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九月随想(之一)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顾晓军,九月随想(之一)
--顾晓军主义:评论中国.之七百七十七

七月,是狗头过节;八月,是狗爪子过节;九月,是狗屁过节……什么时候是人过节呢?我不知道。现在是狗的世道。
过去说:人模狗样。现在是:狗模人样。因为――狗,学会了扮人;而人,愿意做狗。

在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上,不是有三大宗教,而是有四大宗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与无信仰。

无论什么信仰与价值观,都应该尊重:生命、自由、尊严与合法财产。
如果有人告诉你――有一种非常幸福、美好的社会,可以抛弃或忘却这些。那么,我顾晓军告诉你:千万不要去相信他。

什么是幸福、美好?自由就是幸福、美好。没有坐过牢的人,未必能体会透自由的幸福与美好。坐过牢的人,没有一个愿意再回到牢房里去。

在中国,应当抛弃两千多年的孔孟之道,重建现代道德体系。这个体系,应当以自由、独立、爱……等作为元素;她,应当是一种精神,知识分子的一种自我完善,而不仅是用于教化百姓与他人。

中国,有一个梦,叫“中国梦”,或者叫强国梦。这个梦,或许就毁了中国。因为,中国绝大多数的人,还没有获得人格独立意义上的自由;而带领中国做梦的人,却不会在意这些。矛盾,由此而产生――人们心想:连自由都没有,中国强大不强大,与我何干?

没有完美的社会。不完美的社会,就是完美的社会。追求社会的完美,是痴人说梦,无不碰的头破血流。
倡导为追求完美社会而牺牲的人,他自己为什么不去死?哦,他们不能死,得负责倡导。

乌有之乡,就是乌托邦的美梦之乡。
梦,永远是梦。无论什么梦,美不美不重要,重要的是无法实现。追求梦境,首先已扭曲了自己;而后,还试图去扭曲他人、扭曲社会。

人,是完全平等的,职业就是职业。在全社会倡导尊师重教,就是倡导――人的不平等。
任何政党的党员,没有光荣不光荣一说。行政人员,就是服务。若把他们都称作“官员”,除了便于索贿、腐败,还能有什么其他意义呢?

没有任何一个所谓真理,可以放之四海而皆准。因为时间、地点、对象……等等都不同,其发生、变化、结果也不会一样。
如果说,某个真理可以放之四海而皆准,那不过是吹牛与忽悠。你信你倒霉。

对马克思、毛泽东、邓小平、鲁迅、李敖、余秋雨、韩寒……乃至“南都”,我都进行了一系列批判。有人说:顾晓军是文人相轻。其实,这只不过是――对他们的政治道德,提出了些合理要求。
如若他们愿意不道德――欺世盗名、坑蒙拐骗,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0-9-11 ~ 12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