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逊达:当今是否有“敏感狱”呢?

任何规定都要有法律依据,不是凭某个政治集团的某些权力者的个人感受度来定老百姓的话题范围,把不入耳、令人难堪的话题统统定为“敏感”而打入到“敏感狱”,其本身就是超越了宪法,就是违法的。难道你还没感觉到吗?

笔者最近常浏览一五一十部落网站,直到今天才在它首页的至顶右角上发现了一则字体较小的网站通告:为各位用户以及网站运行,请大家在发表文章或者评论的时候,一定要遵守法规,不要讨论敏感话题。我一看大吃一惊,吓出了一身冷汗。

网站上公开打出“不要讨论敏感话题”,我还是首次发现,虽然早就有不明文规定的传言不断成为网友们的压力,但极大多数是在私下活动,还成了潜规则,但你能说这是黑势力吗?

有关批注“敏感”话题的文章已读过不少,笔者也曾经写过几篇,主要表示对“敏感”两字的词意理解不透。今天旧话重提,不是笔者理解透了,而是在始终得不到权威的解释无奈之下,仍然想继续深入探讨下去,直到国人大家都明白了,相关的法规也出台了,那么“敏感”所带来的烦恼和痛苦也就永远消退了。所以说为敏感话题立法是回避不了。

似乎“敏感”和人的大脑神经感受度有关,有的人思想境界高、品位高、素质高,他对事物的应激反应也高超。举个例子,人的两只眼晴里是容纳不了一粒沙子的,若不小心吹进了,就得把这个不受欢迎的“入侵者”赶出去。眼睛是人体中最小气的器官,容不了一粒沙子,否则就难受,就睁不开眼,就看不清世界,好日子就没法过了,所以,擦眼睛是人常有的事。

同样,人的心灵也有排异的心理功能,凡是和自己所想的有出入、有距离、有不共戴天的感受,于是人就要有思想表达的冲动,具体表现在刊登文章的报刊书稿上、大小会议上,什么发布会、演讲会、论坛会、辩论会,包括法庭上的辩护,而近几年终于有了最现代化的方式,即在网络上写博客、发微博,等等等等,也就是说,只用嘴和笔,决不用枪炮,更不用核武器、化学武器;即使抗议,印度那位好好先生也只是用绝食非暴力方式来反腐,这些和平方式,如果说也是属于“敏感”话题而不能讨论的话,那么天下真的就无话可说了。难道天天说李双江之类的芝麻大的事,有意思吗?

问题的关键还是对敏感话题的内容实质要进行立法界定,敏感的含意究竟是属于法律范畴还是属于政治性质的,国家一定要有定论,不能用“敏感”这个词来打发或模糊。如果从立法角度去认识和界定,那些话题是属于禁区,那就不能用“敏感”来忽悠人民。哪一级人物可涉及哪些话题,都耍有清晰和明确的法律规定,并随时在媒体上公示。例如中央常委一级领导可议的议题应当是无所不有的,而他们下级就要有级别区分,哪一些层次的人可说哪些符合身份的话,都要有所规定,不得越雷池半步。我们草民属于街道、居委一级干部底下的,可说的究竟是哪些,都要有细则规定,否则就可定性为违法或违规进牢房。

反之,如果人大不作明确规定而带来了严重后果就属于行立法不作为,老百姓还可以反诉,法律程序似乎应当这样。否则一些爱发议论的网友,一旦说了当局听了感到很剌耳的话,极度不舒服,如果通过公诉告发你是别有用心,属犯煽动颠覆罪,岂不冤哉。再说这样的案子早就发生过,能让网友不感到心有余悸吗?

笔者早就对“敏感”这词的说法,非常不认可,依据是它不是法律上的专门词,难以定什么基调。那么这个网凭什么要公开作出规定:“不要讨论敏感话题”,否则就属于不遵守法规呢?任何规定都要有法律依据,不是凭某个政治集团的某些权力者的个人感受度来定老百姓的话题范围,把不入耳、令人难堪的话题统统定为“敏感”而打入到“敏感狱”,其本身就是超越了宪法,就是违法的。难道你还没感觉到吗?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