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歪说中国社会必然会改变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当一个社会的青年(包括老青年),没有希望、看不到希望时,这个社会,就必需改变、也必然会改变。

歪说中国社会必然会改变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二百一十

在《论毛泽东--给毛左网友》中,我把文革的诱因,归结为七千人大会、对1958年的经验教训的看法究竟是“七分天灾,三分人祸”还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那么,文革的、真正的社会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文革的社会原因,我想有三个方面:

一、1965年11月10日,上海《文汇报》发表了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然,文章发表后,《人民日报》和北京各报在十多天内都没按“规矩”转载。毛泽东批北京市委为“针插不进,水泼不进”。这是上层建筑,是不是?

二、张木生在接受《南风窗》访谈中说:1967年冬,陈永贵建设大寨的第一年,他与李秋梦到了大寨,感受就是苦。回到临河,李秋梦自荐当上了队长,并试着推行小包干、增加自留地、办副业,没想到竟使生产队增产十几万斤粮食。这就是说,中国的走资本主义道路,一直在走,即使文革之中也没停下过脚步。是不是?这是基层。

三、网上说“京城四少”,使我想起比我大一茬的朋友说过“那时,我们(高干子弟)中学上十中(南京),大学上清华、哈军工、西军电”。而他,却因爹没有能授到少将,一辈子都有自卑心理。南京如此,北京只会氛围更浓吧?这是后备力量,是不是?

综上三点,可以说:中国的权贵资本主义早已形成雏形。是不是?这应该就是文革的、真正的社会原因。(毛泽东傻得可爱,他以为真能实现共产主义。)

权贵资本主义,很重要、很坏的一特点,就是从封建社会继承下来的等级制。

封建社会,因财富有限、资讯不畅、民智未开等原因,等级制尚堪忍受;而在权贵资本主义条件下,以上各条件都发生了变化,等级制就不堪忍受了。等级制,始终都是民间自由思想的头号大敌。

而文革,却在某种层面上、打破了等级制。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事实就是这样:蒯大富,可以一夜成名,可以成为领袖。王洪文,可以成为司令,可以当上市革委会副主任,可以进中央,可以成为副主席,可以成为纸上内定的接班人……

而今天呢?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大学生、普通干部……有没可能成就什么呢?

我们都知道:少年时代的奥巴马,吸食过大麻;在他当总统的十年前,他还站在街头、向行人推销他写的那两本书……

在中国的历史上,文人有从乡试一直到殿试的科举考试。武人,也有武科举。再不行,还可以上“水泊梁山”。而今天,有哪一样是可以的呢?党,只许炒芙蓉姐姐、凤姐、兽兽……以愚弄民众。

即便改革开放初期,也还有小岗村、年广久等。今天有什么呢?有艾未未失踪、王荔蕻判刑、一坨屎劳教……不是吗?

今天,是“我爸是李刚”、是“拼爹时代”、是“京城四少”……今天,连韩寒都不能批,姚晨也不能批……中共,把所有的资源都垄断了起来,包括海外。

我们可以不提王洪文,但,从蒯大富到年广久、再到凤姐……这,不也呈现“一代不如一代”吗?

当一个社会的青年(包括老青年),没有希望、看不到希望时,这个社会,就必需改变、也必然会改变。信不信由你。

此歪说,是指本文“肯定”了文革的某一点,而决不是说中国的社会不会变。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9-20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