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借贷之城信用坍塌 温州债主集体失踪事件频爆发

曾经是民营制造业之都的温州,已成为“借贷之城”。担保公司、投资咨询公司、寄售行,甚至地下钱庄云集,仅大大小小的担保类金融机构就不下300家。

一个月来,温州至少有20起以上的借贷人“跑路”事件爆发。

8月31日与9月1日,温州部落之神鞋业公司老板吴伟华与同区域内的永嘉县蝶梦儿鞋厂老板黄杰,不约而同地“失踪”了。

这在当地已是见怪不怪。一名市级政法系统的人士透露,这一波“跑路”的企业主,都或多或少牵涉到高利贷,本身也涉足借贷领域,已不是真正的制造业主了。

曾经是民营制造业之都的温州,已成为“借贷之城”。担保公司、投资咨询公司、寄售行,甚至地下钱庄云集,仅大大小小的担保类金融机构就不下300家。

一个月来,温州至少有20起以上的借贷人“跑路”事件爆发。一律师介绍,龙湾区是本次爆发的重灾区。他进入永强法庭办案时发现,通道里满目是相关高利贷案件的告示。

记者调查得知,有两起集资额达数十亿元的机构或个人,正处于摇摇欲坠之中,牵涉借贷者上千人。这些失踪的借贷人,到底面临怎样的难关甚至绝境?

表哥“失踪”

金胜华的表哥吴先生近期踪迹难觅,电话不通,店和厂关门停业。

金胜华年初把准备买房交首付的30万元放表哥那赚利息,最近外界频频出现借贷人消失的消息,想收回资金以防万一。可这几天问外甥女,说爸爸妈妈“出国了”;问他丈人,说“不清楚”。外界又传,表哥是欠债“跑路”了。这到底是怎么了?百般无奈,他电话给上海他们俩的共同朋友,请求出面问明状况。

“你叫他放心,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肯定会还他的!”9月4日深夜11点左右,接到上海朋友十来个短信后,吴先生终于回了个电话,坦露这次玩“失踪”的苦衷,“风声太紧了,搞不好就得吃‘牢饭’,还是先离开一两个月吧,看看情况再说,如果资金周转过来,就回来,否则,也只能任其处置了。”

吴先生是温州市瓯海区的私营业主,从事标准件制造领域。别看他小小的企业,5年前,每年均有三五百万的纯利润。他还在本地置下四套房,在上海康桥买下一套别墅。

然而,行业整体在走下坡路,吴先生的标准件企业工人从20人慢慢减少到5人,不仅产能不断萎缩,利润率也比5年前缩减了70%左右。“不做不亏,越做越亏。”他说。

今年7月,吴的一个做担保公司的朋友被某企业主借走一笔2000万的资金后,催要2个月无果,资金链非常紧张。于是怂恿吴暂时收缩本业,将闲资300万借给他,月息2.5分到3分。吴先生就此踏入了借贷领域,越陷越深。

“借贷之城”坍塌 温州一批债主集体“失踪”

“伪”实业集中崩盘

8月份,突然风云陡转。温州当地的借贷人频频出事,吴先生也陷入寝食难安之中。

“银行都在民间猛拉存款,他们揽存给出的短期资金利率,比给我这里高多了。”吴先生获得的亲友存款月息为2分上下,比银行存款低,因此遭到了四五名亲友的催收。而他向担保公司的朋友催债数次,都被以“没钱”为由一拖再拖。

此时,温州小企业主资金链崩盘的事例越来越密集。

8月29日上午,温州市区牛山北路德政工业区的温州耐当劳鞋材有限公司,一家办了20多年的企业,老板戴志雄这一天被传“失踪”了。吴跟戴打过交道,知道他除了做鞋业,也从事借贷。“肯定是出借的资金收不回了”,吴猜测,“出问题的人,好像越来越近了,做啥事都不能安心。”

两大因素让这些企业主跻身借贷领域,以实业为幌子,做资金投机的生意。

首先是不断高企的民间借贷利率,让借贷者有利可图。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2011年6月份民间借贷利率监测数据显示,温州民间借贷综合利率24.38%,虽然比上季度末回落0.43个百分点,依然处于历史高位。

其次是投资渠道的缺乏催生了借贷潮。温州附近的投资者,几乎全民热衷于楼市投资。但是,因为国家政策调控,整个市场成交低迷,作为投资替代品的民间借贷意愿再度高涨。

根据温州人行二季度储户问卷显示,民间借贷意愿继一季度创出新高后持续保持攀升势头,并首度超越其他投资方式,成为最合算的投资方式。其中,选择民间借贷的储户占到了24.5%,较上季度提高4.75个百分点,较去年同期提高11.25个百分点。

而选择房地产投资的占比则较上季大幅下降5.25个百分点。显然,民间借贷在逐步取代楼市投资的地位。调查显示,有40%以上的企业参与民间借贷。

“这一波,温州人挺惨的。”温州商会某区域分会的一名陈姓副会长有些许无奈,“实际上,实业早就成了幌子,你没实业,人家也不乐意将资金放你那。”

吴先生也是因为听从了担保公司朋友的建议,一直以来维持着企业运行旺盛的形象。为此,他还将本田雅阁汽车换成了7系宝马车。

“如贷款千万,银行月息仅6万至10万,而民间高利可获取40万到80万,使不少企业放弃主业铤而走险。”温州一股份制银行贷款业务部的负责人道出了驱使企业家放弃实业的原因所在。

五花八门的逃债者

陆续“失踪”的企业主,从当地法院的公告中可见其庞大的阵容。

8月30日,鹿城区法院发布了首个限制高消费令。28名私营企业主被列入限制之列,一知情人士透露,“这个公告中披露的人,实际上大批属于‘跑路’了。”

鹿城只是温州市区的三区之一,并非是借贷人“失踪”的重灾区。有政法系统人士认为,逃债者大多是在回避法律风险,但他们的部分资产是带不走的。

但是,另有企业界人士认为,这种‘跑路’应该分两种情况,其一是为了暂时躲避追债风头,最终要回来还债。“如果有实力,其实暂时‘失踪’一下,反而对借贷者有利。”吴先生称自己是一名真正的规避风头者。

另一种则是不再回来还债,任凭名下资产被处置。对此,记者从一名银行业务经理处及其他多个渠道调查得知,在乐清区域内,一企业资金链爆出后,企业主名下的资产就被处置了。

参与此类纠纷案件的杭州律师吴有水道出了部分赖债者的心态:“有的人把现金都带走了,资产则托人通过法律途径洗白,比如原本1个亿的资产被折扣为5000万。当然逃亡也不是好过的。”债权人出示法律依据申报债务后,根据比例分得债务方的资产余额,之后就不能再做法律主张了。

还有一种情况是,部分实力较强的借贷人,逃债之后,又重新假借他人接盘资产。因为,根据法院处置资产的常规,被处置的资产往往以8折以上的折价出售。

(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