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高人:失控的社会

权力的无法无天,导致了社会的失控,制造出一个又一个的盛世奇观,人间悲剧,各种歪理邪说,怪胎和垃圾。

李天一因打人致伤被拘,又引发出其违规改装并无照驾驶机动车辆,且仅今年便触犯交规30余次,以及持有具杀伤力的仿真冲锋枪等问题,累及其老父李双江忙不迭道歉、自责唯唯。

人们不禁感到后怕,并有理由问责:一个不满16岁的少年竟然能驾车上路,虽多次违规却能照开不误,除了其父责无旁贷难辞其咎外,交管部门咋就未能发现并予制止,是失察抑或枉法?

同郭美美因认了“干爸”而乍富又缺心眼地炫富,无意中抖落出红十字会惊天黑幕的性质一样,李天一的劣行,不仅令其身为“将军歌手”的慈父蒙羞,更是给“唱红”的“红色潮流”兜头泼了盆污水——不论谁唱,不论唱啥,只是唱给人听,激励作用有限,大多是在演戏,作秀,跟着折腾罢了。

类似给党国添乱的事情还有,吏部尚书李大人刚刚阐述了“到群众中去,拜人民为师”的革命大道理,便有人捅出了“湖北省委第六巡视组在国家级贫困县秭归巡视20余天花费80万元”的丑闻。

但该县委办却回应称,巡视组一行8人在秭归28天开支114490元——对此,反正我不信。

如此下基层——巡视员9人,陪同的领导便有4人,包下了四星级酒店的两层,仅接待费便花了37万多,礼品11万多——据说为“省领导购置”了2部手机、10部平板电脑”则为“省巡视组用,并带走”,外出考察近14万,购置设备近11万,其他费用近7万等,简直就是“巡游”加敛财,能“巡视”出神马东西?

多亏事情败露,为世人演绎了一场什么叫做“三公腐败”的丑剧。

之所以如此,或许与省委巡视组拥有对该县四大班子成员考核的职权有关。

此事应该对国人有个如实交代,让我们共同“围观”。

无从得知湖北省有几个巡视组,每年下去几次?但每次所费肯定不赀,还一定会将“巡视”作为“组绩”论功请赏升迁——如此“名利双收”,并能结党营私,何乐不为?

滑稽,可笑,丑恶,乃至无……

“特色”的“政制”决定了,举国上下,从中央到地方,大到党政机关,小到一个单位,总共不知养着几千万“党政工青妇纪检监察督导巡视”的“政工人员”?

倘若党政分开,依法行政,像美国国会那样为提高债务上限吵翻了天,做到“人大民代表人民选,各级人大管预算”,公帑还能这么乱花么?

公务员只要奉公守法敬业,管他(她)们作甚?其各司其职,为保住饭碗,不让他“亲民”都难!

这样说,又犯了“西化”的大忌。

问题在于,既然把西方那一套“绝不”了,那倒是拿出行之有效的“中国模式”来呀?不能总是没完没了地“摸石头过河”吧!结果却是“三公腐败”多年不治,就连“地沟油”都管不住,任凭它端上百姓的餐桌,震惊震撼令人作呕了全世界所有人,被恶心的则是中国人的卑劣,执政者的无能,在世人面前出乖露丑。

综观30年的改革开放,尤其是近20年,除了经济取得主要是数量的增长值得称述之外,政治作为实在乏善可陈,无非是“毛规后随”,“党主”的“人治”,维稳、唱红、培训、说教的老一套,“发展是硬道理”掩盖着经济发烧,权贵发财,百姓发愁,“民主与法治”非但不行,并且渐行渐远——只有温相在不懈地鼓吹,尽管孤掌难鸣,却也使得同侪相形见绌。

平心而论,同人类的价值观具有“普世”和“普适”的性质一样,世界各国,任何社会,都存在着大致相同的问题。但像中国社会如此的乱像丛集,戾气充斥,遍地的丑陋,普遍的龌龊,绝无仅有,已经严重损害了中国和中国人的形象,毫无尊严可言。

甭给人民“戴高帽”,只要善待他们,让他们监督政府,就功德无量了,世道良心庶几有救;否则,毫无希望,眼瞅着溃烂,直到全面溃败,用不着谁来“唱衰”。

可悲的是,连曾经的领导人都回避反思;官员财产“绝不”公示,拿村干部的直选“忽悠”世界,意味着既得利益集团绝不放弃权利和权力;还算开明的精英,面对内忧外患,依然主张“经济体制”“社会体制”“政治体制”改革“三步走”,并置“政改”为20多年之后的事情,遑论那些不入流的“五毛”更不着调,也在自觉或不自觉地拖延中国“宪政”的进程。

权力的无法无天,导致了社会的失控,制造出一个又一个的盛世奇观,人间悲剧,各种歪理邪说,怪胎和垃圾。

原来的题目是“失败的社会治理”,后又想到了“失范的”,“无能的”,“不成功的”,“缺乏智慧的”,都觉不妥,便用“失控的社会”凑合了。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