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诚言:张召忠受了谁的欺骗?

p100109116
张召忠将军。

利比亚战争马上要以人民的辉煌胜利、卡扎菲政权的彻底覆灭光荣地结束了!一切善良的人们在衷心祝福利比亚人民的同时,千万不要放松对张召忠这一类政治骗子的警惕。因为多次“失败了” 的、断了脊梁的张召忠,尽管脸丢得够大,但并没有成为一只“丧家犬”!

当利比亚义军势如破竹般直捣阿齐齐亚兵营、剥夺了卡扎菲政权妄图垂死挣扎的最后一点资本之后,张召忠,这个一直在中国最大的官方电视台上人模人样地充当“嘉宾” “军事评论员” 的少将级教授,这个一直被其主子看好并颇听唆唤甘愿代人受过的资深喉舌,据说承认了自己对这场全人类都关注的战争发生了错判。真认错了的话,当然值得欢迎。但缴纳了无数税赋养活了这批“官人” 的民众有权追问:在关乎国家形象、关乎中国外交政策、关乎我国巨额投资安全的这场重要战事的解读上,张召忠为什么会视同儿戏信口雌黄、没有说对一句话呢?

这位“盲眼”将军似乎早有准备,这样回答:“我感触最深的,导致我预测不准的关键是,我被利比亚人民骗了,过于相信利比亚人民对卡扎菲的拥护,过于相信利比亚人民在镜头上的表情了。现在来看,我是被利比亚人民打败了—利比亚人民简直都是表演艺术家,明明在心里头对卡扎菲恨得要死,却非要在镜头面前表现出对卡扎菲的坚决拥护。这个表演水平太高了。这对我是个教训。”这种蜻蜓点水言不及义的检讨,与他肉麻地吹捧卡扎菲是伟大的民族英雄、卡扎菲和人民团结在一起共渡难关、卡扎菲在利比亚的支持率远高于奥巴马萨科齐卡梅伦在本国的支持率、就是被赶下台也会成为利比亚的丰碑相比,与他教训利比亚人民不知道珍惜幸福安稳的生活、诬蔑反对派被国内外敌对势力利用、威胁义军不要把卡扎菲逼急了否则卡扎菲将动用生化武器相比,与他恶毒攻击美法英等一大批主持公义的国家是抢石油的强盗、粗暴地干涉一个主权国家的内政、是颠覆合法政府的侵略者相比,与他一次次颠倒黑白妄测战争趋势、蓄意欺骗误导国内民众的大量评论相比,如此轻飘飘地声称只受了这么一点“欺骗” , 显然份量不足。如果张召忠真的那么单纯幼稚,如果张召忠真想吸取教训尽快成熟起来,我倒愿意邦助这个可笑又可怜的受骗将军剖析一下他究竟受了哪些欺骗,以便他提高认识擦亮眼睛,今后不再上当受骗。

依我看来,张召忠至少受了这样几种欺骗:

被卡扎菲的“光辉形象” 所骗。卡扎菲自1969年横空出世后,对外把自己包装成反帝反殖拯救阿拉伯世界的英勇斗士,尤其是他“长期以来,利比亚都致力于反美” 的言论与行动,都会被“打倒美帝” 思维长期熏陶的张将军视为可靠的难得的盟友。在国内,卡扎菲“以《绿皮书》和第三世界理论来教育大众” 的愚民手腕,以消灭剥削、推行公有制为名进行经济垄断的治经方略,取缔一切反对党、随意废除法律、以革命和人民的名义大搞一人专政的独裁统治,人人手中高举的卡扎菲画像、人手一册的《绿宝书》、矗立各地的卡雕像、极力宣扬个人崇拜的领袖颂歌等等、等等,都会唤起张召忠大脑底层的记忆,使他倍感熟悉和亲切。一旦在情感上引起共鸣,屁股自然坐在卡氏一边,在这次战事评论中就会不遗余力地挺卡扎菲了。

被过时的“主权至上” 论所骗。在弱小民族弱小国家争取民族独立国家解放、反对外国殖民主义的历史时期,“主权至上” 论有合理性和进步意义。推翻了殖民统治后,被人民授权的执政者运用主权维护本国涉外的合法权益,比如保卫领土领海领空不受侵犯、维护侨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这时“主权至上” 仍然十分正确和重要。相反,若在这些场合执政者不敢行使主权采取果敢应对措施,轻者免不了软弱无能之讥,重者会造成卖国祸民之果。但是,在内政上,执政者就应该具有“主权在民” “人权至上” 的进步史观,就不能凭借政权对人民予取予夺,莫于予毒。有的国家领导人自称“被关在笼子里” ,我们国家领导人也一再倡导“人民监督政府” ,就是这个理。在利比亚,卡扎菲一家控制了主要的政治权力攫取了大部分经济利益,民众既无选举权、言论自由权,也因高失业率高物价而生计艰难怨声载道,稍表不满,即遭关押、暗杀和飞机轰炸枪炮扫射。卡扎菲政权的合法性在他向示威民众开枪的那一刻起即自动丧失。可叹张召忠见不及此,硬袭用“干涉内政” “颠覆主权” 这些陈腔滥调做评论的价值标准,剑指义军和北约诸国,能不大错特错吗?

被央视等媒体的恶意宣传所骗。人们记得,利比亚战事一开启,以央视、环球时报为代表的主流媒体,就不体会我国政府在联合国两个“决议” 表决时如何投票的良苦用心,自甘堕落地把自己绑架在卡扎菲的战车上,一意孤行地反对利比亚人民争取自由民主的正义事业。这些无耻的喉舌一扫卡扎菲长期轻蔑中国的前嫌,给卡扎菲脸上敷上一层厚厚的伟光正金粉,赞美卡扎菲镇压民众是“维稳” ,恭祝卡军攻打班加西“胜利在望” ,把驻利外交工作人员靳蕾扮成一般侨民进行“连线采访” 以愚弄观众,欺负大多数中国人不识阿拉伯文字把“法兰西万岁” 译为“法国人滚出去” 给民主国家抹黑 ,对卡扎菲蓄意屠杀人民一声不吭却大肆渲染战争中不可避免的伤亡是北约制造的“人道主义灾难” ……总之,随着战事的每一步进展,这些媒体都能相机做出歪曲性报道和评论。心地单纯的受众还难免惶惑,本来就是非不分居心叵测的张召忠更会如苍蝇见血,当作歪评的素材。如此这般一次次恶性重复,张召忠怎能避免在错判的泥坑中越陷越深呢?

被官方制造的虚假民意所骗。张召忠把自己错判的原因归咎于误信了利比亚人民,虽多少沾一点边,但有假装糊涂、诿过于人之嫌。以张召忠的年龄和阅历,应该不难区分民意有真假,也应该洞察在专制社会民意不能真诚表达的苦衷,现在却把自己犯错的责任一古脑地推到不敢真实表达意愿的利比亚人民身上,这是不是诛心之论?就拿张将军来说,你在文革中高呼“打倒刘少奇!”是不是你的真实意愿?现在你一边在太平洋此岸疾言厉色地妖魔化美国、大弹爱国高调,一边煞费心机地把“犬子”送往彼岸深造,究竟哪一个行动代表了你的内心意愿?在人们连说真话都十分恐惧的地方,民意本是个奢侈品。张召忠所看到的民意,是卡扎菲政权一手导演的民意,历经沧桑的中国人早已屡见不鲜。张召忠不能透过民众被迫“坚决拥护卡扎菲”的表象、体察民众“其实恨得要死” 的内心世界,已是大大无能,继先把敢于表达真实意愿揭竿而起的民众诬为“暴民” “叛军” 之后,又用“利比亚人民简直都是表演艺术家” “这个表演水平太高了” 的油腔滑调,嘲讽在专制铁蹄下受苦受难忍气吞声的老百姓,充分暴露了张召忠及其同伙甘当独裁者鹰犬的丑恶面目。站在这种反人民的立场上,能乐于预见到利比亚人民的胜利吗?

文章写到这里,本来已经可以收笔,但张召忠一句“我是被利比亚人民打败了” 的 疯言疯语,又使我如同吞了一只苍蝇一般无比恶心。利比亚远在万里之外,与你何碍?那里的人民反暴政闹革命,我们不能施以援手,对一贯标榜以“解放全人类、实现共产主义” 为伟大目标、崇高信仰的国度来说,理应抱愧才对,为何从精英个体到主流媒体,一而再、再而三地大泼冷水恶语相加呢?可爱的张教授,利比亚人民闹翻身求解放,矛头对准的是以卡扎菲为首的反动派,何时向你和你们下过战书?你和你的团队又何时向利比亚人民宣过战?

你不打自招地供认被利比亚人民打败了,这话从何说起?莫非你们一伙在潜意识中一直把利比亚人民当做敌人?你纵有炮制几千万字垃圾论文之才,能说清、敢说清其中奥妙吗?

利比亚战争马上要以人民的辉煌胜利、卡扎菲政权的彻底覆灭光荣地结束了!一切善良的人们在衷心祝福利比亚人民的同时,千万不要放松对张召忠这一类政治骗子的警惕。因为多次“失败了” 的、断了脊梁的张召忠,尽管脸丢得够大,但并没有成为一只“丧家犬”!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