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fito:自取其辱

p110903108
北大教授饶毅。

出国归国,在现代社会不过一正常形为。不敢说是全部,但可以肯定是绝大部,包括五十年代初回国的那批人,出国回国都是为自己。有些人如饶教授,不甘在异国做个学界名教授,要做社会名人,要统领一方,呼风唤雨。有些人是要抓住机会,创业赚钱。有些是不适合异国的生活方式,还是回国能找到如鱼得水的感觉。还有极少数,如钱学森,无端受辱而致一腔恨愤,故投奔新主以泄平生之恨。其实这些都是堂堂正正的理由,完全无可非议。人人都为自己取得更大的利益,实现更大的价值而寻找机会,努力奋斗,这是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但有些人却利用中国持殊的政治社会环境, 明讽暗奉,搞些堂皇的理由,对下妖言惑众,对上迎合助势。出长远出发,这种人对中国害多利少。

最近有个名饶毅的北大教授因没选上中国院的院士搞的风声很大。社会舆论好像是一边倒,讨伐科学院的黑暗。饶教授本人也以受害者面目出现,声泪俱下,发誓今后决不参选,搏得一片同情支持

中国学术界的腐败黑喑就如中国大部分其它公共事业,基本是明目张胆的进行,凡正常中国人都很清楚,无需饶教授以牺牲自己院士的壮举进一步证明。倒是饶教授是否真值得同情需要探讨。

饶教授在中国最俱吸引力的头衔是美国著名教授,上网查了查,他是美国教授不假,是否著名则不很明确。著明这个概念比较模糊,很难定量。爱因斯坦是科学家,全世界都知道,他的著名没有异议。还有些人是在自己的专业内著名,饶也许是这种著名,但不知为何他在中国搞的有如爱因斯坦,是妇孺皆知的美国教授,大科学家。

饶教授弃美国回中国的原因据他自己说是因为美国911后失去了道德领袖的地位。看来这位道德君子相信中国已成世界的道德领袖, 故要前往朝圣。饶教授 一再宣称自己只是想做科学研究,看来他认为埋头搞科研做学问中国是比美国更好的地方。

饶教授现在回中国其实正如他当年去美国,为他自己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更适合他自己的生活环境。他的那些堂皇的理由,包括为了推动中国科技事业发展,全是扯淡。这人看似对中国学术界的那一套深恶痛绝,其实他深谙此道,很清楚在中国怎么搞科学研究,你看他不是创造性的提出台湾人发表科研文章应署China吗? 他狠批中国科学界浮躁,自己却这个长那个主任搞了一堆官衔。他对中国学术界的批评,是因为他自恃有美国名教授的头衔,挟洋自重,以示权威和不同,得以取得社会轰动效应。只不过他搞过了头,中国那班人索性来个我是流氓我怕谁,明目张胆就是用中国规则把你搞下去。当然这是假设饶教授确实有做院士的资历,否则他那全国人民为之义愤不平的委屈冤枉就莫名其妙了。

饶教授的专业本人不懂,但从他的中文博客中实在没看出他有什么深刻的思想,只是一些中国文化如何优秀的陈腐老调。他号称是科学家,对科学这一西方文化中最精华的部分也没觉得他有真正的认知。也许他发表过不少专业文章,但对某个具体领域的技术专修并不证明对整个科学精神的理解。比如对宗教,他那些做作的行为,夸张的言词不过是极力想向世人显示他是科学家,故和宗教势不两立。其实宗教和科学起源于同样的,在本质上是相通的。两者后来分道扬镳,现在的西方社会中科学已是压倒性的优势,完全无需饶教授再去挺身而出,和教会拚死一斗,壮烈的烧死在十字架上。

出国归国,在现代社会不过一正常形为。不敢说是全部,但可以肯定是绝大部,包括五十年代初回国的那批人,出国回国都是为自己。有些人如饶教授,不甘在异国做个学界名教授,要做社会名人,要统领一方,呼风唤雨。有些人是要抓住机会,创业赚钱。有些是不适合异国的生活方式,还是回国能找到如鱼得水的感觉。还有极少数,如钱学森,无端受辱而致一腔恨愤,故投奔新主以泄平生之恨。其实这些都是堂堂正正的理由,完全无可非议。人人都为自己取得更大的利益,实现更大的价值而寻找机会,努力奋斗,这是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但有些人却利用中国持殊的政治社会环境, 明讽暗奉,搞些堂皇的理由,对下妖言惑众,对上迎合助势。出长远出发,这种人对中国害多利少。

饶毅的言行让人想起钱伟长。当年钱宣称美国使馆在他签证时问他如中美开战他将如何处置,他大义凛然地回答当然是站在中国人一边。问题是近百年来到美国使馆签过证的中国人可能已不下几百万,笔者接触过的也在百人以上,从来没有人说过美国人问出这种问题。方舟子就此好象也有过疑问。钱被打成右派与饶的院士落选,时代不同表象非一,然本质相通,人品类似。看似无端受辱,其实都是自取其辱。

(华夏快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