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今昔:出国的理由

什么时候,国人的生活体验能走出生理之欲和占有欲?出国的理由能像汤姆的那样简单?

“你为什么来美国读更高的学位?”谈完工作的事我们谈中国,汤姆突然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汤姆是美国白人。

我一时语塞。没有等得及我的回答,汤姆帮我回答了,“是为了学习美国的科学和技术,是吗?因为中国的科技比美国落后至少二十年。很多人学完后把美国的最新科技带回中国帮中国发展科技。”

汤姆的善良的动机猜测让我有些脸红。我摇摇头,吞吞吐吐地说不完全是。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不是“不完全是”,而是完全不是。当年出国,一方面是赶时髦,更主要的是一种能力和智力的证明,因为当年自费来西方求学并不容易。更深一点的动机则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这种“更好的生活”包括物质上的富有和精神上的自由。

如果跟汤姆说这些,他未必能明白。因为尽管他精神上很自由,但他在物质上从来没有富有过。还因为他经常出国。在他工作的三十多年里,他呆过八个不同的地方,其中一半的时间是生活在国外,已在四个不同的外国地区住居过:日本,中东,南美和中国。他在中国只呆了一年,正计划再去中国工作几年。

“你去过的国家的生活质量都比美国差很多,而且语言不通,文化不熟悉。那么,你是为了什么而出国呢?”轮到我好奇了。

几乎没有任何思考的停顿,汤姆脱口答道:“不同的生活体验呀!”没等我接话,他接着说:“不同的语言文化、不同的饮食习惯、不同的生活方式,正是这些不一样不熟悉,对我来说具有挑战性的神奇和刺激。每换一个地方总让我激动好一阵子,如同开始一段新的恋爱似的。我总是力图跟当地居民生活在一起,了解他们的生活,学习他们的语言和文化。等我熟悉了一个地方后就换到另一个地方。不过三年前因为公司调整部门,可惜只在中国呆了一年。我没有多少钱,只能申请公司驻国外分公司工作,边工作边探奇和挑战新生活。”

每一段完全陌生的生活,对汤姆来说,享受着新鲜和刺激。记得我刚来美国时,正是因为语言和文化的挑战,让我体味尽了苦衷,从来没有体会到像汤姆所说的那种神奇感。我在想,为什么我们会有这种差异?也许,当年我把美国当成了人生的终点站,所以要突破语言关来解决生计问题以致居留身份问题,费尽心思了解当地文化和风俗并试图融入主流社会。到头来,还是尽量躲在中国人的社区里,埋怨着难以突破的种族文化天花板。而汤姆呢,则把出国当成他生活的驿站,他在享受每一个与过去不同的生活过程。所以, 一个新的环境尽管对他来具有挑战性,但这种挑战本身也充满神奇。也就是说,我们有不同的出国的理由和目的,也折射出不同的生活目的和态度。

另一个美国同事约翰,也是个出国狂。五十岁以前,他花掉了所有挣的钱,走遍天涯海角。上,到了喜马拉雅山;下,到了深海潜水。 除此之外,他还给自己制造了无数个独特的生活体验。最独特的一次,是他没有带任何饮食,丢掉了所有的现代通讯设备及一切人类文明产品,赤溜溜一个人到了一个绝没有人迹的深山, 想要回归人的原始本性和生活。我当时不好意思问他是不是真的一丝不挂,但他的吃喝全是山上的自然产品是真的。他在山上住了整一个星期,才回到人类的群居生活。他说他很幸运,在山上时没有碰到任何比他强壮而饥饿的动物。他走下山不是因为生存问题,而是不能忍受没人说话。到了五十岁时,约翰有些跑不动了,想要个女人筑个家共享余生。于是,他去了菲律宾的一个漂亮的海滨沙滩,拐回一个妻子。以前他去过一次,对那儿的沙滩和女人的印象深刻。第二年,他给公司每一个认识的人发了个邮件,骄傲地展示上帝送给他的大礼——妻子和孩子的照片。

还有个美国朋友杰夫,不仅出国而且出了陆地。高中毕业后他没有按部就班地上大学,而是化掉了所有的积蓄加上父母的一些资助,买了一条机动帆船。开着船从美国的西海岸出发,南下探奇游历一直到了东海岸,吃住全在船上。没钱填饱肚子时,他把船固定在一个专门泊船的地方,上岸打一段时间的工。如果钱够生活一段时间的话,开着船又继续往前走。等到他游完了所有该去的地方,八年过去了。之后,他重新拿起书本开始上大学,而后找工作,交朋友。一晃又是十年。等他发现身边的朋友的年龄越来越小时,才意识他到了该为社会尽义务的年龄。因为好奇着不同的文化,快到四十岁时找了个中国女人结婚生子。现在全心全意地为了孩子和家而努力地工作着。不过他最乐意谈的还是他那八年的船上的漂泊生活。

美国人是个没有故乡的移居民族,几乎没有人一辈子只生活在一个地方的。不仅如此,出国旅游是大多数美国人的最大爱好。中国人正好相反,故乡情结深重,漂泊异国他乡的落叶最终都要归根。如有可能,大多数人是不愿意走出故乡的。可是,自从能走出国门,中国人落户到了全球的每一个角落。除了近一个世纪前,有些人出国是为了救国救民外,大多数人则是为了谋得更好的生活。中国的近两个世纪处在动荡不安中,寻求避难所或为了更好地生活而出国在情理之中。

如今,中国人富了,有钱的人多得数不过来。按说,这个落叶都归根的民族不再因为寻求更好的生活而颠沛流离地到他国求生了。可是,今天的出国潮仍然是一波又一波的,出国的主流恰恰是有钱人。他们送孩子出国,送老婆出国,送二奶们出国…… 不过,出国的理由,较之二十多年前出国潮的穷学生们要复杂得多。送孩子出国,是为了接受更好的教育,也是为了更安全更好地生活环境。也就是说,有了钱在中国也买不到好的教育和好的生活。送老婆出国,则是为了转移财产,这些财产有来路明、大多则是来路不明的。无论明暗财产,反正在中国是无处可存。尤其是那些取之于民的财产,用之于民就在劫难逃了。送二奶们出国呢,就有点不明白了。既然花钱花情另谋一室,为何要远送他乡?像转移财产一样转移感情?亦或像设置渡假公寓一样而设置渡假情人?其实,我想更多的原因是二奶们也是富人们的一项财产,放在中国不安全。

海外华人呢,尤其是男人,也在涌现“出国潮”。不过,这次出国潮不是到别的国家去,而是回到起点——中国。回国的理由很简单,那边有的是金钱、荣誉和成堆的廉价的美女。这些,能堆出中国男人的自信心。

与西方人相比,国人更愿意把一辈子的生活体验放在追求占有尽量多的资源上,包括物质上的和人的资源。这就是为什么,没钱的想尽办法赚钱,正当的好、非正当的也好,有钱便是娘。有了钱呢,男人的首要任务和最大爱好是收集女人,把所有的快乐体验集中在女人身上,因而,衡量个人成就大小的标准之一就包括占有女人的多少。因此,国外的二奶村成了中国男人的一道独特的风景。

什么时候,国人的生活体验能走出生理之欲和占有欲?出国的理由能像汤姆的那样简单?

(华夏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