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林贡钦:香港的悲愤与哀愁

Philippines Bus Hostages

国家的对菲律宾的策略似乎是以怀柔为主,然而,以德报怨,不一定得好报;以直报怨,才是正道。没有是非,一味怀柔,只能助长其野心,最终自食其果。都说弱国无外交,可是现在中国的外交,除了耀武扬威,仍似弱国状态,被动应付,息事宁人。

8位香港游客在菲律宾遇难已周年,港人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忘记,仍沉浸在悲愤之中,痛恨之情溢于言表。

港人的悲愤

一年前,菲律宾前警察罗兰多·门多萨要求恢复其高级警督的职位,劫持了22名香港游客和3名菲律宾人,在与菲律宾政府相关部门长达20多小时的谈判失败后,开始枪杀人质。菲律宾警方在解救人质中的怠慢、无能和不专业,通过电视画面传播到全世界。

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在新闻发布会上和之后的视察中面露笑容,自称是以笑容表达愤怒之情。其形象引发世界的质疑和愤慨。

至今,菲律宾总统拒绝道歉,指事件是一名“失常枪手”造成,类似挪威的枪击案,难以阻止,菲律宾不可能要为此负责。

事实上,门多萨劫持的人质是以可解救的,其一开始并不是要杀人,是在与无能的政府谈判失败后才开杀戒的。而挪威杀人狂魔布雷维克是实施蓄谋已久的杀人计划,打击执政的挪威工党的移民政策。

对此,生还者李奕彪认为,菲律宾“连最基本的道歉要求都做不到,更不要说赔偿问题”,并指“公义未彰”,“一句道歉只是最低限度要做的事”。

至今,港人的悲愤仍未平息。香港特区政府仍没有取消赴菲的黑色旅游警告。

港人的哀愁

如果说港人的悲愤是外露的,是对菲律宾政府在香港游客在菲遇害事件中不作为或胡作非为的不满情绪的表现;那么,港人的哀怨是深藏的,是对中央政府的对菲律宾政策的埋怨和失望,没有为港人的权益尽力行使国家权力,没有对港人的悲愤感同身受。港人哀怨的是无助,也是无奈。

今年8月底,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应邀访华。据菲媒体报导,在4天访问中,南海争端问题“只是行程的一小部分”,重头戏是经贸合作。菲律宾希望与中国签订70亿美元的合同,签署6项协议,其中包括《中菲经贸合作五年发展规划》,希望到2016年为菲带来约500亿美元的投资。

可以感觉到,国家利益已经覆盖了港人向菲律宾争取公义的权利,与国家的南海利益相比,港人的权利退居其后,虽然国家隔三差五地向香港输送大礼。在港人心目中,中央政府在处理香港游客菲律宾遇害事件上是失分的,对国家的认同,对国家的形象,也是失分的。

国家的对菲律宾的策略似乎是以怀柔为主,然而,以德报怨,不一定得好报;以直报怨,才是正道。没有是非,一味怀柔,只能助长其野心,最终自食其果。都说弱国无外交,可是现在中国的外交,除了耀武扬威,仍似弱国状态,被动应付,息事宁人。

港对菲的爱恨情愁

香港与菲律宾的渊源很深。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菲佣到港,目前有10多万的菲佣在帮助香港人的家庭,甚至服侍几代香港人;当然,港人待菲佣也不薄,给予她们比在母国更优厚的待遇和有尊严的工作生活环境,香港最贵物业的金融区金钟、中环成了菲佣假日聚会的圣地,港币成了菲律宾国家外汇的最重要来源。很多年前,媒体曾报导,一位香港名人过世,遗嘱是由照顾他的菲佣继承财产。

然而,对港人情感造成极大伤害的,除了香港游客在菲遇害得不到菲律宾国家道歉和赔偿外,还有香港高等法院外佣居港权司法复核的开审,第一宗审理的案件就是在港做了24年菲佣的Vallejos争取居港权案。这造成了大部分港人的极度不安。

外佣代表律师李志喜认为:外佣住满7年而不准享有居留权,是违反香港《基本法》。

香港律政司代表英国御用律师彭力克认为:入境条例排除了外佣是由《基本法》概念衍生出来,看《基本法》第24条,不可以单看字面,要连同154条一起看。《基本法》是容许立法机关为“通常居住”下一些定义。

港人被突如其来的外佣居港权司法复核弄得一头雾水,莫名其妙。香港研究协会调查显示,9成港人不赞成外佣拥有居港权。反对的重要原因是,担心港人就业、医疗等福利会受到严重影响。

外佣居港权司法复核,表明此官司已经数年,数次败诉,现在打到了高院。崇尚法制遵守合约的港人突然发现,原来与外佣达成的只有工作权没有居港权的契约,要被单方面毁弃。如果法院判决外佣拥有居港权,将享受与港人同等的政治经济权利、社会福利待遇,届时主人将和佣人平起平坐,法理上外佣可以当老板雇佣港人,外佣可以成为港佣的主人。

一些港人认为,外佣争取居港权,是个别政党借平等权利的议题,争取选票的选举策略。港人之间的分歧进一步加深。

请求全国人大释法的呼声鹊起,因为香港法官的判决常常出人意外。最终,由港人承受尊重法制的重大代价,例如庄丰源案对香港社会带来的冲击,至今仍未消失。

香港对菲律宾的爱恨情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继续上演。

(BBC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