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傅一河:我缺少发现美的眼睛?

p100828111

恍然若梦,今昔何年。人心不古,江河日下。中国病,很严重了。

这是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个最坏的时代。过去的时代产生汉奸,今天的时代产生疯子。我知道有几条标语出现过:一条是“冤有头,债有主,前面左转是政府”。另一条是“人在做,天在看”。这两条标语出现的现场或者背景,内情人知晓。

今天,无论是看报纸,还是看电视,你能看见一则百姓相信的新闻吗?你能看见一副百姓乐见的形象吗?我们的媒体经常报道一些“人间奇迹”,令人难以置信,令人匪夷所思。为什么老百姓很难看到一眼正面的东西?

予谓不信,请看:

一个智障者失踪三年后,家属突然接到监狱通知,称此人服刑期满,让家属前来接人。家人收到的《释放证明书》上姓名对不上号,出生年月也不正确。这名智瘴者从小没上过学,智力表现和行为异于常人,明显存在智力缺陷等问题,邻居们都把他当作智力不正常者看待。这样一个人却在监狱服刑三年。常识以为不会发生的事情,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了。

一个降生仅6天的新生儿,肚子有点鼓,深圳市儿童医院给孩子拍了十几张X光片后,还建议对婴儿动造瘘手术,费用将超过10万元。父亲坚持带孩子到广州治疗,仅用8毛钱的药就治好了孩子的病。

医院为什么要这样做?这给患者带来的伤害远不是十万块大洋计,带给亲人的心灵的煎熬与伤害那真是不能拿钱来衡量的啊。我的媳妇从她检查怀孕那天起,我就开始盼望着我的孙子,担心这担心那。这份情感,天下的父母、爷爷奶奶都是身有体会的啊。如果是为了几个钱而置这种感情于不顾,那还有人的感情,还是人吗?

助人反遭诬陷。“彭宇案”的法官是中国第一混蛋:“不是你撞的,你为什么去扶她?”“许云鹤案”的法官更是荒唐透顶:“翻越栏杆的老太太受到了车辆的惊吓”,于是判决车主赔偿十万大洋。这两个法官,把中国的道德杀死了。有句话说:十三亿中国人,扶不起一个倒地的老人。

对同一案件,作出两份案号相同、出具时间相同、唯有判决结果不同的判决书,供该案的被害人选择。千真万确,这是13年前由山东省东明县法院做出的荒唐事。中国人哪怕文盲也知道同一个案件不会有两份判决不同的判决书。

恍然若梦,今昔何年。人心不古,江河日下。中国病,很严重了。

这是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个最坏的时代。过去的时代产生汉奸,今天的时代产生疯子。我知道有几条标语出现过:一条是“冤有头,债有主,前面左转是政府”。另一条是“人在做,天在看”。这两条标语出现的现场或者背景,内情人知晓。

一二不奇怪,多了也不奇怪。

我不是个愤世嫉俗者。批评我最多的是我老婆,看电视她从来不准我嘀咕,不准我说这个国家实际上是政府的半点不是。她说,美国好,法国好,你为什么不去?去不了那就闭嘴。我再说,她就说不给我做饭吃,我没饭吃当然就话说了。我发现,男人一旦退休,地位直落千丈,会带孙子吗?会做饭吗?所以我在老婆面前从来不说单位的不是,写了文章从来不给老婆看。我不给老婆带来麻烦。老婆心情不好,我的日子就难过。

因此,我还真的不能把我们这个国家看得一团漆黑,说得一塌糊涂;不能把整个社会说成没有一个好人。那为什么中国还会发生这等咄咄怪事?中国人多世界第一,政府有钱世界第一,中国贪官世界第一,博士世界第一,房价之高世界第一,税负之重世界第二,惟独老百姓的幸福生活指数不是世界第一第二。为什么?

有时我安慰自己,这些事情过去也存在,但是我们不知道,不知道是因为媒体不报道,现在媒体报道了,这就是社会的进步。公民敢于维护自身权利,这也是进步。

我还提醒自己,罗丹说过“生活中不是没有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于是我张大眼睛四下看,我看见了吗?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