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9·11改变人生:华商收养11名遗孤弃商从戎

p110912104
虽然已经过去了10年,可一提起“9·11”恐袭中遇难的好兄弟,马经国仍是眼含热泪。(图:邱晨/侨报)
p110912105
马家住宅,马家夫妇即是在这幢房子里领养了11个“9·11”遇难者的孩子。 (图:邱晨/侨报)

2001年“9·11”恐袭事件发生前,马经国是个心宽体胖的成功商人。恐袭改变了他的人生:3名公司职员在恐怖袭击中丧生,马经国收养了他们留下的11个孩子,同时下定决心弃商从戎。

10年逐梦 “胖子”事业有成

1989年,高中毕业的马经国从香港赴加拿大留学,在克林顿当选美国总统的当晚,他又辗转来到了美国。马经国先在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完成了工商企业管理课程,取得硕士学位后又进法学院攻读法学博士。在求学期间,他一直是过着边打工边读书的艰苦生活。为了生计和学费,他做过厨师,甚至在殡仪馆里为人做工。

拿到法学博士学位后,马经国曾一度成为开业律师,可他同时看到了房地产业中的巨大商机,便改行做了房地产经纪人。几经奋斗,马经国拥有了一家有约40名雇员的房地产公司。此时,马经国除在美国拥有房地产外,还在深圳、香港、上海等中国城市拥有大型商业房地产。

此外,马经国还涉足商业飞行领域,出租自己拥有的商用喷气式飞机赚钱。为了带家人或朋友出行方便,他还考取了驾驶商用喷气式飞机的执照。

马经国的爱好是驾机飞行。在经商的那些年,他每天清晨即驾驶私人小飞机在空中翱翔,并借机考虑每天的工作安排。

“在空中看问题、看人生,可有不同的视角。” 马经国说,他初来美国时两手空空,一无所有,经10年奋斗,他拥有了法学博士学位,成了一名成功的房地产商人,并有了自己温馨的家庭。马经国感激美国给他的机会,让他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他说,若不是到美国来,“我也就是香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胖子”。

弃商从戎 从逐梦人变护梦卫士

2001年9月11日上午,马经国指派手下3名高级职员到纽约世贸大厦办理一份旅馆房地产的公证手续,可他们抵达位于世贸大厦42层的公证公司时,遭遇到恐袭。这3名职员,同时又是马经国最要好的同学,从此消失了。

恐袭发生时,马经国正在深圳忙生意,是大舅哥从美国打电话给他,告诉他纽约发生了恐袭的消息,让他快看电视。开始他并未在意,而电视上的画面更像是那些好莱坞大片中的片段。可此后不久,他太太又打电话来提醒他,这才让他意识到事态的严重。他急忙拨打3名赴世贸大厦办公证手续的职员的手机,可3部手机再也无人接听。

“3位好兄弟遇难之后,很悲痛,又很内疚。”马经国回忆说,按最初的安排,他本应亲自去纽约办理公司在当地购买宾馆的公证手续,可当时他人在深圳,忙于收购另一幢星级饭店,只能派人前往。

悲剧发生后,马经国需常常去看心理医生,也无心再做生意。他随后领养了3位兄弟留下的3女8男共11个孩子。

“9·11”之前,几乎人人沉浸在自己的梦想之中,可“9·11”恐袭事件改变了人们的环境及生活。经历过“9·11”悲痛的马经国当时想得最多的是要向恐怖分子讨还血债,保卫这个让自己实现了梦想的国家、保护那些像自己一样的逐梦人。经反复思考后,马经国下定决心,弃商从戎,参军报效国家。为了达到入伍的体能标准,当年已29岁的马经国刻苦锻炼身体,与自己圆胖的身材抗争。

2004年,马经国宣布退休,正式退出商场。苦练到2007年,马经国终于如愿以偿,加入了加州国民兵第18骑兵旅,成为1.25万名加州国民兵中的一员。目前,马经国是负责管理加州国民兵的400名全职军人之一。

“当年为抚慰心灵创伤,当兵是个好办法,同时也圆了儿时想做军官的梦想。”马经国说,在部队历练了几年才意识到,当时走上当兵的路未免过于理想化。

马经国做国民兵,肩负着“保家卫国”双重任务。在国家无战事时,国民兵即肩负保卫加州的任务。州长是国民兵的最高首长,他随时可能宣布某地进入紧急状态,这时整装待发的国民兵须立即赶往现场;若加州遭遇恐怖威胁,国民兵须在12小时内接管机场、港口等重地。

2007年,马经国随部队在伊拉克受训33天。当时刚刚入伍,训练场与战场相结合,马经国和战友们实际上无法分清哪些是训练项目,哪些是敌方的炮火。当兵虽苦,可马经国感谢美国给他这个新移民改变人生的机会。

最大的安慰:11个孩子都长大了

“9·11”恐怖袭击发生后,马经国的家庭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

马经国公司的3位高级职员在恐袭中不幸丧生,马家夫妇便收养了他们留下的11个孩子,并把他们从香港接到了美国。当年这些孩子中最大的11岁,最小的只有三四岁。当时3位遇难者家属已领到了保险赔偿金,马经国也可用给钱的方式把后事“了断”,可他念往日兄弟情谊,便把遇难职员的孩子全部接到自家来抚养。

孩子多了,马太太的压力增加了许多倍,可贤惠的马太太从无怨言。在先生随军执行任务时,都是马太太一人支撑着这个家。问起10年来带孩子的辛苦,性格内向的马太太只有三个字:“还好吧。”

10年过去了,马家夫妇看到孩子们一个个长大成人,心中充满幸福感。可在成长过程中,这些因遭遇恐袭而失去父亲的孩子们难免存在心理阴影。

“直到今天,11个孩子中还有一个恨我,”马经国说,尽管他与孩子们情同父子,可这个孩子一直在心中怨恨着马经国:是他当年派生父去了世贸大厦。

令马家夫妇欣慰的是,其他10个领养的孩子都很懂事,从来不提父亲的事。“他们从来不提,故意不讲。”马经国说,孩子们如此“懂事”,其实并未让他内心感到轻松。

现在,11个孩子中已有两人大学毕业了,一个已被一家航空公司聘为飞行员,另外一个也已成为投资顾问。这是马经国夫妇这些年来最大的安慰。

另一人生变化:知足、恋家

“当了兵,整个观念都改变了,”马经国说,以前做生意时很计较吃什么、住哪里,乘坐飞机从不会坐经济舱。可现在全改变了,常乘坐军机执行任务的马经国说,坐民航的经济舱要比坐军机舒服多了。“现在什么也不讲究了,只要全家人平安、开心就好,就够了。”

为了生意上的应酬,马经国以前很少回家吃饭,即使偶尔回家吃晚饭也是吃完饭马上又跑出去:当时忙赚钱,要陪客人喝酒谈生意,每天要熬到夜总会打烊了才回家。

可现在的马经国像换了一个人,有时间就想多陪陪家人、陪陪孩子。为此,当兵4年半,竟然把以前驾机翱翔的爱好也放到了一旁,“实在是没有时间”。

永远不会忘记的伤痛

2011年5月1日晚10时,马经国从部队战友发来的手机短讯中得知本·拉登被击毙的消息。他的第一反应是:“好啊!只是死得太晚啦!”

“9·11”恐怖袭击过去10年了,本·拉登也被除掉了,可恐袭留给马经国的伤痛却不会随之减轻。马家从不提“9·11”的事,即使是恐袭10周年的纪念日,马家也不会破例举行家祭。

10年前,3位好友瞬间消失了,再也没有他们的消息,现场也无法找到任何遗物——对于仍活在世上的亲友,这是最残酷的事情。这场浩劫留给了马家大人孩子一个巨大的心理创伤,而他们选择了以沉默来医治伤痛。

马经国说:“我们从不提起这件事,可它压在我心中,我永远不会忘掉“9·11”留给我的伤痛。”

马经国认为,纪念“9·11”最好的方式是尽到一个军人的职责,同时照顾好自己的家人及亲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