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金钟:李克强权力的来龙去脉

p110914107
八月十八日李克强出席香港大学百年庆典,大模大样坐在正中校监的位置。(民主中国资料图片)

如果说今日大陆社会是“无官不贪”,这个贪字,不仅是贪钱,还要贪权。买官卖官,明码实价.那么,在高层权力转移上又怎能出污泥而不染?笔者观察中共多年,曾高度肯定废除终身制、实行任期制的进步,防止了毛那样的独裁者出现.三十年过去了,再看这种进步,实在只是一种幻觉.近二十年来,中共官场的新生态已然成型,两届任期和年龄划线,不仅没有促成体制的改进,反而凝聚成新的官僚板结.上台要建立人际网络,卸任又要铺就后路,一单单的利益分赃,还有多少人去面对积重难返的改革?

中国副总理李克强君临香港,送大礼,受到候任总理的高规格接待,空前扰民引发大学生和新闻界愤怒抗议.是中共太子派和团派十八大前权力分配的一场拙劣演出。

中共十八大还有一年多,大陆人的关注已越来越热,议论却反映在海外媒体上,但是再多的口水也比不上事实的凸显.习近平、李克强是十七大已预定的十八大接班人选,尤其是习近平任国家副主席、入军委,已摆明了接班上位的架势。李克强却比较低调,甚至一度出现其十八大二号地位(总理)将被另一名副总理王歧山取代的印象。

现在,局势开始明朗。李克强刚结束的对香港的访问形成话题:他将取代温家宝今日的地位,十八大之后,“习李体制”君临中国。

正如二○○八年七月习近平以副主席身份访港,受到储君般接待一样,这次李克强来,从港府到传媒几乎众口一声地将他视为未来的中国总理。其实,按部就班程序已在加速之中,今年二月让李克强出访西欧三国,己是一个重要信号,八月访港则是亮相的高潮。其影响对於李克强而言远比习近平三年前访港来得大,因为就位之前他不可能访美,在国内也不会有这种光芒四射的机会,香港恰好是一个内外交集的舞台,因此,他的表演也份外给力。成效如何?可分两头来看。

表现活力自信,保安令人愤怒

一方面,是他的做派,展示的形象。李克强年方五六,比之胡温六九,年轻十三岁.三天二十一场活动和访欧九天四十七场活动一样,自然是活力的表现.风度而言,在出访的中国领导人中,大约只逊朱鎔基一筹,比之胡锦涛的呆板,温家宝的做作,显得更有生气,表情亦带有自信,甚至某种程度的亢奋,想必已悉中南海的胜券在握,难免几分喜气洋洋。

加以贯彻“胡萝蔔外交”送大礼,市民们在屏幕上看到他那副平头实干的笑脸,浮面上的宣传效果应该不错.但是另一方面,正如浮华盛世的中国掩盖不了内里的社会危机一样,欢迎李克强的红地毡尚未卷起,香港爆发了抗议浪潮。

聚焦在这次接待李克强的保安措施超过港人可以接受的程度。每天出动三千警察(香港警力十分之一),所到之处,坚壁清野,警队横行无忌,如临大敌。见身着平反六四衫者即“绑架”上车。记者完全没有採访李克强的机会,採访区和示威区远隔现场。没有记者会,只有官方新闻稿。李克强声称“多走走,多看看”,看到的只是高官和富商,甚至在全体议员出席的宴会上,民主派议员不仅“敬陪末席”,而且,每人身后加派一名便衣侍候──总之,效果被报章指为“香港回归以来,从未有过的恐怖现象”,“一夜变天为公安治港”。

最为离谱的是八月十八日李克强出席香港大学百年庆典,大派警员,犹如校园戒严,任意禁锢场外和平抗议学生,也没有安排李克强和学生对话的机会。校长竟放言,港大不是香港的大学,是中国的一个国际大学.李克强的角色也备受质疑,他在庆典上大模大样坐在正中校监的位置,这是公然违背校规,自损学府尊严,一幅校方向中共谄媚的姿态.

港大百年庆的丑闻,引起香港社会的普遍反感和愤怒,港大学生事后当面质疑校长徐立之,要他下台,抗议警方在校园肆虐,学生对校长高叫:“我的校舍,风能进,雨能进,公安不能进!”并酝酿九一开学时举行罢课.

记者协会则於二十日组织数百人的黑衣示威游行,抗议香港新闻自由沦丧,怒斥香港警察已沦为公安,在李克强访港时粗暴阻止拍摄採访.连日来除左报外,媒体无不发表市民的抗议,纷纷指责港府讨好中共,不惜牺牲香港受一国两制保障的人权与自由。三位疑似下届特首唐英年、范太与梁振英力撑警方也遭市民唾骂,尤其是热门人选唐英年竟骂外界对港府的批评是“垃圾”。要求唐公开道歉,要求警务处长曾伟雄为滥用警权辞职。可见,李克强访港乐极生悲,后果适得其反。

空前扰民,李克强难辞其咎

香港人循例只会指责自己的当权官员,并未苛究贵宾副总理。我们却可以从另一角度探讨李克强这次访港的角色和责任。

笔者对李克强此番来港,基於对“团派”的好奇和某种期待,也是一次近距离观察的机会,但追踪全过程仍感到失望。

首先,官方已将此次香港之行定为“视察”。中共文汇报关於李抵埠的报导是正式展开“香港视察行程”。这是九七回归以来绝无仅有的升级,以前的领导人来港都是访问,考察,习近平零八年来也只是检查奥运马赛准备状况.视察,明显含有中央对地方居高临下的旨意,传媒指出是“新华社犯政治错误”,没有尊重一国两制。但迄今新华社没有更正,只是淡化处之,悄悄改成“考察访问”(即使错了,新记也绝不会公开认错)。

在严格控制下的中共媒体与外事活动中,使用这一破格字眼“视察”绝非错误.应该是另有内涵,一是反映北京对港政策有强化的趋势,从港澳办王光亚的指手划脚已可以看出。要一国压倒两制。二是折射出团派在高层的动向,企图以提升访港规格给李克强加分。因此,李在港的高调和超过历次政要的严密保安,就得到顺理成章的解释。

那么,李克强对此是否知情?瞭解中共体制的人不会相信李克强在状况外。换言之,李克强对这次国安、公安、中联办、港府联合操办的高度严密保安,不仅知情,也负有责任。他不是政坛初哥,已有至少十余年独当一面的高干履历.退一步说,即使不知情,造成严重扰民后果,也有失察之责。

其次,在引起极大争议的港大百年校庆活动中的角色。本来这是李克强做秀表现自己的一次难得的机遇。还没有一个北京领导人在香港大学发表过演讲,那是西方政要享有的礼遇。但是,表面上风光,却像一个烂尾楼,留下骂名。朱鎔基、温家宝都有多次和大学生交流的前例,连胡锦涛也回答过日本小学生的问题(虽然引为笑谈,却也无伤大雅)。李克强为何处於这样一个只有金正日之流才会无所谓的尴尬位置上?难道他不明白被学生市民痛骂的徐立之、曾伟雄、唐英年都是因他而负咎?

李克强在北大任学生会主席,长期做共青团工作,直到团中央书记,还领队在港大访问过十天半个月,应该有切实的校园感情,完全能体验莘莘学子的诉求与行为方式,为甚么听任警察在这样一家着名大学横行霸道?禁锢学生?多位港大毕业的知名人士,都感到这次事件是港大前所未有的耻辱,港大从来没有这样难堪地谄媚权贵.

港大秀英语,可能弄巧成拙

前述李克强“校监椅”之事。校方虽否认是优待,但事情的象徵意义不容低估,彭定康零八年来港大演讲签名卖书已是平常不过,最近美国副总统拜登在北京吃炸酱麵更是家喻户晓。李克强这番君临港大秀,也许是“党的安排”,(港大学生当面问校长,李克强是谁邀请的?徐校长说,副总理来香港大学,是大家都不知道的事。后来又说是港大邀请的。)有消息透露,港大百年校庆典礼的时间、节目,都是中港官方匆忙为李克强造势所安排。而港府、校方向中共权势献媚拍马的丑态,也创纪录地败坏香港文官制度的清誉.有传媒骂一国两制将要葬送在这班狗官手上。

但是,李克强演讲中安插一段英语应该有较大的个人选择性。他完全可以选择讲或者不讲英文。讲不讲英文,讲得好不好,在香港那是小事一桩。但在中国大陆却是个事儿,报导说一批愤青又在网上开骂,说国家领导人跑到祖国前殖民地去讲洋文,不成体统.这当然很无聊。江泽民、朱鎔基都在不同场合秀过英文。这点时髦也许在内地还有卖点,可是在香港,这个英语曾是唯一官方语言的地方,还是“藏拙”为好。有人已指出,其英语发音还得努力,不要把“world世界”念成“war战争”,把“attract吸引”念成“attack攻击”。两分钟的英语也不必将香港大学都省略为HK.

其实,藏拙之外,还有避嫌。曾问一位行家,为甚么新华网不报导李克强在香港讲英文?答曰:你以为他们喜欢吗?他们是谁?是政治局那八个大佬。原来九常委中只有李克强可以说英文,尤其那位习总,一心从政,丢了ABC,让团中央佔了上风.为免瑜亮之嫌,李克强耍这一招,岂不是弄巧成拙?一个大国的宰相人才,谦卑的器度总是胜於张扬.

十六年共青团生涯:团派传人

究竟十八大习李配是否已成定局?香港政论界爱用一个词“如无意外”,再作分析。消息人士透露,大陆并没受香港“李克强旋风”影响。对一年多后的政局,还是观望者多。因为胡温还在运作,各派还在明争暗斗.判断李克强的行情,不能不有纵向的思索。

一、团派的头号传人。自从共青团出身的胡锦涛进入最高层以来,这个源於胡耀邦的中共派系广受注目。胡执政亦已九年,历二届,称第四代,胡温皆生於一九四二年,全部教育在一九四九年之后,文革前大学毕业,经历文革,改革开放后进入政界,可谓技术官僚一代,相当於苏共战后成长的戈尔巴乔夫一代。(一年后我们将对这一代作出全面的评价)。胡锦涛之后的团派,便以李克强为首领,他是十足的改革时期的团派人物。

观察家们留意到,胡锦涛上台后有意建立团派的权力系列,还在常委任上就把一直在团务系统的李克强派去河南任省长,省委书记,七年后又调任辽宁任省委书记,为的是增加独当一面的执政历练。二○○七年李克强顺序登上政治局常委宝座,形成和习近平齐名的双接班态势。据悉,如果没有曾庆红的强力推荐,习近平将排在李克强之后。即胡锦涛由团老大李克强接班的预谋遭到挫败。

胡看中李克强甚么?首先是十六年从北大团委书记到团中央书记的红色接班人的正统训练。其次是北大学历,硕士博士的正式资格。当然还有政治上的可靠性,尤其是“八九六四”一役,经住了考验。这种思路正符合胡本人的政治历程。但这思路已脱离了中共体制近二十年的演变。即中共已完全蜕化成一个利益集团的权贵政党,而高干子弟的血缘网络控制了国家命脉和财富的分配,因而,他们一定要在政治上佔据制高点和代理人,这是太子党习近平压倒李克强的必然。

在李长春阴影下,休戚与共

二、仕途上的负资产.一九九八年前李克强的团干部工作乏善可陈。因为共青团是一个既非党亦非政的组织,不掌权也不执政,聊比“民主党派”的花瓶性质强一点,可以为党输送干部而已。一个有志从政者,在此混十余年真是蹉跎岁月。相比之下习近平为政从基层干起,实际阅历要多一些。李一步登上省级大员显然受恩於人际关系,除了胡总的悉心栽培外,另一个角色是李长春。

此人现在中共九巨头中排行第五,掌管全国文宣传媒,人称中国的戈培尔。李克强空降河南省得力於李长春的保荐.李长春此前治豫七年,最大劣迹是包庇、纵容“血浆经济”造成的爱滋病严重蔓延,祸及上百万人感染,死者不下十万人。开放出版社二○○九年冬为河南防艾名医高耀洁出版《血灾:一万封信》,我也在华盛顿访问过最早揭露河南爱滋血灾的王淑平医生。对那场妄加於河南人身上的灾难有详细深入而确实的报导。

受过哈工大教育的李长春,在河南主政时竟批发红头文件,发动农民“卖血致富”的运动,用粗陋不洁的方法抽血浆、回血球,任爱滋病菌氾滥,事发后,又百般打压检举医生,隐瞒灾情。一九九七年九月香港《亚洲周刊》为阻李长春在即将举行的中共十五大晋陞,特发专题报导,指名李长春是河南爱滋病血灾的“罪魁祸首”。不仅没有防止李陞官发财,还受到中宣部打击报复。中共十六大李长春入政治局常委后,分管新闻、宣传,压制媒体,并亲手下令封杀互联网,闹出国际事件。

一九九八年,李长春将河南烂摊子转让给新晋封侯的李克强,抽身去广东高就。李克强走马郑州,无视政局的险峻,无力冲出为前任补镬的局限,继续打压医学界、隐瞒爱滋病灾情。二○○二年,万延海因上网泄露河南卫生厅的爱滋疫情报告,震动国外,遭到逮捕。同年起疫情爆发,○四、○五年达到高峰。○五年河南省的爱滋病死亡人数高达全国的五成五!李克强祸不单行,在任期间又接连发生焦作、洛阳大火,烧死三百余人;两次煤矿大爆炸,遇难一百八十人──李克强的管治能力受到广泛质疑。

二○○四年十二月,不到五十岁的李克强在民怨沸腾之下调离河南,出任辽宁省委书记,而辽宁正是李长春经营二十年的老地盘.转来转去,小李都在老李的阴影下。二李休戚与共。二○○七年二李双双跳出恶梦纠缠的地方仕途,在十七大进入中共最高层──政治局常委。其中奥秘何在?至少可以看到官方吹嘘的“资历完整”,只是一个过程,而不是政绩。如果没有胡锦涛一路掩旗护航,这负有河南“血债”的二李能够风光至今吗?

接班制已经腐朽不堪

三、接班制度的腐败。如果说今日大陆社会是“无官不贪”,这个贪字,不仅是贪钱,还要贪权。买官卖官,明码实价.那么,在高层权力转移上又怎能出污泥而不染?笔者观察中共多年,曾高度肯定废除终身制、实行任期制的进步,防止了毛那样的独裁者出现.三十年过去了,再看这种进步,实在只是一种幻觉.近二十年来,中共官场的新生态已然成型,两届任期和年龄划线,不仅没有促成体制的改进,反而凝聚成新的官僚板结.上台要建立人际网络,卸任又要铺就后路,一单单的利益分赃,还有多少人去面对积重难返的改革?

社会改造的药方,西方的、苏东的、台湾的,一概被否定,独留接班制。这制度已凸显毫无公平公开可言,连党内的、中央的公开竞争都不放心。只有高度保密下的黑箱操作,进行各派系的权力分赃.从胡耀邦、赵紫阳到江泽民、胡锦涛──都依附在这个制度上。到了中共第一代香火渐灭的第五代,本是一个革新的契机,但是,从习近平李克强接班的程序上,看不到一点走向公平公开的新气象。

以太子派和团派相较而言,公众直觉上比较倾向於后者,大都看不惯太子党的骄横和贪婪,但是李克强访港的来龙去脉,让我们看到的是,这样一个学生时代比王军涛还激进,沉迷於西方法学的“五○后”,经过官场的打磨,已经变成一名冷酷、保守的新派官僚。李克强的权力上升,即便不以“权力斗争”视之,也只是如中央计划经济的一个项目那样,如期指令,如期完成。

二○一一年八月二十五日香港

(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