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戴建业:骆家辉招惹谁了?

在芮成钢先生眼里,骆家辉因为美国欠中国的钱,所以在中国才总是坐经济舱;中国官员对中国人民恩重如山,所以中国官员才总是喽罗开道二奶成群。这是对美国官员“腐败无能”的报应,这是对中国官员“伟大英明”的感恩。

一听说骆家辉这个华裔美国人被任命为驻华大使,我刚开始感到特别高兴。中美两国由于意识形态的不同,一直在相互指责和叫骂,这个有着华裔血统的美国佬,既深知美国又理解中国,定能促进彼此的互信,定能减少彼此的摩擦。后来的事实证明:我“高兴得太早了”,我“太傻太天真”。

怪只怪这个黄皮肤黑头发的美国佬,从美国来中国赴任的时候偏要坐经济舱,下了飞机后偏要自己背背包,到美国大使馆时偏要坐商务车而不坐豪华车,在中国到处飞来飞去偏要和屁民一起挤在经济舱,在小店喝咖啡偏要随便得像个市民……总之,这个中国移民偏偏就忘记了中国“入乡随俗”的古训。来中国之前,他无论如何应该问一问在中国像他这样的高官要享受什么级别的待遇,他应该像中国高官那样坐车时全城戒严,他应该像中国高官那样乘飞机时实行空中管制,他赴任无论如何不能自己背个背包,他到了中国就应该学会“让领导先走”,“让领导先飞”,“让领导先吃”……

他的这些做派使见惯了中国官员出行前呼后拥的百姓耳目一新,使那些长期打官腔享官福摆官架子的“人民公仆”大为恼火,使那些长期咒骂美国腐化堕落的奴才不知所措。于是,《光明日报》官方网站马上就发表相晓冬《警惕骆家辉带来的美国“新殖民主义”》的“宏文”,大骂这是美国在进行“新的文化殖民”,大骂骆家辉是一只“披上羊皮的狼”,是一个笑眯眯地来颠覆中国社会主义政权的“强盗”! CCTV主持人芮成钢在自己的微博上把骆家辉挑剔得一无是处:“@芮成钢:关于骆家辉:他总是抓住一切场合和机会不遗余力的宣传推广美国的价值观。只说美国的好,少提美国的差。这是他的工作。他可能是历任美国驻华大使中最愿意展示自己,也最善于展示自己的人。从背包喝咖啡,到坐旅行车,坐经济舱,都精准的得到拍摄传播议论。竞选过州长的他懂得媒体是怎么回事。”

芮成钢先生这条精彩的微博,估计是他在脑残的时候写出来的,因为他时时在提醒我们芮成钢在说反话:一、他供职的央视“只说中国差,不提中国好”;二、骆家辉“竞选过州长”“懂得媒体”,中国上至总理下至小科长,这些“人民公仆”得到官衔都只要“上面”点头,不须经过“下面”选举,既无须巴结人民,更不在乎媒体,所以骆家辉利用媒体很无耻;三、美国的“骆家辉们”天天作秀,所以美国很贫穷很衰弱,中国官员们天天干实事,所以中国很富有很强大。

芮成钢们特别见不得骆家辉出行总是“坐旅行车,坐经济舱”,昨天芮成钢又拿他到大连参加达沃斯论坛时坐经济舱说事:“ @梧桐细雨夜 :在今天的达沃斯论坛上,央视主持人芮成钢问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听说你是坐经济舱来的,这是否在提醒大家美国欠中国的钱?’骆答:‘作为政府官员,不管是领事馆、大使馆,包括总统内阁成员,一般规则就是坐经济舱。我代表了美国人的真实做法。’”提问提得如此愚蠢,答问答得如此精到,芮成钢先生还真会“抛砖引玉”!

任何一个白痴一听就知道,芮成钢先生向骆家辉大使的这个提问,既无礼又无知更无耻:无礼是说芮在自己的地盘上,以主人的身份嘲笑客人贫穷和寒酸;无知是说中美两国谁穷谁富是比头上癞子还要一清二楚,很难见到比穷光蛋嘲笑富翁贫穷更滑稽的小丑;无耻是说买美国的国债并非美国强迫所致,而是中国政府的主动选择,这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经济行为,买方现在竟然以债主的姿态自居自傲!即使是美国主动借债,借债人的人格也应受到尊重,债权人没有权力在公众场合嘲笑借债人寒酸。更何况,买美国国债是中国政府自己的主动选择,谁也没有强迫中国人去买美国国债。你做梦也想不到芮成钢竟然嘲笑美国大使寒酸!更想不到像芮成钢这种脑子的人竟然当了中国央视的主持人!

在芮成钢先生眼里,骆家辉因为美国欠中国的钱,所以在中国才总是坐经济舱;中国官员对中国人民恩重如山,所以中国官员才总是喽罗开道二奶成群。这是对美国官员“腐败无能”的报应,这是对中国官员“伟大英明”的感恩。

昨天《财经》综合报道,在世界经济论坛2011年第五届夏季达沃斯论坛上,骆家辉在大连富丽华酒店,“首次公开接受中国媒体记者的圆桌采访”说,“他对媒体一直关注他感到很意外。比如说在机场买咖啡的时候带着背包的照片,我根本就不知道有人在那里照了相。后来到北京的时候,在机场又看到有些媒体来了,我也觉得很惊讶,因为原先没有告诉他们我会坐哪家航空公司的飞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到达”。中国官员太“高格”了,美国官员才显得太“失格”;中国官员出手太阔绰了,美国官员办事才显得太贫寒!中国媒体对他的确非常关注和好奇,因为像他这样的高官背着背包喝咖啡,飞来飞去都坐经济舱,在见惯了小官员也要享受高规格的中国媒体人看来,骆家辉简直就是个官场怪物。可是骆家辉告诉记者说他一点也不“怪”:在美国“作为政府官员,不管是我们领事馆的官员还是北京大使馆的,也包括总统的内阁成员,一般的规则就是坐飞机时坐经济舱。所以我认为,当我作为这样一个很随便、很随和的人,我真正代表了美国人的真实做法。我希望我所展示的这种开放性,能够让中美两国人民更多地认识彼此,打破一些壁垒,消除误解,尽管我们有些文化、政治、经济和哲学方面存在差异”。

我的天,骆大使哪里知道,他越是“代表美国人的真实做法”,他越是打破不了中国的“一些壁垒”。我们这边有些人最恐惧的正是他代表自己“的出生地美国和美国的价值观”,正是他“代表的将是美国及其作为自由、平等和充满机会的国度的许诺”(《骆家辉在新任驻华大使宣誓就职仪式上的讲话》);有些人最讨厌的正是他“宣传推广美国的价值观”,正是他向中国人民展示了“美国好”;有些人感到最可怕的正是这次向中国人民说“美国好”的不是鹰钩鼻子洋人,而是长着和我们一样的黄皮肤黑头发的华裔,他让中国百姓看到了美国价值观的活力,让中国百姓感受到了美国文化的魅力,让中国百姓第一次体会到“美国梦”的魔力;有些人觉得更要命的正是这个和我们血缘相同的华裔现身说法,比那些鹰钩鼻子洋人更有说服力,更有鼓动性。

骆家辉一举一动都有“芮成钢们”在鸡蛋里找骨头,这位大使可能一直就弄不明白:我骆家辉到底招惹谁了?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