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戴志勇:莫轻视一张选票的分量

p110903105
中国知名网络人士李承鹏5月25日在微博上表示要参选人大代表。

有人说,候选人我都不认识。但这并不妨碍你按照自己的意愿,去选择单位所在地、户籍地或常住地登记为选民,去推荐自己中意的候选人,即便他的名字没有出现在选票上,你也可以在另选他人栏里,填上一个让自己放心的名字。这一切都在法律框架之内,你认真,人大选举就真。

投票日即将到来,请把选票投给那个你想选的人。1918年11月17日,梁济问儿子梁漱溟:这个世界会好吗?——你手中这张小小的选票,便是答案之所寄。

最近上街或上班,你不经意就会看到一条横幅高挂半空:“人民代表人民选,选好代表为人民”。红底,黄字,说出了代议政治的基本道理。从2011年到2012年底,中国将产生两百多万县乡两级人大代表,涉及选民十亿以上。

一场全世界最大规模的选举正在中国进行,它跟你我的日常生活乃至前途有深刻关联。对此认真,世界便会慢慢变好,对此一笑而过,世界便会一切照旧,甚至越来越糟。

这不应是一场静悄悄的选举。不仅因其体量巨大,更因它是行使中国人政治权利的最重要路径,而政治权利的实现,是一切经济与社会权利的终极保障。做好这场选举,习近平所说的“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才可能得到落实。

我们已看过太多权利被侵犯而得不到救济的事例,但我们不能一边抱怨,同时却将这张选票轻轻放过——对所有转型社会来说,选票是最重要的解决之道。“一府两院”的负责人,都由全国人大选举产生,并受其监督,对其负责。

人大,中国的宪法赋予其在中央、在地方最高权威。但他的权威,就取决于你是否自主地投出了这一票。中国代议制,间接选举的根在直接选举,全国、省、市人大代表的产生,奠基于县乡两级人大代表的自由选举。而县乡人大代表直接选举的成败,就看你我如何对待手中这张选票。你放弃,改良的动力便少一点。

有人说,候选人我都不认识。但这并不妨碍你按照自己的意愿,去选择单位所在地、户籍地或常住地登记为选民,去推荐自己中意的候选人,即便他的名字没有出现在选票上,你也可以在另选他人栏里,填上一个让自己放心的名字。这一切都在法律框架之内,你认真,人大选举就真。

即便候选人,中国法律也有容纳选民真实意思表达的“预选”程序。只要选民充分参与,足可使正式候选人的确定过程更阳光,更公正。早在1998年,在北京门头沟区龙泉镇选举分会三家店选区,选民们已成功激活过这一程序。

作为选民,你也不用担心被别人威逼利诱。2010年刚修订的选举法第三十八条规定:“全国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选举,一律采用无记名投票的方法。选举时应当设有秘密写票处。”这个秘密写票处,将试图操纵选举的黑恶势力阻挡在视线之处,选民尽可表达自己的真实意愿。

为了防止投票与计票环节的猫腻,广东省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实施细则第三十四条说:“监票员、计票员由选民小组长会议协商推选,经参加选举大会过半数选民同意后确定。”

你要做的,是在选举过程中要求落实这些法律。白纸黑字,不能更改,不容亵渎。否则,选民可以申诉,更可告至法院。破坏选举,会被治安处罚直至以刑事犯罪论处。

依靠这些法条,立法者其实已经搭建了一个基本框架。循此,选民们在一定程度上已可选出自己的利益代言人。这个由宪法、选举法和各地实施细则搭就的选举流程,大致可以保障选民们的政治权利。但规定是死的,有待你我去一一激活。选举不仅是选举委员会的事,数以亿计的选民才是中国走向社会主义民主的真正根基。

但只有较真的选民才能成为这样的根基。这样的选民,除了“计较几毛钱的菜钱”,还要在选举过程中斤斤计较自己的选举权。从选民登记到推荐候选人,从投票到选择计票与监票员,种种细节做足,选举权才有望从纸面走向现实,选民才能选出一个自己的代言人。

给自由选举创造空间,让选民自觉的表达,鼓励选民自主选出人大代表,这固然是在给权力套上笼头,同时也是在使“一府两院”更接地气,让中国的政治稳定拥有经济与体制上的双重保障,让中国的根本政治制度更好落地,为高高在上的权力,提供软着陆的通道。选民与执政者,一张选票,承载着双赢之局。

很多地方的选民登记已结束,初步候选人名单已公布,正式候选人正在“酝酿”。投票日即将到来,请把选票投给那个你想选的人。1918年11月17日,梁济问儿子梁漱溟:这个世界会好吗?——你手中这张小小的选票,便是答案之所寄。

(南方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