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俞力工:911事件与奥奈尔的死

p110924104
资料图片:约翰.奥奈尔。

就911事件,联邦调查局的一位中级干部的死,应该可以充当一部长篇小说的精彩素材。他就是1952年出生的约翰.奥奈尔(John P. O’Neill)。

奥奈尔从小立志成为情治人员。大学期间便开始替联邦调查局(FBI)工作,1974年获得法医学硕士学位后,如愿以偿地正式参加该机构工作,同时由于勤奋、表现优异, 1995年升任华盛顿总部反恐部门的主任。此际,也是他进行调查恐怖分子于1993年第一次对纽约双子大楼(世贸中心)进行炸弹攻击(死6人)的巅峰期。

次年,即1996年,沙特阿拉伯又发生一起寇巴大楼爆炸案(Khobar Tower)。然而他随即发现沙特当局既不肯配合调查,对破案也毫无兴趣。由于他采取穷追不舍的态度,与上级时时顶撞,结果给调至纽约分部“冷冻”起来。

2000年,继1998年肯尼亚与坦桑尼亚同时发生两起美国大使馆遭袭击事件后,接着又有一艘美国军舰(USS Cole)在也门的港湾受到恐怖分子攻击并造成惨重损失。于是上级又重新派他前往也门负责调查。

一个月内,他除了备受安全威胁之外,也门当局以及国务院下属的美国驻也门使馆又处处予以制肘和刁难。后来两当局趁他回国过节之机,故意设障以阻止他回返也门。

自此之后,调查局不断借故给他“穿小鞋”,对外还向媒体散布他“将于10月份辞职”的假消息。于是乎,当奥奈尔在911事件的19天前获知双子大厦安全部门有个空缺之时,也是他的调查局职位岌岌可危之际,他毅然递上辞呈,决定跳槽至双子大厦。

911事发那一天,也就是他走马上任的第八天,早上8点半便准时上班。据一位华裔调查员(Wesley Wong)说,飞机撞击大楼后,还见到他人在大楼指挥中心。此后,即在大楼坠毁的第5天,废墟中发现了奥的遗体。

奥奈尔之死必然引起许多疑点。诸如:大楼坠毁时由于高热压力所致,所有钢骨水泥都碎呈粉末状,如何还能保留任何遗体?同样的疑问当然也适用于“怎么可能在石堆中发现一本属于一位恐怖分子主谋者的完整无缺的护照?”

本来,介绍奥奈尔的故事到此应当结束。不料,笔者无意中又接触到一条不太引人注目的消息,即小布什的弟弟莫文(Marvin Bush)的62岁女佣贝尔塔( Bertha Champagne),竟然于911事件发生两星期之后(29日)在莫文的私宅车道上让她自己的汽车给挤压死亡。该事件于一星期后才有《华盛顿邮报》做了简短报道。如今,居笔者所知,该条消息在网上已撤除。(原来的网址: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dyn/articles/A46190-2003Oct5.html)

提及莫文,事情就复杂了许多。原因是他所主持的安保公司(原名Securacom,后改为Stratesec。总裁为小布什的表弟Wirt D. Walker III)不只是负责世贸大厦,也负责达勒斯国际机场(美航77班机在此起飞,冲撞五角大厦)的安全业务。据进一步查证,莫文的安保公司竟然还有沙特与卡达尔的金融业股份参与其中,而那些金融企业又与布什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最后还有个不容疏忽的人物就是斯尔佛斯坦(Larry Silverstein)。不言而喻,这是个犹太人,而且与以色列官方从往过密。最为令人乍舌的是,他承租双子大厦不过是911事件发生7星期之前的事。911事件同日“无疾而终”的第7栋楼(47层)的承租期,由9月11号那天才开始。据报道,单单为了双子大厦,保险公司就赔偿了数十亿美元。

第7栋楼立于受飞机撞击的双子大厦之外。没受到飞机冲击的情况下,为何这个钢结构建筑物却会像一个泥巴柱子突然崩塌?起码,在官方的“调查报告里”对此事故只字不提,好像是这个在德国可以排得上第二高大建筑的价值轻若鸿毛。

尽管如此,2002年9月一部题为“重建美国”(America Rebuild)的纪录片里,记载了斯尔佛斯坦不慎吐露的信息:“我记得(那时)收到一个来自救火队指挥部的电话,说是他们没有控制火势的把握。于是我说,命已经是丢得够多了,万全之策应该是把它扯下来。后来他们决定把他扯下来,我们就眼看着该建筑的坍塌”。( “I remember getting a call from the, er, fire department commander, telling me that they were not sure they were gonna be able to contain the fire, and I said, ‘We’ve had such terrible loss of life, maybe the smartest thing to do is pull it.’ And they made that decision to pull and we watched the building collapse.”。)

看到这儿,不禁令人细想,要把一个47层建筑物“扯下来”是可以在几小时内做得到的吗?不,别说是救火队,即便爆破专家也未必能够胜任。因此,“扯下来”是真的,而爆破的前期工作几个星期前便早已准备就绪。如果这么看问题,奥奈尔的死就更冤了。

(欧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