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郭文斌:49天市长的官场纪录能保持多久?

一边是全票当选,一边是49天落马,很具讽刺意味,可这样的怪象何奇之有?更多的是边腐边升,只在偶然的机会才会被发现是腐败分子。如果民众对官员的乌纱帽无法“说三道四”,没有任何的决定权和评议权,而官员的财产又不会公开,类似的怪象就不会消失。或许下次的纪录是9天。

刚于7月9日当选为漯河市人民政府市长的吕清海的简介已经悄然从漯河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上撤下。来自河南省纪委、漯河市纪委的多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了吕清海被双规的消息。(9月14日《第一财经日报》)

从全票当选市长到被双规,历时仅49天,可算得上是“短命市长”。毫无疑问,这位市长是边腐边升的典型。然而,谁来对此负责?

腐败官员在市长的位置仅仅49天就落马了,应该是可喜的,这样的官员如果呆的时间更长些,肯定会使政府受到更大的伤害。纪委没有因为是刚上任的市长就手下留情,果断的作出处理,这是可喜的,然而,可悲的是,这样的人为何能够被当选为市长?为何能够全票通过?

如果说吕清海落马之前,没有露出狐狸的尾巴,显然是不太可能的,因为现在被双规,完全是与其以前的任职有关联。据了解,截止到1994年被调任平顶山市卫东区区长时,吕清海已经利用在神马集团工作12年的时间,积累起深厚的人脉。如果能够查清楚他的人脉,或许能够给公众一个答案,为何能够“带病提拔”?其实,在现在的官场中,“带病提拔”的腐败官员不少。成克杰、胡长清、王怀忠、孟庆平、张国光以及“五毒书记”张二江、“三光书记”林龙飞、“三玩市长”雷渊利、“重庆第一贪”晏大彬等,无一不是“带病提拔”、“边腐边升”的“典型”。

治“带病提拔”的药方层出不穷,比较著名的是倒查。成都市锦江区出台《选拔任用领导干部初始提名暂行办法》,明确指出“在提拔后被发现存在严重影响任职问题,且问题在初始提名前就存在的,要倒查初始提名人的责任。”可是,至今我们似乎还未见到有官员因为“带病提拔”了下级而丢掉自己的乌纱帽。毕竟提拔一个官员,需要很多程序,“聪明”的官员怎么会让自己承担“带病提拔”的责任?

一边是全票当选,一边是49天落马,很具讽刺意味,可这样的怪象何奇之有?更多的是边腐边升,只在偶然的机会才会被发现是腐败分子。如果民众对官员的乌纱帽无法“说三道四”,没有任何的决定权和评议权,而官员的财产又不会公开,类似的怪象就不会消失。或许下次的纪录是9天。

(BBC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