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傅一河:教师不是你的家奴

如果我不幸,摊上这个“日日捐”,我就直接上书主管教育的温家宝。问总理,你为什么不“日日捐”?

我很久没写教育题材了,没为教师说一句话。既不敢说好话,也不愿意叫苦,反正是遭骂。该受的受,不该受的也受,实在是憋气窝囊。教师造了什么孽,要受到全社会的谴责与诅咒。这又是谁造成的?

请看湖南省长沙县,辖区内所有的中小学从去年开始,每天捐款一元钱,直接从工资单上扣除。该项活动得到了县委县政府的同意。

“ 捐款帮扶贫困”,一日尚可,而天天不可;教师有“日日捐”的义务吗?长沙县慈善会会长如是说:“你们老师按道理觉悟是最高的,思想境界也是最高的,不在乎这三四百块钱吧。”查!这个会长捐了多少?当年汶川大地震,我捐了一个月的工资,1800元,名“特殊党费”,也不是从工资表上扣。本单位党委后来补贴了捐款的三分之一。这还是通情达理的。

捐款变强制,并非一地之个别。很多地方甚至连文件都不发一个,直接从工资里面扣。腹诽者多,直言者无。

我呼喊:政府官员,教师不是你的家奴。教师不是唐僧,扑来的却是妖怪。连导游都不愿意带教师团,教师为五毛钱都会跟卖菜的老农算得清清楚楚。但为什么不敢与强制捐款说“不”呢?说穿了,教师依附性的地位决定了,政府拿捏住教师的命门。毛泽东说,知识分子是毛,依附在工人阶级身上。现在工人阶级没了,就依附在政府身上。给你半斤就半斤,给你二两就二两。教师不是自己养活的,而是由政府养着的。这是一个横行霸道了几十年的极其荒谬的观念。教师长点工资,政府大报小报宣传;立个教师节,政府就说重视教育。今天谁不知道,中国的教育经费远不及非洲穷国乌干达。当地教师月工资几百元,竟然叫人日日捐。还有点良心没有?

今天,教师不高尚。社会不同情,骂老师是“绑匪”,给了钱不撕票,不给钱就冷落。谁是最大的“绑匪”?谁是绑架教师的“绑匪”?有的地方的政府行为简直是“逼良为娼”。

教师不高尚,校长不高尚,校长带头加入吃教师的大餐,为虎作伥。

不是办教育,而是吃教育。有的地方政府伙同一些合法或者非法的部门一起吃教育、吃教师、吃学生,将善款化为私有,披着慈善外衣犯罪。他们向全社会公布了帐本没有?有本事就挂在网上,鼠标一点,一目了然。如果不明不白,吃喝嫖赌养情妇,而由教师埋单,岂不是天下第一弱智?

中国有个教师节,何不增加一个教师税,就叫“一日一元税”?

教师是什么人?是领导的家奴。少吃一点,饿不死你就得。端谁的碗, 受谁的管,有本事不要这个饭碗,就不叫你捐款。如此恶权,天下第一!

如果我不幸,摊上这个“日日捐”,我就直接上书主管教育的温家宝。问总理,你为什么不“日日捐”?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