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陈庆贵:谁该为市长上任不到100天被双规负责?

p110915203
本文作者陈庆贵。

市长被双规不是新闻,上任不到100天被双规才是新闻。

刚于7月9日当选为漯河市人民政府市长的吕清海的简介已经悄然从漯河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上撤下。来自河南省纪委、漯河市纪委的多位工作人员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证实了吕清海被双规的消息(9月14日《第一财经日报》)。

市长被双规不是新闻,上任不到100天被双规才是新闻。当务之急,当然要查清被双规市长的问题,将他发落到他该去的地方去。然而,尤须反思和追问的是,到底谁该为市长上任不到100天被双规负责?

我注意到漯河这一地方官场生态的极端特殊性。此前曾是河南唯一内陆特区的漯河,先后因连续16年、连续3任市委书记落马而遭遇政府信任危机。2001年5月,已经调任香港的程三昌突然不辞而别,携巨款潜逃至新西兰,至今仍未归案;而他的前任王有杰则于2007年1月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随后,刘炳旺同样因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处有期徒刑17年。也就是说,在这个地方发案已经大抵已然形成惯性。

官员前腐后继形成惯性说明了什么?说明官场腐败生态几近恶化升级到了官员发案“出意料之外,在情理之中”“发案正常,不发案反而不正常”的令人惊愕程度;还说明当地相关组织教育、监督、处罚三位一体的预防和惩治腐败体系基本属于“聋子的耳朵,做做摆设”。

回到本案说事,多位来自漯河官场的官员表示,吕清海被双规应该与其在漯河任期并无很大关系。目前,官方仍未对外公布吕清海被双规的真实原因。但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吕清海落马可能与其多年担任中国神马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神马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有关。换言之,他是带病上任履新的,为什么没人看得出来?

报道称,2005年5月,已经步入政坛十多年的吕清海迎来人生中的最关键时刻。彼时,神马集团虽然作为河南的工业骨干企业,位居全国化纤行业前列,但最终却因循规守旧的防御性经营理念,由全国企业500强排名中的前200位倒退到近600位,旗下十几家子公司陷入亏损。面对如此局面,仕途得意的吕清海再次成为这家有着17000多名员工的国有企业掌门人。直到4年后的2009年,被调至郑州担任河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党组书记、副厅长。任职神马集团期间,吕清海主导了下属上市公司神马股份(600810.SH)的股权分置改革,并先后投资数百亿元,上马了让人眼花缭乱的新项目。但一位来自神马集团的职工告诉记者,这些项目中,多个项目效益并不佳。截止到2009年3月吕清海被调任前夕,神马股份的负债总额已经达到42亿元,其中流动负债高达32亿元。我不禁追问,在上述种种异常情况下,为什么相关监督考察官员非但未能发现问题,还为其调任做官一路开绿灯?相关纪检监督部门官员是如何监督的?相关组织考察部门官员是如何考察的?是大意真未发现问题还是有意假装未发现问题?

不无讽刺意味的是,7月9日,漯河市召开漯河市五届人大七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吕清海当选成为漯河市人民政府市长。如所有问题官员擅长表演如出一辙,就职当天吕清海承诺,将在任期内通过廉洁行政、清白做人,打造廉洁、勤政、务实、高效的服务型政府。堪称黑色幽默的是。8月25日吕清海即被河南省纪委双规,从全票当选市长到被双规历时仅49天,漯河官场为之震动。我想,所谓官场为市长上任不到100天被双规震动,充其量只是震动导火索抑或震动起爆,依规严肃追究有意或无意放纵导致市长上任不到100天被双规的失察官员的责任,才是真正振聋发聩让官员长记性的官场地震。唯如此,才能打断官员前腐后继形成惯性的官场腐败生态链条。

因此,我关注市长上任不到100天被双规的个案结果,更关注有谁为市长上任不到100天被双规负责买单。因为,弄清谁该为市长上任不到100天被双规负责并进行依规问责,比市长上任不到100天被双规更有警示意义和预后价值。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抱歉,本文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