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中共应当严惩“国宝”们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中共,你说你应不应当严惩国宝们?那关于“无法通知”、“通知可能有碍侦查”的刑诉法修订征求意见稿,还能不能通过?如果通过,国宝和与他们够得上关系的人,岂不可以把任何人都说成是“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吗?岂不任何人都有可能被“秘密拘捕”、“秘密失踪”吗?中国,岂不成了座大监狱?而中共,岂不成了个大牢头?

中共应当严惩“国宝”们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二百零五

每一个国家,都会有“国宝”(以下去除引号)。叫啥名称,并不重要;每一个国家的国宝,其作用都是大同小异的,主要是用来反间谍、反渗透。其次,是用来监督高官们的,防止泄密、出卖情报等等。

在中国、尤其目前腐败泛滥成灾的情况下,我以为国宝还有一重要任务,就是防止官员携款外逃。总之,普通老百姓与国宝很难发生关系的。如果国宝找上了你,说明你的身份见长了。

然而,实际上不是这样。

我最早遇上国宝,是在我在搜狐的前一个博客。2009年秋天,我在“狂挺邓玉娇”、“给通钢工人阶级撑腰”之后,确实感到无聊(一下子没有对手了呵),就挑战韩寒。几个回合后,我出怪招,写了“《独唱团》发刊辞”。

我承认,我是太损了点:人家的杂志,还有没出,我就先这么操上蛋了。为这,新浪与韩寒,从半夜沟通到第二天的上午;最终,还是狠心把我经历过“打倒鲁迅”、“批臭李敖”、“狂挺邓玉娇”……等一系列重大活动的博客,给彻底封杀了。

当时封我的博客,我只是到处叫唤,心里其实在笑,并没有真的埋怨新浪或韩寒。为什么?我知道,我自己做得确实过份了点。

后来就不对了。我在新浪开博,你随时封,也不怨你(注意:我用“你”,而不是新浪或韩寒),但我退守搜狐博客,还追来就是你的不是了。

追来就追来,吵架谁怕谁?是不?注意:吵吵又不对了:通知我“喝茶”。当时,我还真不懂啥叫“喝茶”。我道:我磨快两把菜刀恭候!如是,才渐渐不了了之。这些,有王晓阳(现在叫王思想家)、废话一筐、老郭学徒等一大批网友可作证。

大家说说看,国宝搅和我顾晓军与韩寒干仗做什么?大脑有毛病?

再如,江天勇,一民间维权律师,抓他干啥?

抓了还说“可以讲法,也可以不讲法”,这不是法盲吗?“江天勇遭拘押后头5个晚上几乎没有睡觉”,这不是流氓吗?还“用装着水的瓶子打他头部和身体,掐他的脸,还不停地叫骂侮辱,并对他进行威胁”,这不是土匪吗?

江天勇,还算运气不错。据说,有个叫高智成的律师,就更惨了。

如是。中共,你说你应不应当严惩国宝们?那关于“无法通知”、“通知可能有碍侦查”的刑诉法修订征求意见稿,还能不能通过?如果通过,国宝和与他们够得上关系的人,岂不可以把任何人都说成是“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吗?岂不任何人都有可能被“秘密拘捕”、“秘密失踪”吗?中国,岂不成了座大监狱?而中共,岂不成了个大牢头?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9-16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