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洪巧俊:韩寒这个叛徒

p110705106

当韩寒成叛徒,叛徒这个词就不再是贬义词了,叛徒这个词也就注入了新的内涵。

韩寒是叛徒,还是当今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叛徒。他的博客点击率数亿,居中国之最,当今也无人能超越。

正所谓时势造叛徒。说韩寒是当今最有影响力的叛徒,那是实打实的,没有半点虚高的成份。但是在上个世纪,有叛徒的影响力要比韩寒大,比如刘少奇,文革时期,他不仅是叛徒,还是内奸和工贼。那个时期,叛徒是很多的,反革命也是很多的,今天你是革命者,明天你就可能成反革命或者是叛徒。

叛徒韩寒,不是我给他定位的,他在接受凤凰卫视“非常道”采访时说:“我肯定是个叛徒”,有意思的是他还创作了一首《叛徒》的歌词:“叛徒,这是个很久远的事……”他可能没想到叛徒并不久远,就发生在身边,且叛徒就是他自己。他不愿当公共知识分子,但他要当一个叛徒。

美国《时代周刊》不是谁都能上的,但韩寒上了。美国人将他定位为“中国文学的坏小子”,那是人家太了解中国的现实情况,说韩寒是“坏小子”,中国人就不会认为他是个亲美派,不会被打成“叛徒”、“卖国贼”。事实上,早有人论述美国定位韩寒为“坏小子”并没有恶意,而是正话反说,且更具影响力。本着一分为二、实事求是的态度,美国人其实是热捧、拥护韩寒的。毛主席老人家早就说过: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依此“最高指示”,美帝国主义拥护的韩寒,我们是不是要坚决反对?

说韩寒是叛徒那是铁板钉钉的。韩寒是一个靠写作起家的,他不但不紧密团结在以中国作协为核心的周围,而且背叛组织,狂言要解散中国作协,说苏式作协体制没有必要存在,还写了篇《文坛是个屁,谁都别……》,不是作家的叛徒,能写出如此有辱斯文的文章来?作家王朔是个典型的文痞,韩寒率性,绝对不是,他只是一个典型的叛徒。不是吗?当有人说他是当代鲁迅,他却说:“我只想做自己,不做什么人第二”,鲁迅是文化旗手,他却不跟着旗手跑,这不是叛徒又是什么?在那爱国主义的狂潮中,掀起了一股“抵制家乐福”和“反CNN辱华”事件,韩寒却用辛辣尖锐的博文进行批评,这难道不是叛徒、卖国贼的行为?网友因此而骂他是西方列强的走狗。

虽然韩寒不愿做鲁迅第二,但他甘愿做一个叛徒,他从小就是以叛徒出现的,背叛了应试教育,也是中国教育的最大叛徒。鲁迅先生在《华盖集•这个与那个》说,“中国一向就少有失败的英雄,少有敢单身鏖战的武人,少有敢抚哭叛徒的吊客,见胜兆则纷纷聚集,见败兆则纷纷逃亡。”这个“敢抚哭叛徒的吊客”不知鲁迅要表达什么?难道鲁迅先生站到了叛徒的立场?有人说鲁迅这里所说的“叛徒”,是敢于叛逆,有一种反叛精神,甚至是思想上、主义上的“叛徒”。如果从这方面上来分析,韩寒不是叛徒又是什么?

历史也有颠倒的。当秦桧是革命的宰相时,岳飞就是叛徒。袁崇焕被誉为民族英雄,那时后人给他的,在崇祯皇帝眼里,他可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叛徒。可以说,像岳飞、袁崇焕这样“罪孽深重”的叛徒能历史上留下姓名还是少数,大多的“叛徒”还是被历史淹没了。

韩寒的粉丝成千上万,这说明韩寒还是一个被人拥戴的叛徒。不知这个当今“木秀于林”的叛徒,会不会被历史的长河所淹没?不管未来如何,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当韩寒成叛徒,叛徒这个词就不再是贬义词了,叛徒这个词也就注入了新的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