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肖亚洲:“特供菜”不过是权力盛宴的开胃点心

p110919102

在高端安全食品“权贵化”的情势下,所谓百姓健康,远不如一些权贵者嘴里的大局重要;所谓食品安全,远不如一些权贵者的滔天富贵重要;所谓民富国强,远不如一些权贵者的世代尊荣重要。现今权贵阶层不能享受的特供似乎就剩空气了,要是空气也能权贵化,想必也会有人研究出“特供渠道”的。

有学者分析历史数据后指出,中国多年来的资源配置原则,既不是公平优先,也不是效率优先,而是权力优先。权力优先,已然成惯性思维,利益的获得要以权力者为重,资源的占有要以权力者为先。只要权力优先存在,其他社会群体都要靠边站,甚至要消除其他群体获得正当利益的可能。对于现实中的“领导先飞”“领导先走”“领导先用”这类固定语式,我们大都耳熟能详,其实质都是权力优先。

如今,权力优先又衍生出一个新品种:权力先吃。自三鹿奶粉事件后,食品安全问题屡打屡犯,层出不穷,以至于老百姓食之不安,日日惶惶然,惊呼“找不到能放心吃的东西”。在有关吃的问题上,公权力照样会自我授权、自我扩张,轻易地跨越理性自利的界限,让自己先放心起来。近日媒体报道说,浙江一些部门和单位借助权力在生态环境优越的遂昌县开辟农产品“特供渠道”,让当地一些绿色农产品基地高标准保障其部门和单位内部供应。这并无创意,却不乏神秘,让公众眼珠子发红。

这是权力部门在令人不安的食品安全形势下寻求自保的一个新例证。此前有媒体报道过“海关大棚”“农业部吐鲁番特供基地”“铁道部食堂”等,菜米蛋奶油均从特供点采购。前些年牛奶三聚氰胺事件的时候,就有人披露一些国家部委机关搞特供食品,有关部委马上辟谣说“绝无此事”。前不久,有媒体以翔实的报道再指国家部委机关食品特供一事,其中仅“特供”猪就供了约有十年,言之凿凿,并用了一个相当妥帖的标题:最安全的食品。如今,浙江一些省直机关在浙西南深山区的“特供菜”搞得有声有色,证明食品特供早已非京城大机关的专利。如果来一次普查,想必已成燎原之势。

追求健康是每个人的权利,大家都想吃得安全一些,这本来无可厚非。倘若浙江的这些省直机关的干部有群体性“洁癖”,自掏腰包请人到深山老林收购绿色安全产品,自愿提高家庭恩格尔系数,那当然无须置喙。问题是,这些单位如果看好某一农产品基地,部门可以通过当地基层政府或企业,让其以一些名目申报项目或申请补助等方式实现变相“补偿”,而部门得到的是低价优质农产品的长期供应。报道点到了浙江省国土资源厅、水利厅、农业厅,都是实权部门,以项目补助换土菜、土米、土鸡、土猪、土牛、土油、土鱼,当然爽口得很,安全得很。

如此一来,三聚氰胺奶轮不到他们喝,膨大剂瓜果轮不到他们品,激素蔬菜轮不到他们吃,瘦肉精猪肉也轮不到他们尝的,领导也落个关心干部疾苦的好名声,皆大欢喜。从这些享受“特供”单位的性质来看,无外乎都是手中握有行政权力或垄断资源的强势单位,动用公权资源,率先解决自己的问题,用纳税人的钱给自己买好菜吃——这些“特供”食品从某种意义上说是“超国民”待遇。权力者率先在食品安全方面步入世界前列,绿色食品贡权贵,有安全隐患的食品供老百姓,越来越成为中国特色。

中国的饮食文化历来是与权力挂钩的,先秦时期的饮食礼政已经相当完备了,从肴馔品类到烹饪品位,从进食方式到筵席宴飨等,都对等级之分有着严格的规定,食品的消费也是有严格限制的。《礼记·王制》说:“诸侯无故不杀牛,大夫无故不杀羊,士无故不杀犬豕,庶人无故不食珍。”那意思分明是,珍馐美味不是你想吃就吃的。礼仪虽在不断改变,但总的原则是不变的:我的官做得比你大,我的权力比你大,就要吃得比你好。孙中山先生说:我中国近代文明进化,事事皆落人之后,惟饮食一道之进步,至今尚为文明各国所不及。中国所发明之食物,固大盛于欧美;而中国烹调法之精良,又非欧美所可并驾。——中国饮食文化之所以如此登峰造极,正如中国的”性文化“达到的高峰一样,说来都是极权的产物。

在现实中,先与后本是公共生活的一种秩序,但孰先孰后,暴露出某种特权思想。每一个人都想吃得好吃得安全,问题是权贵们是不愿推己及人的,老百姓不敢奢望“吃得好”,“吃得安全”这点愿望总不算过分的,但如果百姓也能吃上“保安全、保质量、保及时、保秘密”的食品,特权者怎么能显出他们的“特殊”来呢?官员享受特供时,亦会更加珍惜手中的权力,也更加不愿意放弃权力,因为特供的食品是要一直吃到死的,没人愿意在生活质量上走下坡路,特权者无不希望把拥有的特权传给后代。如此一来,食品安全问题从头到尾都仅仅是普通老百姓的食品安全问题。

特需专供,几乎成了官员的影子,高房价让中低收入者饱受煎熬,但低价“官需房”数不胜数,山西某省直机关处级干部住房面积高达265平米。大医院床位紧张,住院要排队,郑州却有特需豪华病房长期专供领导疗养休闲,还配有秘书陪护房,其中顶层的VIP病房华丽如星级大酒店,即使闲置也轮不上一般百姓。都说孩子入幼儿园难,广州一些享受财政补贴的机关幼儿园只招干部子女。你开车坐飞机当然希望快捷一些,好多特权车并非执行紧急任务也可获得优先通行权。前些日子还有那个“让领导先飞”的新闻,广西交通厅干部专用过街天桥的新闻,林林总总,是另外一种形式的“特供”。触角所指,无不挤占侵犯民生资源。“特供菜”,不过是权力盛宴上的一道开胃点心。

美国学者大卫·科兹说,特权阶层非常实用主义和物质主义,没有意识形态的立场,最会重复官方的意识形态词句而不去相信它,只关心自己的特权和利益。在高端安全食品“权贵化”的情势下,所谓百姓健康,远不如一些权贵者嘴里的大局重要;所谓食品安全,远不如一些权贵者的滔天富贵重要;所谓民富国强,远不如一些权贵者的世代尊荣重要。现今权贵阶层不能享受的特供似乎就剩空气了,要是空气也能权贵化,想必也会有人研究出“特供渠道”的。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