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美国副总统“炸酱面外交”发人深思

p110821102
美国副总统拜登一行在北京小吃店吃炸酱面。

美国副总统在北京小吃店进食,其实不值得吃惊,真正让人惊觉的应该是中国民众对拜登吃炸酱面的那种惊讶。如果百姓们都认为他们的官员不是那些会与他们坐在一起吃午饭的人,他们怎么会相信官员们会想百姓所想,急百姓所急,为老百姓办事呢?

美国副总统拜登上月访华时,在北京一家小吃店吃了一顿炸酱面午餐。这本是再普通不过的事,然而出人意料的是,此事在中国大陆的媒体和网络上引起了巨大反响。无独有偶,刚赴华履新的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也被看到在西雅图机场轻车简从,自背双肩包用折扣券买咖啡,其平民形象让中国民众心里五味杂陈、感动了好一阵。

在美国是一人之下的堂堂副总统,访华来到北京城,午餐时到鼓楼旁名不见经传的小吃店,一行五人花七十九元吃了五碗炸酱面。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留下了一大堆疑问和感叹。

这家小小的姚记炒肝店,过去接待最高职位的食客,恐怕也只是北京市某区的副区长之类,突然间,美国副总统前来赏光,使中国民众一时十分不解。

最先令人怀疑的是,在物价高涨的北京,美国副总统一行五人吃顿午餐只要七十九元?网民们认定店家给了美国人特价。但是,网民和记者实地考察后,发觉拜登并未获任何打折,美国副总统一行五人确实只花了不到十二美元吃了顿简单的午餐。

苦于美国高官的午餐与中国目前的现实差距实在太大,中国网民不得不刨根究底,要找一个说法。于是乎,有人解读为美国副总统是想藉中美物价差别,来暗喻中国应该让人民币大幅升值;有人更把拜登吃的这碗炸酱面称为反华炸酱面,因为其真正目的是用来反衬中国某些官员的贪腐浪费、穷奢极欲。还有人在报刊撰文称拜登省吃俭用是向中国人传递“美国愿意与各国民众节衣缩食共渡危机的决心”,以增强中国民众对美国及美元的信任感。

然而,不管拜登这碗面的真正目的为何,在美国华人看来,美国官员上普通人就餐的餐馆吃饭,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了。确实是他们平日真实生活的写照。

如果你是纽约的华人,经常在曼哈顿唐人街就餐,就常常会在餐馆中邻桌上见到纽约市官员。像亿万富翁彭博市长,就是唐人街中餐馆的常客。

在华盛顿,前美国总统老布殊任副总统时,经常携家光顾一家叫北京楼的中餐馆,七八个人,吃的也就“老一套”的六个菜:烤鸭、芹菜、乾煸牛肉丝、椒盐明虾、北方牛排和四季豆。其儿子小布殊当上了美国总统,吃中餐光顾的也是这家属中档水平的餐馆。

再看现总统奥巴马,前几天携家出外度假,也是自己上外卖餐馆叫餐,同柜台上年轻人有说有笑,自己付钱后提了餐点回屋与家人共享。

十九年前,前美国总统克林顿去纽约麦迪逊广场参加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在路上拐进一家麦当劳,吃了一个平时特别爱吃的大汉堡,然后才前去接受提名参选美国总统。此举被认为是向美国百姓显示其亲民,与普通民众一样热爱食大汉堡。如果说他当时还能为此举获得些印象分的话,现在美国总统候选人依样划瓢,已成东施效颦,拉拢不到民心了。

在美国做官,在吃饭等日常生活事务上绝无特权。有时给他们特权,他们还不敢要,因为怕因此得罪了选民。像前纽约州长派特森与助手和家人去看球赛,被揭出用的球票是扬基队送给市府的免费票,还被迫要自己为球票付钱,并被罚款六万美元。

上述获两代布殊总统亲睐的北京楼中餐馆老板,有次看到当时美国国务卿鲍威尔他餐馆柜台前,一声不响地排队等位入座,就上前招呼说,将军,你的位子已经有了,请跟我来。这样才免去大高个的鲍威尔在柜台前久候排队。

美国副总统拜登的这碗炸酱面,可谓“四两拨千斤”,为美国观念做了个成功的大广告。中国网民认为比中国花巨款在曼哈顿时报广场打大屏幕国家形象广告,效果要好得多。其实,大屏幕广告是要打的,炸酱面,也是要吃的。

美国副总统在北京小吃店进食,其实不值得吃惊,真正让人惊觉的应该是中国民众对拜登吃炸酱面的那种惊讶。如果百姓们都认为他们的官员不是那些会与他们坐在一起吃午饭的人,他们怎么会相信官员们会想百姓所想,急百姓所急,为老百姓办事呢?

(星岛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