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傅一河:腐败帮了谁的大忙?

一个人人自危的社会,还怕你“非法”集会,更不怕你“危害国家安全”,新刑法已经做出了解释。解释权绝对不由你。在一个人人都想腐败的社会,谁能成为真正的公民?

腐败强化了民心的堕落,使利益集团有了某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得意洋洋地甚至无所不用其极得收刮民脂民膏,乱费乱费乱乱费,万税万税万万税,身不堪受,苦不堪言,奈何之?

从小被宣传资本主义万恶,经常举一个例子,老人死在家中,尸体发臭,长蛆了,却无人知晓。老师斩钉截铁而又充满诗情画意:“生老病死靠单位,领导管饭管思想,吃不愁来穿不愁,社会主义真正好。”

一眨眼,风景这边不好。工人下岗了,农民失地了,市民拆迁了,书读不起了,病看不起了,工作不好找了,做好事被赖上了,救人后遭诬陷了;88岁老人菜场门口摔倒无人扶窒息死亡了。家属悲愤问天:难道助人为乐的美德就这样丢失了吗?

举把锄头挖根根。

“彭宇案”产生了一个混蛋法官。他宣判:“不是你撞的你为什么要去扶她呢?”“许云鹤案”的法官更有创新,“翻越马路栏杆的老太太受到车辆的惊吓”,于是判车主承担责任赔偿十万块大洋。

人老不可怕,就怕老糊涂,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也许老糊涂并不糊涂。今天任何人只要一踏进医院,家产万贯几天就搞光,几百万元也维持不到几年。不抓一个垫背的,谁来交医疗费?子女想交也交不起啊。

人死不可怕,就怕心死。心死了,人才能活。

逼良为娼,为虎作伥,助纣为虐,这些充满罪恶的词语,过去之用于奸恶之徒,现在都用在普通人身上了。这是个最好的社会,也是个最坏的社会:没有羞耻感、耻辱感的社会,人人自危、难以自保的社会。

始作俑者,谁?

我知道,任何一个社会都有阴暗面,社会主义不是天堂,资本主义也不是地狱。连富有“绅士社会”之美誉的伦敦近日一场抗议活动,引发骚乱烧毁商铺;但是,人家并没有动用军队加以镇压。而我们投入了几乎超过军费的费用以维持稳定。我们的社会稳定了吗?稳定得连老人倒在地上路人围观而不敢上前扶一把,这是一种怎样可怕的稳定呀?

不错,中国人素质不高,一向勤劳善良,一直苦大仇深,既无普遍法则,亦无信仰系统,逼上梁山,造反有理,无法无天。毛泽东就夸口自己“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是“马克思加秦始皇”。中国人最大的能力就是活下去。实在活不下去了就扯旗造反,造反之前好死不如赖活,在难以生存的地方创造出人间“奇迹”,毒油,毒米,毒奶粉都可以创造出来,受害者往往又是施害者。

这只是小巫。大巫呢?大贪,巨蠹。他们的事迹国人尽知,不摆了。一句话归总,领导没有带好头。有太多的事实证明,社会上的一切丑恶,可以说都是官员腐败带来的正宗或者副产品。

社会腐败了,人心涣散了,个个都想腐败了,他们就振振有辞了:瞧!这等素质,这等乌合之众,还想自由选举,还想言论自由,还想要民主制度。国家交给你们来折腾,那不是要天下大乱吗?天下一乱,养老金拿不到了,工资没有了,你们有什么好处呢?得!他们得以下大力气继续维持这现状,继续搞他们的那一套了,而御普世价值于国门之外。

所以,腐败帮了谁的大忙,明白了吗?

那么,腐败是有意为之?反腐败之所以反不下去,也是有意为之。这就不好说了。

一个人人自危的社会,还怕你“非法”集会,更不怕你“危害国家安全”,新刑法已经做出了解释。解释权绝对不由你。在一个人人都想腐败的社会,谁能成为真正的公民?

腐败强化了民心的堕落,使利益集团有了某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得意洋洋地甚至无所不用其极得收刮民脂民膏,乱费乱费乱乱费,万税万税万万税,身不堪受,苦不堪言,奈何之?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