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XUPING:威风大灭的普世价值和志气大长的“中国模式”

人们关注聂树斌案,因为大家都明白:聂树斌案再“中国模式”下去,今天(好象已经是多年前了?)在聂树斌身上发生的问题,明天在自己身上也可能再发生。不管你是和聂树斌一样的农民,还是国家主席,或是“神”的“亲密战友、接班人”,都难说。

所以,是光荣还是耻辱、是大长志气还是大灭威风,各人的感觉是不同的。所以,你说“越来越多的公众”反对“抽象”的普世价值,这或许有可能;但是,他们决不可能拥护上任49天就被双规的全票当选的市长;决不可能赞成省委巡视组在国家级贫困县巡视20余天花费80万元;更不可能对聂树斌案真相随蒙冤者死去无动于衷。

选网载文道:“曾经占据公众舆论主流的新自由主义观点认为改革就是制度重建,中国改革的方向就是建立西方式的民主制度,以实现西方普世价值作为纲领。随着‘华盛顿共识’的走弱,越来越多的公众反对上述主张,认为中国不应当盲目以西方现有模式作为蓝本。而‘体制内’的部分人对中国现有体制的信心倍增,反对改革现有政治体制。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中国模式’这个说法得到不少社会群体基于其不同立场和理解而进行共同热捧。” [《留言审核引起的文明之思》(作者:于勤)]

普世价值怎么就是“西方”的了?主张实行怎么就是“盲目以西方现有模式作为蓝本”了?普世价值怎么遭到“越来越多的公众反对”了?

先撇开这些疑问不谈。在下必须承认的是,当前发生的几件事例充分说明:普世价值威风大灭,而“中国模式”志气大长。

我们这里全票当选的市长,上任49天才被双规,这当然是不“以实现西方普世价值作为纲领”的啰。市长尽管是全票当选的,但是他决不会——也用不着感谢选举他的那些“代表”,而一定会“感谢组织上的信任和培养”的。我们公众,不管是支持还是反对“实现西方普世价值”的,也应该好好感谢组织:您们任命的上任49天被双规的市长都能全票当选,而人家“实现西方普世价值”竞选上台的官员的支持率却又能有多少呢?“实现西方普世价值”的日本大臣上任没几天就辞职,而我们这里组织上任命的市长,还能够保持远远高于他们的49天的纪录。这真是大长了“中国模式”的志气,大灭了普世价值的威风。

美国骆大使坐经济舱,这肯定是“西方普世价值”的。其虚弱的本质,一眼就被“中国模式”培养出来的一些心明眼亮的英雄好汉识破。曾是耶鲁大学历史上最年轻的“耶鲁世界学者”、已经对数百名国际商业界、经济学术界及政界的领袖人物进行过专访的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芮成钢一针见血的语言,使得美国骆大使无地自容;“大使先生,听说您是坐经济舱来的,这是否在提醒大家,美国欠中国钱?”再一次大灭了普世价值的威风,大长了“中国模式”的志气。

芮主持还算客气,给骆大使留足了面子,没有把能够显示咱债主国雄厚实力的大量例证一一举出。而要的话,这方面的例子比比皆是,信手可拈。

譬如最近曝光出来的湖北省委第六巡视组在国家级贫困县秭归巡视20余天,总共花费80万元的事例,就可以成为芮主持强有力的佐证:咱债主国区区的省委巡视组就可以如此昂首挺胸,说明咱们的鸡底屁迅速增长决不是吹的。咱潇洒得起、腐败得起;你债务国连大使却只能低声下气地坐经济舱,还有什么可牛的?

——在下顺便想弱弱地问一下“中国模式”的拥戴者和维护者们:湖北省委第六巡视组这样搞巡视腐败,他们搞出的巡视结果还有什么可信度吗?

与以上两例有所不同的是:“聂树斌案真相不能随蒙冤者死去”的呼声发出,就好象很不“中国模式”——连《人民日报》、《重庆时报》都在疾呼,即使不是“普世”,至少也“普国”了。

人们关注聂树斌案,因为大家都明白:聂树斌案再“中国模式”下去,今天(好象已经是多年前了?)在聂树斌身上发生的问题,明天在自己身上也可能再发生。不管你是和聂树斌一样的农民,还是国家主席,或是“神”的“亲密战友、接班人”,都难说。

对了,说到“神”的“亲密战友、接班人”,在他折戟沉沙的时候,颇具中国特色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拥戴者和维护者江青、张春桥、姚文元,认为这大长志气了,特别高兴,就要拿酒庆祝。相对比较理智的叶剑英却说,国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是一种耻辱,你们还有心庆祝?大灭了一下他们的威风。

所以,是光荣还是耻辱、是大长志气还是大灭威风,各人的感觉是不同的。所以,你说“越来越多的公众”反对“抽象”的普世价值,这或许有可能;但是,他们决不可能拥护上任49天就被双规的全票当选的市长;决不可能赞成省委巡视组在国家级贫困县巡视20余天花费80万元;更不可能对聂树斌案真相随蒙冤者死去无动于衷。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