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XUPING:好一个“光辉的岁月”!

就象人们常说的:谁种下苦果,他自己遭殃。“光辉的岁月”搞得有多热乎,日后得到的回报也有多热乎。这是被历史已经证明并且必将继续证明了的。

一位网友留言介绍:《乌有》网上有一部“毛泽东主持会议”的电影。我以为是以前没有见到过的电影,打开才知道是九大记录片。这种货色,那个时代过来人我的早就领教,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内容可观赏。可既然打开了,也就再看了一遍。

五十多分钟的电影场面,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那就是:整齐划一。——不断的整齐划一的“万岁!万万岁!敬祝万寿无疆!”的口号声和整齐划一的掌声。几千个“全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的代表大会的代表充当着造神工具,沦落到了红卫兵的档次;那位“神”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这样的“衷心而人又热烈的爱戴”。这样的场面在以前“文革”期间观看,居然没有感到什么不正常。然而,星移斗转,在天翻地覆后的今天再看,只能给人一种极其怪异的感觉。

而这一令人不堪回首的时光,在《乌有》网介绍这部电影的文章里,竟然被无限留恋地和深切怀念地誉为“光辉的岁月”!

具有极大讽刺意味的是:就在这“光辉的岁月”里,在这场闹剧上演之前半年不到的时候,该组织曾经的二把手和国家主席成了“叛徒、内奸、工贼”;而在此后的一年,与“神”共同粉墨登场的一常委成了“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反革命两面派、托派、国民党反共老手……”;再过一年,陪伴“神”左右的、党章明定的“接班人”成了“卖国贼”!

“光辉的岁月”,难道就是这样打造出来的?

有网友指出:这样的场面,和被批判某邪教组织的活动十分相象。说得非常在理,请看:教主的被神化、教义的不容违抗和信徒的痴迷疯狂,哪一点不与邪教组织十分相象?你再去找找看:有哪个邪教组织、土匪集团、流氓帮会或者黑社会,会如此频繁地和如此冷酷无情地把自己核心成员往死里整的?

就在这场闹剧的上演中,“神”还表演了精彩无比的一幕“选举”丑剧。他为了显示宽宏大量,决定(看到吗,是他们决定的,而决不是什么“选举”出来的!)让某些“老干部”继续呆在中央委员会里。但是,他又不希望这些人在“选举”中得到较多的得票数,以免太难看。于是,根据这一目标,经过精确的计算,他在“选举”前就布置好:多少“代表”给这些“老干部”中的谁投赞成票;多少“代表”给投反对票。并且为之还进行了预演……

他们这么做,竟然还有脸把“民主”两字挂在嘴上!

“光辉的岁月”无奈好景不长,只能是短命的和风云不测。

也许“神”自己也感到这样的丑剧演得太过分、太难看,于是在这场闹剧高烧热还未退尽时,就宣布造神运动要降温。——真不知《乌有》网的介绍文章,又怎么会感觉出“光辉的岁月”来的?

即使在1976年的9 月,人们还要朝着“神”尸“宣誓”,要将其“事业进行到底”;而仅仅过了一个月,人们就为“神”妻成了阶下囚而欢呼!

无独有偶,世界上有这样的“光辉的岁月”也不止一家。但是,都同样短命和风云不测。

罗马尼亚曾经也有过“光辉的岁月”。1989年的党代会还向着他们的“神”响着“暴风雨般的经久不息的掌声,而到了年底,在“神”夫妇身上响起的却是无情的枪声。

伊拉克曾经也有过“光辉的岁月”。他们的“神”在获得100%的选票后不久,就被他的“选民”处以绞刑。

利比亚曾经也有过“光辉的岁月”。电视台前几天还在播放的黎波里拥戴他们的“神”的画面,而一夜之间,他就成了过街老鼠。

当然,还有一直把“光辉的岁月”维持到“神”的第三代的我东北邻国。可是,汪洋里的这条孤舟,你能相信它还能行驶多久?

利比亚的卡扎菲政权依靠暴力存在着,也灭亡于暴力。这是因为:他们长期的“光辉的岁月”,使民众得不到民主素养。因此,民众最终将诉诸暴力作为解决问题作为唯一选择,是个必然。同样,领导对自己违法视若无睹(譬如:宪法),民众又怎么可能严格遵纪守法?领导在尽情地挥霍着公款,民众又怎么可能爱国如家?

而相反,在俄罗斯,正因为有了戈尔巴乔夫在苏联解体前几年的民主化,才使得共产党有机会继续生存。

就象人们常说的:谁种下苦果,他自己遭殃。“光辉的岁月”搞得有多热乎,日后得到的回报也有多热乎。这是被历史已经证明并且必将继续证明了的。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