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一任两届、集体领导,不如卡扎菲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中国的问题,不是哪一个总理好、哪一个总理不好的问题,而是体制的问题。

人类社会的民主化浪潮的第四波,已经开始

。体制内的人,大部分在及时行乐,少部分怕还在相信红色江山万年牢。

一任两届、集体领导,不如卡扎菲。当然,我说不如卡扎菲,不是要籍中国的现实原谅卡扎菲,而是说:如果不从制度上解决问题,如果总是“绝不”、“五不搞”、“白皮书”……那么,中国被拖入一场内战就是难免的。责任,亦将由“绝不”、“五不搞”、“白皮书”们负,而不能以任何方式责难民意。

一任两届、集体领导,不如卡扎菲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一百九十五

外媒报道:朱鎔基当年担忧的 如今中国大陆全部应验。云:“中国问题学者说,朱镕基当时提及的担忧如今都变成现实,‘表明他有先见之明,显示朱镕基是有忧患意识的总理’”。

看罢,我笑了。其实,这是扯几把蛋!中国的问题,不是哪一个总理好、哪一个总理不好的问题,而是体制的问题。比如,一任两届、集体领导,看起来也算是改革、革除终身制;当初,不少人都欢呼过。其实,这是弊端。

一任两届,约是模仿西方,总统最多连任一届。但,一任两届,是东施效颦。为什么?人家,是民选的;而你,是指定的。人家连任,须重新经过大选,你是接着干。这里面的关键是什么?大选。人家是全民公投公决,以民意决定今后国家的方向。能占多数,上台;不能占多数,滚蛋。候选人拉票的过程,是迁就民意的过程。上了台,如果执政中不能体现民意,甭想连任。而一任两届,第一、不用迁就民意;第二、对错好孬都是十年。

集体领导,大约也是模仿西方的。集体领导,总比一人拍板、一人说了算“民主”些是不是?可,一人拍板的人,肯定是要负责的。而集体领导,可以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都不吭声、谁都不表态,等于默认、等于通过……如果出了问题,谁负责呢?又怎么负责?会一人打一下屁股吗?这不是扯蛋?集体领导,实际上就是:没有人领导、没有人负责,集体没有责任、集体不负责任,集体逃脱责任。

再比如,我以为:人类社会的民主化浪潮的第四波,已经开始了。北非、中东民众对权利意识的觉醒,只是第四波民主化浪潮的开端,主流与终结,将会冲击到中国这块古老的、原生态的封建文化与具有邪教性质的、马列革命党的党文化的积淀的土地。如果大陆现今唯一的政党不能开明,中国被拖入一场内战,已经是难免的了。所以,我也一直在不懈地做着“教育”中共的工作。

然,体制内的人,不会这么看。如果能看到这一点,就不会投靠进去。体制内的人,大部分在及时行乐,少部分怕还在相信红色江山万年牢。

因此,他们有的人,竟然还能说出“功成不必在我任”。“功成不必在我任”,也算是对一任两届、集体领导的变相注解吧?然而,这是不折不扣的欺骗,是没有人相信的、连自己也不会相信的套话、大话、胡话、鬼话。看看满朝官员,谁不在急功近利、跑官买官?谁不在急吼吼大把捞钱、大量嫖色、随时准备脚底板抹油举家携款出逃呢?

因此,我以为:一任两届、集体领导,不如卡扎菲。卡扎菲虽是集权、专制、独裁,可恶不比,但,他执政长达42年,不会想、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推翻,因而他对国民的盘剥,不是非常急功近利的。此为其一。其二,他是大独裁者,一家子在盘剥国民;其他官员,就是想染指,怕也惧他三分吧?而现今的大陆,官不分大小,谁不在想尽一切办法鱼肉百姓?就连医生、教师这些非官员,也频频向老百姓下手。昨日的《婴儿被诊断需10万元做手术 最终花7.8元已痊愈》,在今日中国,绝不是个案吧?而此刻已经来临的教师节,又要让多少穷苦家庭的孩子与家长捉襟见肘呢?

所以我说:一任两届、集体领导,不如卡扎菲。当然,我说不如卡扎菲,不是要籍中国的现实原谅卡扎菲,而是说:如果不从制度上解决问题,如果总是“绝不”、“五不搞”、“白皮书”……那么,中国被拖入一场内战就是难免的。责任,亦将由“绝不”、“五不搞”、“白皮书”们负,而不能以任何方式责难民意。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9-10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