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茉莉:荣誉需要肖雪慧

p110910107

笔会正在评选本年度“自由写作奖”得主,我附议樊百华先生的提名,支持四川女学者肖雪慧获此奖。

在我看来,不是肖雪慧需要这个荣誉,而是荣誉需要肖雪慧这样的人。

肖雪慧是什么样的人?一方面,她是填补了中国伦理学研究空白的杰出伦理学家,她的九本学术专著以及大量文章,坚持公民观念、权利意识、民主、法治、良知等基本尺度,进行广泛而深刻的论述,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在处于严重道德危机之中的中国,她成为伦理学界的“中国的良心”。

另一方面,现在四川西南民族学院供职的肖雪慧,是被人称为“巴蜀女侠”和“当代秋瑾”的女性。一九八九年,本着“公民的责任感和学者的良心”,萧雪慧积极投入了八九民运,六四后被逮捕,在狱中受尽其他犯人的折磨,可以说是死里逃生,但她仍然不改初衷。连公检法办案人员也不得不承认:“肖雪慧这个人品质高尚,敢作敢为,还为别人大包大揽。”

十五年过去,当年因参与八九民运而被捕的女教师,有的已经改变立场,有的已经去国离乡(例如本人)。只有一个肖雪慧,仍然不卑不亢地屹立在那里。她的处境很差,不但被当局封杀不准教课,降职降薪,还经常身后跟着尾巴——国安女干警。然而,她以超人的毅力,坚定地捍卫一个生活在极权制度下的知识份子的尊严。

在被监视被隔离的孤独之中,她的大批具有尖锐社会针对性的理论成果,像春天的鲜花一样怒放--这是寂寞中开出的生命心血之花。一般人认为,学者的角色和战士的角色互不相容,例如韦伯就说过:“挥向敌人之剑和耕耘思想土壤的犁头的语言是不同的。”然而,肖雪慧的丰硕成果证明,耕耘思想土壤的犁头同时也可以成为挥向极权主义之剑。

自2003年第一次人权关注活动起,我们就收到了肖雪慧的签名。在遥远而清冷的书斋中,她关注一切人权被侵犯的人,思考着社会的制度问题。

奇怪的是,这样一位杰出的女性,多年来,没有获得来自官方和民间的任何奖励。在中国大陆,她是入了另册的、被当局防范的人,没有任何部门敢于发给她应有的奖励,这一点可以理解。而海外包括港台的诸多人权、学术、写作方面的奖励,似乎也与她无缘。

无庸讳言,在任何时代,荣誉和一个人的真正价值并不完全成正比。我们的古人还讲究“立德、立功、立言”,以彰显声名,其荣誉多少附有实在的价值。到了今天,这个虚伪自私、无所不可为的时代,往往是那些擅长周旋于世俗之中的人,能够把握住时机,结交人缘,自我推销,张扬喧嚣,轻易地快速成名,夺得荣誉。只有在部分情况下,成就和荣誉能够取得某种一致。

而极少数真正的学者和战士,他们追求的是精神创造方面的成功,他们付出的是默默无闻的努力,他们没有时间和功夫在世俗交往上费神,他们不愿轻浮浅薄地张扬自己,他们不肯抢风头追逐表面的喝采,因而,尽管他们获得人们“心的点头”(康德语),但他们往往被荣誉遗忘。

然而,被荣誉遗忘的他们,却会被历史记忆。因为没有根基的荣誉,只是一阵风,风吹过去不留痕迹,就如肥皂泡一样被历史的筛子刷掉。每个时代结束后,只有极少数严肃对待社会、事业和人生的人,会被公正的历史所铭记。

这样就使荣誉感到惭愧。例如,法国大文豪莫里哀终生未获院士称号,后来,法兰西学院自责地说:“他的荣誉中什么都不缺少,而是我们的荣誉中有欠缺。”

从这个意义上说,只需要一张安静书桌的肖雪慧,她本人并不需要荣誉,而是荣誉需要她——为了使荣誉不惭愧,为了使荣誉体现其真正的价值。

附:肖雪慧简介

肖雪慧,女,伦理学家。1982年毕业于四川大学哲学系。现供职于西南民族学院文学院。主要著作有《伦理学原理》、《主体的沉沦与觉醒》、《自我实现——主体论人生哲学》、《理性人格——伏尔泰》、《守望良知——新伦理文化视野》、《复合人格——马基亚维利》、《教育:必要的乌托邦—萧雪慧教育随笔》、《独钓寒江雪》等。另发表有大量学术文章以及随笔杂文等。

2004年8月

瑞典茉莉—新浪博客网址: http://blog.sina.com.cn/u/2354541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