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九月随想(之四)

中国,已经被西化了几十年。马克思主义,是西方的――空谈。
而民主政治、自由经济,则属于全人类。中国,已经被马恩列斯、坑蒙拐骗了几十年,应当尽快重返人类的主流社会。
官员“决不”搞民主、自由,是因为――实际上,他们享有超常的民主、自由。

顾晓军,九月随想(之四)
--顾晓军主义:评论中国.之七百八十一

改革,是求新、求变、求上进。资本社会,也时时都在改革;并不是因为中国走了段弯路,才需要进行改革。
既然,是确定了要改革,就不能预先设定――什么改、什么不改,改到什么程度。画地为牢,就不能叫改革,而应该叫――作茧自缚。

中国,已经被西化了几十年。马克思主义,是西方的――空谈。
而民主政治、自由经济,则属于全人类。中国,已经被马恩列斯、坑蒙拐骗了几十年,应当尽快重返人类的主流社会。
官员“决不”搞民主、自由,是因为――实际上,他们享有超常的民主、自由。不信?与我顾晓军调换个位置,一准比我还――猴急。

在博客中国,有位网友发了个贴――《看看各国议会上的好戏吧》。显然,他是在嘲笑民主社会――各国议会上的争斗与打闹。而我顾晓军,却要说:“人民”的“代表”,在议会上打得“头破血流”,不正化解了社会上的――官民对立、群体事件、遍地自焚……吗?让“人民”的“代表”从事“打架”,而释放整个民间的痛苦,何乐而不为呢?感谢这位网友――反证了政治改革的重要、必要与伟大意义。

李荣融说:若无三大油企,中国经济早乱了。有网友讽刺道:如果没有李荣融,中国经济早乱了。
而我顾晓军,则要说:联合国,没有国资委、没有李荣融,世界经济咋就没有早乱了呢?显然,李荣融不懂市场经济。这样的人,参与管理中国经济、并赋予他很高的权力;中国,就永远达不到自由经济的境界――GDP,可以超过美国;但,这只不过是――对普通老百姓的、肆无忌惮的掠夺。

有网友在我博客,不断重复跟贴:中国和世界历史证明私有制绝不能够带来共同富裕,只会造成两极贫富分化,社会对立!同时也使私企员工无法保证工作的稳定性,继而殃及国家安定……
我回复你:一、“共同富裕”?这本来就是说胡话。二、中国的社会对立,是有目共睹的。奇怪的是,美国为什么就没有如此严重的社会对立呢?三、你若是“稳定”了,别人就没有了机会。四、朝鲜“国家安定”,但,饿肚子。总之,中国的改革,不是私有制的错,而是权贵们在压榨百姓。走回头路?老百姓将会成为一群奴隶。

今天,与生命相关的新闻有:《环卫女工被煤车撞死后再遭数十辆车碾轧》、《18岁青年撞伤老太 无力筹3万元赔偿自杀》……及《江苏昆山一酒驾司机连撞5人致4死1伤》、《宝马4次碾轧男童致死嫌犯被刑拘 并非车主》等。
若要我诊断,症结在于――中国的政治改革,大大滞后于经济改革。当然,民主社会,也不能保证不发生悲剧;但,至少可以保证――不会如此漠视生命。

《日本法院批准拘留中国渔船船长10天》。拘留之后会不会再判刑?不知道。即便“拘留10天”为最终处罚,这也是国耻!中国,挨了日本一记大耳光。我顾晓军,应该发出强烈抗议。但,裆正控制着我的话语权。前时,朝鲜一战机入侵我国;因其自己的原因,坠落在中国境内。我抗议了。整个网络,乃至整个中国,只有我一个人撰文发出了抗议。然而,却被压制了。
政府的声音,是政府的声音;民间的声音,是民间的声音。在中国,真正的民间著名意见领袖,没有相应的话语权;而正腐,却花纳税人的钱,养一大帮跟屁虫似的5毛。这,是中国的悲哀,并将作为反民主例证载入史册。

有网友写了篇文――《韩寒干嘛要和顾晓军一致?》。请问:我顾晓军,要求过韩寒与我一致吗?就韩寒他那水平,他能与我一致吗?
这网友还在他的文中,说了一堆韩寒的“成就”,其意是:韩寒,受到了社会的肯定。我只问:专制社会的肯定,又有什么用呢?你能说《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写的不好吗?然而,其永远也走不进世界文学的殿堂。况且,韩寒比瓦西里耶夫的档次,恐怕差得不是一点吧?

思想,是思想者的快乐。文章,只不过是思想的载体。重复前人的思想,不叫思想;重复前人的思想的文字,不叫文章,充其量不过是一堆垃圾。
博客中国,有位叫何青青的,她就负责收垃圾。

“万寿无疆”,出自于奴隶社会,渗透在封建文化中,今后最好别提。
在文革时,我以为:毛主席能活一万岁。我只要有事干事,闲来学学《毛选》,有困难找组织,啥神都不用烦。子子孙孙,悠哉乐哉。谁料,他老人家,竟先我而去,害得我――吃喝拉撒睡,全都要自己烦。

今天,在中国,已没有了“反革命”罪。这不能不说――是中国的一大进步。但,还有“颠覆国家政权罪”。我不是说没有妄图颠覆国家的人,而是说:一、如果“颠覆国家”罪,不会搞扩大化;二、如果能分清――颠覆国家与颠覆现政权,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那么,在这方面,中国就真的进步了。这是我顾晓军,对今日中国社会的反思的再反思。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0-9-15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