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超万亿资金投入新疆

狂欢!必须要狂欢!一天时间,新疆拿到了一万亿!

8月20日,“中央企业产业援疆推介会”在乌鲁木齐召开,一串令人头晕目眩的数字随之诞生:120家央企参会、签约近90个项目、超过1万亿投资……这一天,新疆堆满了“金子”。

国务院国资委主任王勇在会上表示,“十二五”期间,新疆的投资额将至少比“十一五”期间翻一番。更令人咂舌的是,其中超过7000亿元的投资项目都将在2012年之前开工。

“援疆”背后的“瘸腿经济”

2010年3月,中央要求全国19个省市“对口援疆”。随后,央企作为企业“先行军”陆续进入新疆,并开展“产业援疆”项目。

不到一年时间,“产业援疆”使新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国资委统计,截至2010年底,共有44家央企参与了新疆石油、石化、煤炭、电力等行业的投资开发,资产总额达到5739亿元,实现利润552亿元,上缴税金484亿元,央企对新疆工业增加值的贡献率已经超过了70%。

央企,正以狂奔的速度成为新疆经济发展的“顶梁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在此次会议上郑重表态:“新疆将在产业规划、资源配置、行政许可、税收政策、社会化服务等方面为中央企业在疆发展创造良好环境。”

而新疆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宁等专家认为,央企争先恐后地进入新疆,绝不仅仅是为了响应“援”的号召,其实质是为了“争”资源。

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网站数据,新疆的石油、天然气与煤炭资源储量分别占全国的30%、34%和40%。

在这次空前热闹的“援疆推介会”上,中石油总经理蒋洁敏高调宣布,“未来十年,中石油将投资3000亿元用于新疆地区的开发。”这相当于中石油前30年在新疆投入的总和。

最热闹的是电力和煤炭央企,中国五大发电集团(华能、大唐、华电、国电、中电投)以及国家电网、神华集团、三峡集团齐聚新疆,决定就地建设煤电基地,将新疆作为未来的大本营。

可是,“新疆的‘瘸腿经济’很可能会更严重。”王宁说,一眼看去,几乎都是能源、化工、矿产企业,“新疆的经济结构已经严重不合理了。2010年,新疆的重工业比重达到86.34%,轻工业仅为13.66%。新疆的大型企业占到80%以上,中小型企业不到20%,国有控股企业占到70%以上,非国有控股企业不到30%,这显然是畸形的经济结构。”

令人倍感欣慰的是,在此次会议中,新疆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和农牧业项目有了新的进展。中国南方航空已经计划将乌鲁木齐打造成西部门户枢纽,率先开通从乌鲁木齐到土耳其的航线。中粮集团也看中了新疆独特的番茄加工和红花产业,进一步打造新疆味儿十足的“中粮屯河”品牌。

虽然,这些项目与能源型项目相比堪称微不足道,但还是让王宁看到了曙光。“新疆的农产品和畜牧产品优势一直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而这部分才是附加值高的、可持续发展的,真正让新疆从中获益的。”

“大工地”的“增值”担忧

国资委主任王勇在会议上明确指出,将新疆打造成为国家大型油气生产加工和储备基地、大型煤炭煤电煤化工基地、大型风电基地。

除中石油将在新疆建立全国最大的油气生产基地外,中电投将斥资1500亿元打造新疆产业集群;神华集团也将投资1000多亿元,打造全国最大的现代化煤制油基地。

“这些央企虽然都在新疆生产销售,但它们的总部都不在新疆,因此,企业所得税是不在新疆缴纳的。”王宁用“大工地”来形容新疆所扮演的角色,表面繁华,内里空虚。

据王宁介绍,新疆在石油石化工业发展中所得到的税收,仅有资源税和增值税额的25%两项。“资源税只有不到5%,非常微薄,增值税额相对较高,但这些央企在新疆的生产主要以开发资源为主,并没有太多的加工和增值环节。”

那么,“十二五”时期的“产业援疆”到底能给新疆带来什么呢?

隶属中石油旗下的乌石化生产技术处处长薛援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在最新的中石油能源战略版图上,新疆将不再是“产地”和“通道”,而是大型石化“基地”。“这个变化就说明中石油会把越来越多的增值环节留在新疆。”

更让王宁充满希望的是中电投在新疆陆续投资的可再生能源项目。在伊犁,库什塔依水电站项目已完成主体工程建设,明年4月将可投产发电。在吐鲁番、哈密及和田,光伏电站即将投产,新疆丰富的光热资源将迅速转变为财富。

“新疆很多自然资源是得天独厚的,而新能源项目又是可持续发展的、增值较高的,它对环境、资源的压力也比较小,是非常适宜新疆发展的项目之一,这些项目将真正实现新疆经济发展的科学跨越。”王宁说。

用资源入股?

新疆地税局财产和行为税处处长陈跃年告诉《中国经济周刊》,2010年以前,资源税一直“从量计征”。“1993年,原油价格为480元/吨,资源税按照每吨12元征收,到2008年,原油价格飙升至4800元/吨,资源税也仅为30元/吨,折算成税率还不到1%。”

转机发生在去年6月,国家税务总局决定成立新疆税收政策协调工作小组,并随后与财政部联合下发了关于资源税费改革的通知。

按照通知,新疆成为了我国资源税费改革的第一个“试点”,主要内容是:原油、天然气资源税以其销售额为计税依据,实行从价计征,税率为5%,再按照综合减征政策,实际征收率在3.27%?5%之间。

改革效应立竿见影,新疆原油资源税的价格从每吨30元上升到每吨120元?190元,天然气资源税的价格也从每千立方米7元?9元增至每千立方米30元以上。据新疆地税局公布的消息,2010年,油田主要资源地巴州和阿克苏的年油田上缴资源税比2009年同比增长超过400%,而且,资源税所得将直接归油气资源开采地的县级财政。

但是,仅靠不足5%的资源税显然不是新疆的最佳选择。王宁认为,应该建立一个资源保障体系,用资源来入股,通过股权获得源源不断的收益,而不是“一锤子买卖”。通过合资、合作或者设立分支机构的形式实现企业在新疆本地缴纳税收,并带动当地产业和就业的发展。“当然,这需要探索和协调,但这是未来的方向。”

利民的实惠已经逐渐落实在当下。中石油已经作出承诺,将保障新疆的油气供应,并积极支持新疆煤制气业务的发展,承诺输送煤制气795亿立方米。神华集团也对新疆作出了煤炭不涨价的六条承诺,并投资乌鲁木齐的棚户区改造项目,为新农村示范工程捐款。

特色产业更需支持

在王宁看来,伊犁的天然牧场资源世界罕见,其肉制品、奶制品产业如果得以发展,伊犁就能被打造为集旅游和畜牧业产品基地为一体的“绿色城市”。但伊犁的最新定位是——国家煤炭基地。

这些变化让王宁充满了担忧:新疆是否有足够的能力消化巨额投资,是否能顶得住伴随而来的关于资源、环境、民生等方面的压力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必须要承认,新疆对资源的依赖已经到了极其危险的程度。”王宁认为,大量重工业企业的进驻很可能会带来环境污染的风险,而且,新疆本来就贫瘠的水资源更加无法承担高耗能企业的一再索取。

而且,新疆的运输能力也一再遭遇挑战。在大批央企入驻前,新疆的外销产品较少,运输能力也非常薄弱,如今,仅煤炭资源的运输就已经撑破了新疆的铁路运力网。

“新疆的铁路运力只有7000万吨/年。2007年,新疆才实现全疆电力联网,大部分为220万千瓦的运载能力,尚不能满足实际需求。‘西气东输’的一线、二线都属中石油控制,并未对其他市场参与者开放。那么多资源、能源,怎么运出去?”王宁说。

在王宁看来,每一次运输都是新疆的“双重损失”,因为,运出去的是附加值低的资源,新疆从中获益微薄,而拉回来的大多是空车,或者少量附加值高的产品,新疆需要付出更多来购买。

最让人担心的还是新疆的民生问题。据王宁介绍,入驻的央企大多是从事资源开发项目,属资金、技术密集型企业,在带动当地的就业率上拉力不足。“2010年,新疆的第二产业占到了46.8%,可就业人数仅占14.8%,而第一产业仅占19.9%,却承载着48.5%的就业人数。”

王宁认为,很多央企直接“打包”进疆,从管理人员到基层人员全部是外来人口,这让新疆的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转移面临着极大的困境。

新疆的棉花、瓜果、畜牧产品全国闻名,但相应的加工产业却一直举步维艰。“新疆的经营理念、技术水平和规模化生产还是比较落后的,这导致新疆的特色产业难以得到充分的发展。”王宁认为,这些产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可以有效提升就业率,改善新疆的民生水平,是新疆未来应该逐步探索的路径。

“现在,叫好的人太多了,思考的人太少,我希望,大家都冷静些,这将有助于新疆未来的发展。”王宁说。

央企在疆投资项目(部分)

中电投

乌苏热电厂,投资25亿元。

库什塔依水电站。

玛依塔斯风电一期。

吐鲁番、哈密、和田各建2万千瓦光伏电站。

伊南煤制天然气项目、霍城煤制天然气项目。

重组的四棵树煤炭、准东黑梭井千万吨煤矿项目。

中石油

成立11个分公司,2010年投资355亿元,实现营收3462亿元。

乌石化、克石化、独石化产能升级改造。

塔里木油田开发。

宝钢集团

重组八钢,投资143.98亿元。

神华集团

“十二五”期间将投资1000亿元。

中国电信

协助乌鲁木齐市政府建设公交车3G视频监控系统,投资3100多万。

“十二五”期间投资30个亿加快实施“村村通宽带”工程建设。

中国移动

与新疆边防总队共建“边防110”通信网络工程,投资3亿元。

中国联通

“十二五”期间将新建近千个通信基站。

保利集团

计划在新疆南疆地区参与铜矿建设。

中国南方航空集团公司

推出从乌鲁木齐到土耳其的航线,计划将乌鲁木齐打造成西部门户枢纽。

(李妍/中国经济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