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鲁直:新刑事诉讼法草案 警惕锦衣卫卷土重来

锦衣卫权力虽大,好歹还要皇帝批准,而且只有一个皇帝。而新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如若实施,只要“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决定”,即可遍地公检法三合一的锦衣卫侦骑四出,缇骑按剑而前。我等草民,只有乖乖地闭嘴、销硬盘、关手机、引颈受戳吧。

8月30日,历时近8年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终于揭开面纱,开始征求公众意见。

立法、修法这个事儿,历来都是居庙堂之高者们操心的事,虽不至于与小百姓无涉,但小百姓们习惯上是不怎么参与、也没有机会和能力乃至意愿去参与的。正因为如此,尽管法理学的角度法律是用来调整社会关系,而不是“治人”的,我们的习惯往往是法律用来“治人”;同时,也正是因为立法、修法过程中缺乏下层的视角和底层百姓的关注及意见,加上一贯的人治传统,我们的法律最终常常变成了“治人”,更准确地说是“治民”而不“治官”。

当然,要这么说,立法、修法的专家学者及相关人士可能会非常委屈,他们认为自己肯定是兼顾了立法的各项原则、平衡了各方权益,初衷是好的——比如此次修法,就是因为现行的《刑事诉讼法》存在重实体而轻程序、非法证据难以排除,侦查部门权力强大、法院独立性不够等诸多弊端而致使问题层出不穷,其本身的缺陷太多而予以补救和救济的。只是初衷或理想目标能否达成,并不取决于初衷,而在于相关规则的设置及执行、实施的实际情况。而当下的实际情势又是什么呢?是官员和小百姓都已习惯于法律用来“治民”,土皇帝们导演的跨省追捕丑闻不绝于耳,非法、超期监视与拘押层出不穷,公民的私权利和自由一再被侵犯和剥夺。而细看之下,此次的《修正案》相关条款,刚好成了这些弊端的解套工具,为这些乱象保驾护航。

确实,《修正案》的几条规定为相关部门和相关人士“重实体而轻程序”中的“轻程序”解套了,那些碍手碍脚的麻烦程序总算免掉了,可惜“实体”却没有“重”起来。不仅没有,反而公安警察部门的权限进一步扩大,几有锦衣卫卷土重来之势!

我们不妨来看看其中几条——

修正案草案十五:“行政机关在行政执法过程中收集的物证、书证等证据材料,经过司法机关核实,可以作为证据使用。”——给行政机关扩权;另外,按照我们的特色,某地最高行政机关领导是可以直接命令司法机关领导的,如此,某地最高行政机关指派得来的证据,司法机关能不同意/核实吗?

修正案草案三十:“监视居住应当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住处执行;无固定住处的,可以在指定的居所执行。对于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重大贿赂犯罪,在住处执行可能有碍侦查的,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批准,也可以在指定的居所执行。但是,不得指定在羁押场所、专门的办案场所执行。”——给公安机关扩权,尽管有一个公安机关内部上下级的差别,但总体上公安系统内部完全可以自行决定“双起”与否及如何如何了。

同样是修正案草案第三十条:“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除无法通知或者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通知可能有碍侦查的情形以外,应当把监视居住的原因和执行的处所,在执行监视居住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监视居住人的家属。”——给公安机关扩权,他们实际上可以无限期监视居住并不用通报给家属。

“被监视居住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违反前款规定,情节严重的,可以予以逮捕;需要予以逮捕的,可以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先行拘留。”——给公安机关扩权,一是“可以予以逮捕”,一是何为“情节严重”基本上是由当场监视的公安自行判断的,所以在此处可以理解为“现场监视的公安可以自行逮捕人”。

修正案草案三十三:“执行机关对被监视居住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采取电子监控、不定期检查等监视方法对其遵守监视居住规定的情况进行监督;在侦查期间,可以对被监视居住的犯罪嫌疑人的通信进行监控。”——进一步给公安机关扩权,只要是他们认为是“嫌疑人”,那就可以实行电子监控,并且可以半夜三更及不限次数随时造访,并且监控通信。

修正案草案第三十六条规定:“拘留后,应当立即将被拘留人送看守所羁押,至迟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除无法通知或者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等严重犯罪,通知可能有碍侦查的情形以外,应当把拘留的原因和羁押的处所,在拘留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同样的情况,也存在于修正案第三十九条。“逮捕后,应当立即将被逮捕人送看守所羁押。除无法通知或者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等严重犯罪,通知可能有碍侦查的情形以外,应当把逮捕的原因和羁押的处所,在逮捕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逮捕人的家属。”——这意味着,只要“无法通知”,或者“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以及“通知可能有碍侦查”的几种情形,也可以成为对当事人实施监视居住、刑事拘留、逮捕等强制措施后不在24小时内通知家属的理由。按照我国特色,比如,不向当事人询问家属联系方式、或者没听到当事人所提供的家属联通方式,那就可以“无法通知”。至于上访群体,聚集当然会“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通知家属后容易群情激涌,或者家属将举报对象或所反应问题的第一手证据转移或隐藏,那当然“通知可能有碍侦查”了。所以,这几条的实质是,比如国保对于所谓“危害国家安全”的“异议人士”,公安对于上访群体等等,完全可以把人弄走后不告知家属,而且是长时间不告知。

修正案草案第五十六条:“第一百五十条为了查明案情,在必要的时候,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决定,可以由特定人员实施秘密侦查。” “第一百五十一条依照本节规定采取侦查措施所收集的材料在刑事诉讼中可以作为证据使用。”“对于通过实施秘密侦查收集的证据,如果使用该证据可能危及特定人员的人身安全,或者可能产生其他严重后果的,应当采取不暴露特定人员真实身份等保护措施,必要时可以由审判人员在庭外对证据进行核实。”——进一步给公安机关和县市级的土皇帝们扩权。只要土皇帝们给当地公安局一把手打个电话,即可对于什么钱运会、姚立法,从精神病院逃脱的徐武,还有举报阜阳白宫、要为结石宝宝讨公道的谁谁,全部给“实施秘密侦查”;同时,既然“应当采取不暴露特定人员真实身份等保护措施,必要时可以由审判人员在庭外对证据进行核实。”,那么证据从何而来不用交代和对质,证据是否可靠也不用当庭核实和对质——这等至高无上的权限和待遇,估计连“我要什么就是什么,我喜欢谁就是谁”的老Q筒子都羡慕不已了。

……

综上所述,锦衣卫权力虽大,好歹还要皇帝批准,而且只有一个皇帝。而新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如若实施,只要“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决定”,即可遍地公检法三合一的锦衣卫侦骑四出,缇骑按剑而前。我等草民,只有乖乖地闭嘴、销硬盘、关手机、引颈受戳吧。(文/鲁直)

(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初次审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现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及草案说明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向社会公开征集意见。社会各界人士可以将意见寄送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1号,邮编:100805,信封上请注明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征集意见),也可以直接登录中国人大网提出意见。意见征集截止日期:2011年9月30日。相关链接为:正在征求意见的法律草案http://www.npc.gov.cn/COBRS_LFYJ/user/Law.jsp)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