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九月随想(之二)

p110301101

英雄,不具有普遍意义。英雄,是在特殊环境中,偶然而又很自然地生成的。
一个社会,决不可以要求大家都去做英雄。如若哪个社会,怂恿老百姓都去做英雄……那么,这一定是在愚弄百姓。别无他解。

中国的知识分子、精英、官员,不要总想着拯救国家、民族,而应当首先考虑如何拯救自己。因为,一个犬儒主义盛行的国度,不可能强大。

中国的今天,是父辈们的选择。父辈们的无知、无能与集体无意识,使我们失去了很多做人的基本权力。

顾晓军,九月随想(之二)
--顾晓军主义:评论中国.之七百七十八

究竟是谁发明了这么个词――入裆。
入裆之后,自然不会再有光明磊落、光明正大……裆里的事,只能是――污秽不堪、鲜血淋淋……

过去的共产主义,很美好。但,她却又注定了是一个悲剧――因为,梦是不可能实现的。
现在,已没有共产主义信徒。所谓共产,不过是共你的产,为他所用。

利他主义,几乎是所有宗教的内核。因此,所有宗教都是痴人说梦,或干脆就是存心骗人。因为,利他主义违背了人性。
只有立足于人性、承认人权,才有公平可言。否则,再美好的利他主义宗教,到头来都是无边的黑暗。

雷锋,不可复制。张思德,更不可能复制。无私与踏踏实实做人,是一种生存状态与方式。如若刻意倡导,洗不脱――奴化教育的罪名。
等待伯乐的,是马;等待组织发现的,是猪……别人早已走门子去了。况且,组织原本就是利益集团,不是神灵。

任何利他主义理想,若要实现,就必然要斗私、灭私;而整个斗私与灭私的过程,也必然是――政治上,专制;思想上,愚民……只有如此,人才能如同工蚁、工蜂般――任劳任怨。而人性,也就此消失的无影无踪。

无论你有没有信仰,你都是有信仰的。我告诉过大家――这个世界上,有四大宗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与无信仰。
四大宗教,都有几千的历史,都面临更新。这不是因年代久远,而是因为其利他主义的内核。认可并制约贪欲与自私,同时又利他,这才是新宗教的曙光。

当然,也不能因立足人性、承认人权,就可以绝对排斥利他。如果不能利他,结果是――无法利己。
利己而不损人,是一种境界。利他,又是一种境界――人,有超越自己本性和社会属性的能力――这,就是英雄,悲剧式的高尚。

英雄,不具有普遍意义。英雄,是在特殊环境中,偶然而又很自然地生成的。
一个社会,决不可以要求大家都去做英雄。如若哪个社会,怂恿老百姓都去做英雄……那么,这一定是在愚弄百姓。别无他解。

中国的知识分子、精英、官员,不要总想着拯救国家、民族,而应当首先考虑如何拯救自己。因为,一个犬儒主义盛行的国度,不可能强大。
强大的国家,总要输出些什么。我们输出什么呢?输出――我如何象狗一样忍气吞声、不知廉耻,还很效忠主子?

我写过――《教师与妓女没有什么区别》、《鲁迅与妓女没有什么区别》,其实,我很早就想说:所有的官员,与妓女也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分工不同、所出售的内容不同……你有你的本钱可出卖,她们没有,只好出卖肉体。出卖知识、能力、人脉、灵魂……等,未必就比出卖肉体更高尚。

中国的今天,是父辈们的选择。父辈们的无知、无能与集体无意识,使我们失去了很多做人的基本权力。
我顾晓军,肆无忌惮地批判一切,就是为了逃脱子孙后代的批判――我做了、我竭尽全力做了。你们要批,去批李敖、余秋雨、易中天、于丹、韩寒……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0-9-12 ~ 13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