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王彦舒:女足与三陪

男足只是一角,女足也是一角,冰山掩盖在海平面以下。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体制不改,什么人间丑恶的奇迹都可能在这里发生。

网传,女足队员爆料,她们在训练比赛之余,还要为教练们陪酒,甚至还有陪睡现象。既然酒都要陪喝,以我等还不算太笨的脑袋想想,饭肯定要陪吃。陪吃、陪喝、陪睡觉,完全符合三陪定义。这么说来,在某些教练眼里,女足姑娘就是三陪小姐。

但是,她们不如三陪小姐。

三陪是三陪小姐的主业,是她们的本职工作,所以她们尽可以使出全身功夫哄得被陪者开心。一次三陪结束,她们就算完成一项业务。三陪小姐在工作场所尽可以放松自己,以动物本能来诱惑被陪者,不需刻意掩饰自己。

而女足,他们的本职工作是训练和比赛,三陪是强加给她们的邪恶任务,是见不得阳光的,是不能对外人道的。她们比三陪小姐更辛苦,所受身体和心灵的折磨更甚。

由于举国体制原因,女足姑娘们从小就把自己献给足球,学业、爱情、婚姻、家庭都有很多损失。除了足球,她们几乎一无所有。没有了足球,她们就没有了立足之本。而这,恰恰成了某些无德教练要挟她们的利器,把她们的足球事业和未来作人质,逼其陪吃,逼其陪酒,逼其陪睡,逼其就范。

在这个国度,那些权力在握的人总能找得到寻租的机会和理由。男足,那些教练们,那些足协老爷们,寄生在男足队员身上,靠赌球、黑哨、买卖球员来攫取暴利。而女足,虽然没有男足市场那么红火,可图之利甚微,但她们有可资老爷们享乐的身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在人家一亩三分地,别说让你三陪,就是让你八陪十陪,看哪个虫儿敢作声?

这事儿,一定会让男足教练们羡慕而死啊。

一直以来,男子足球乌烟瘴气并萎靡不振,屡战屡败,丢尽了举国体制的脸面。孩子们上个足球学校,不是凭本事,而是凭谁家有钱。以至于泱泱13亿人口之大国,竟然选不出拿得出手的11个人来,高俅如果在世,都得羞愧地撞墙,可那些足球高官们,照样觍着脸当人家的官,没有人真正因为足球搞不上去而担责。急功近利,弄个主教练来回换,体制不改,换之何用?

男足赌球不行了,男足教练们挣不到黑钱了,没法去外面花天酒地了,如果他们不想出别的更加邪恶的招数出来,他们一定会羡慕女足教练们。因为女足教练即使没多钱可供挥霍,但却放养着那么多“美丽的羔羊”,想享受哪个就可以牵哪个,简直皇帝生活。

男足只是一角,女足也是一角,冰山掩盖在海平面以下。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体制不改,什么人间丑恶的奇迹都可能在这里发生。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