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从《朱镕基讲话实录》出版热看国民的圣贤情结

p110424101

邓小平继承了毛的衣钵,以四个一百年不动摇和天安门的坦克装甲车更顽固地强化了这种人治体制,更为阴险的是他生前竟独创出隔代指定接班人的恶政,延长了专制制度下中国人民被人治暴政更加肆虐地痛苦,为令人诅咒的共产主义幽灵的消亡苟延残喘拉长了时间。

胡温新政”竟在违犯庄严宪法侵犯公民言论自由上独创出“敏感词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唯屏蔽过滤删除是从的历史记载。在依法治国上严重倒退,立法、修法以刑不上大夫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对贪官污吏,大发慈悲,这边免职那边复出明降暗升成为治吏的主要手段。一方面,对主持、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有良知的知识分子,残酷无情镇压毫不手软,将不同政见者逮捕入狱人数空前,不断人为制造敌人,进一步激化社会对立矛盾、氛围。新政的先前名声业绩、民心正被片片消蚀、瓦解干净,所谓新政极有可能在史上留下庸政、恶政之骂名。

《朱镕基讲话实录》一书9月8日在全国统一上市,四卷本的《朱镕基讲话实录》一书收录篇目多为朱镕基即席讲话的实录,既是中国经济走出困境、发展壮大历程的宝贵史料,也表现出深刻、简单、直接的“朱氏风格”, 展示朱镕基直面问题的勇者作风,刻画了朱镕基有血有肉的总理形象。

数千年的封建统治,造就了国民的把过好日子的期盼集中到出圣君贤相上,臣民们有了冤屈,总想碰上青天大老爷为小的作主。1949年建立新中国后,毛泽东、周恩来成功且进一步强化了这国民这种心态。这实在中华民族的最大历史不幸,造成国民如今对封建专制人治压榨忍耐力超强,奴性氛围浓重,大多数国民沾沾自喜做稳了奴隶时代。致使当今执政统治者仍自绝于世界普适文明主流之外,而且仍在进一步倒行逆施。我有多少时候在默默喟然长叹,我多灾多难的民族,你为什么只生长不苟言笑、阴狠手辣、城府颇深的阴谋家、刽子手,为什么容不下率性天真披肝沥胆忧国忧民的急先锋?假如有天谴,为何天公能容忍这种反人性制度的暴君不受惩处?酿成一个又一个商鞅、胡耀邦式改革家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民族悲剧?而窃国大盗们却在吸食民脂民膏中长命苟活?天道不公啊!

朱镕基总理可能是以嫉恶如仇、喜形于色、极富个人性格魅力,结合时代背景,在台上执政时能充分展现家国情怀的最后一个贤相,这从他退休后亿万群众对他念念不忘怀念言词文章中,也从他近年来回忆录一出版就引起国内外关注轰动效应中看出。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固然,他在台上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制掣,不得不违心作一些事情,没有兑现任期的一些承诺。由于情势所迫,个人也犯过一些错误,但那毕竟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的国情逼迫的无奈之举。这种一党专制的独裁体制,党凌驾于政府之上,党的总书记强势、国务院总理弱势、国务院是影子内阁的执政格局,早在1949年毛泽东宣布建国后就已经确立。周恩来总理一生都象毛泽东的仆人,谨小慎微,不敢越雷池一步。邓小平继承了毛的衣钵,以四个一百年不动摇和天安门的坦克装甲车更顽固地强化了这种人治体制,更为阴险的是他生前竟独创出隔代指定接班人的恶政,延长了专制制度下中国人民被人治暴政更加肆虐地痛苦,为令人诅咒的共产主义幽灵的消亡苟延残喘拉长了时间。他指定的江泽民执政时代,尽管朱镕基个人魅力在执政上为他有所作为增添了亮点,但江凭邓一言九鼎指定储君的无上权威,加上李鹏的无能拙劣制纣,朱镕基石破天惊承诺的地雷阵、万丈深渊引信不得不双双失效。再加上朱是邓亲自点名起用的,朱在触及马邓家相关问题时,为报君恩,也不得不投鼠忌器。我在网上不止一次读过他的离职座谈会上的感言“每临重大问题处理,我要不要党的领导?要不要人大监督?”这两个最无奈的问题抉择。这也是这次回忆录间接披露的一些新内容。万般无奈之下,他才在离职发言上给自己作了后人提起他时能给他“朱镕基是个清官”,“他在任时还是做了一些事情的评价就很满足”的感言。

鹰有时飞得比鸡低,但鸡永远不能飞的像鹰那样高。历史将公正地给朱镕基予总体评价:功大于过,功莫大焉,公道自在民心。相比他的那些还未盖棺,官方动辄喋喋不休地“伟大、杰出、卓越”“重要思想”的创建者,“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同僚,那些“改变了中国”“水电日记”之类的无病呻吟,民间各种各样的诅咒不绝如缕,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的民心民意民谣流传,朱镕基实在是那个时代的幸运儿!天地虽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但历史老人总是公正的。可以预见的是当今本届执政者们,也真应了辛弃疾“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的自然规律,历史自然会忠实记录他们的执政轨迹。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九常委也好,政治局委员也罢,现实的一切溢美之词都不会太长久。历史已经证明,一旦进八宝山,隆重追悼会,一连串的盖棺定论官方评价只是瞬间的文字游戏。不知他们有没有这个自知之明。本来胡锦涛和温家宝接任后,走亲民施政路线,以停止收取广大农民数千年农业税和中小学学杂费而名噪一时,曾几何时“胡温新政”不胫而走,声誉鹊起。如果胡、温俩人胆识、谋略过人,以敢为人先的胆识敢闯敢试,在经济体制改革取得长足进展时不失时机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实行民主宪政改良,“胡温新政”影响完全可以取得和史上 “文景之治”、“贞观之治”“相媲美的历史地位评价。最不济也能和蒋经国晚节辉煌相比肩。但令人痛惜的是,新政仅十年,中国人民贫富差距世界第一,官员世袭堂而皇之,举国官员贪污腐之风无法遏止,各级官员贪污受贿数额和拥有情妇的数量屡创新高,令世人触目惊心;社会道德、诚信风尚沦丧至底,骇人听闻的潜规则盛行一时,官民对立情绪尖锐,民怨沸腾、天怨人怒。举国皆奴,充满蜗居蚁族。更令广大人民群众无法容忍地是,新政竟在违犯庄严宪法侵犯公民言论自由上独创出“敏感词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唯屏蔽过滤删除是从的历史记载。在依法治国上严重倒退,立法、修法以刑不上大夫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对贪官污吏,大发慈悲,这边免职那边复出明降暗升成为治吏的主要手段。一方面,对主持、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有良知的知识分子,残酷无情镇压毫不手软,将不同政见者逮捕入狱人数空前,不断人为制造敌人,进一步激化社会对立矛盾、氛围。新政的先前名声业绩、民心正被片片消蚀、瓦解干净,所谓新政极有可能在史上留下庸政、恶政之骂名。

《朱镕基讲话实录》出版轰动效应再一次证明中国民间俗语的流传不衰的至理:金碑银碑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国民的圣君贤相情结至此可以寿终正寝矣!

(赵进斌/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