成功着陆,与理论着陆点仅相差4.8公里。此次载人航天医疗救护直升机几乎与“神舟”返回舱同时落地,医护人员在几分钟内到达航天员身边并立即对其进行了检查,然后由医疗救护直升机护送航天员飞抵某军用机场,再转乘专机返回北京,全程均有医检医保医疗救护人员护送及监护。航天员从内蒙草原着陆到北京仅用3小时多,于16日上午9时52分返回北京。为保证首飞航天员的安全,解放军第306医院载人航天主着陆场医疗救护队在航天员的医疗保障及救护工作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创新地把一个高质量的ICU加强医疗病房全天候移至医疗救护直升机内,达到了反应速度第一、技术装备第一。此次医疗救护直升机在首次载人航天飞行航天员的医疗保障及救护中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此后发射的“神舟”六号飞船和“神舟”七号飞船返回舱着陆时,都有医疗救护直升机守护着航天员,并对航天员进行必要的身体检查。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