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杜君立:腐败经济学

p110821104
杜君立,著有长篇小说《乱弹》、商业管理类《职业人格》、历史类《历史的细节》和《1776:乾隆四十一年》等书。近几年在传统纸媒和网络上发表了大量时评,以及许多颇有影响的文化、经济、社会和历史随笔。

中国的历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腐败的历史,当一届皇权统治腐败到无法收拾的地步时,那么中国就会推倒重来,人口减少一半以上,财富减少一半以上,罪恶减少一半以上,就这样周期性的发作,周而复始,2000多年来毫无创意。

腐败是政治上的卖淫。——题记

1

经济学是市场经济的产物,对传统农业社会和计划经济社会来说,都不需要经济学。经济学是从政治学和伦理学中分离出来的一门新兴学科,经济学“唯利是图”,它号称“对你周围所有的人抛弃所有的友善”,假设人类的行为动机是单纯的、简单的和固执的,不会被友善的道德情操所影响。这就是普遍的经济学初衷,完全与“苏格拉底问题”相反——苏格拉底说:“人应当怎样活着?”

现代经济学作为伦理学的分支,最终实现了无伦理和去道德化,这是经济学始创时期的人们始料不及的。被尊为经济学之父的亚当•斯密曾经以《道德情操论》而名誉鹊起,并曾经长期担任格拉斯哥大学道德哲学教授。经济学与伦理学和政治学的彻底分离,使其成为财富工程学,财富以外的人类幸福均被视而不见的隔离。

人本是道德的产物,但在经济学家眼中,每个人都是“经济人”,人类的所有活动都是经济活动,都可以被“成本”和“收益”所解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代经济学已经演变成为臭名昭著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信仰GDP和财富数字的增长,而漠视人类真正的福祉。更严重的说,一个经济学家为纳粹服务也是不受置疑和谴责的。

马克思的《资本论》仍然保持了经济学与政治学密切相关的历史渊源,使政治经济学达到发扬光大,政治经济学因此成为信奉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在计划经济时期的核心文化。这种政治经济学与现代经济学风牛马而不相及,与其说它是经济学,不如说它是政治学。马克思站在广大劳工阶层的角度,以无产阶级的利益为出发点,强烈谴责资本和资本主义,认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并坚信共产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掘墓人。

30年前,处于崩溃边缘的红色中国摈弃了完全计划经济,开始了国家资本主义的经济体制改革。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逐步被现代经济学所取代,上层建筑主导了经济基础的发展步伐。从此,政治经济学走向没落,经济学全面兴起。

经过连续30年的市场化和去政治化洗礼之后,经济学在中国获得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当政治在中国变成经济的时候,经济学就成为显学,而所谓的经济学家就是这个国家的这个时代最显赫的牧师和布道者,他们的金口玉言如同圣旨一般,用来解释市场这个上帝的教诲。这些炙手可热的专家们甚至认为,中国已经形成了“人类历史上最好的经济制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的经济学只能是庸俗经济学,中国许多经济学家也算不得知识分子,因为他们抛弃了人类基本的价值判断和道德底线,他们只是一些没有良心的财迷和官迷。

2

经济学家樊纲以“不讲道德的经济学”名噪一时。作为中国御用经济学家,拥有庞大家族产业的厉以宁就说:在改革过程中,国有资产的流失是必然的,不必大惊小怪。只要把企业财产经营权改为“法人财产权”,国有企业的一切难题就迎刃而解了。为了达到改革的目标,必须牺牲一代人,这一代人就是3000万老工人。8亿多农民和下岗工人是中国巨大的财富,没有他们的辛苦哪有少数人的享乐,他们的存在和维持现在的状态是很有必要的。中国应该用就业促进就业,因为有一批人就业了,赚了钱他马上会花掉,另外的人就有了赚钱的机会。

厉以宁还说:中国的贫富差距还不够大,只有拉大差距,社会才能进步,和谐社会才能有希望。中国穷人为什么穷,因为他们都有仇富心理。我要为富人说话,不是为了讨好富人。今天有些人骂富人,好像是给穷人出气,其实他们是害了穷人。杀富济不了贫,穷人应该将富人看成自己的大哥,大哥穿新衣小弟穿旧衣,天经地义。将基尼系数农村城市分开计算,这样中国贫富分化就不严重了。农民有望进入社会中产者阶层。中国农民不要害怕当中产阶级。

与“腐败是润滑剂”的官方经济学专家针锋相对,一批富有知识分子精神的经济学家得到更多的社会关注。面对同样的中国经济,秦晖先生借用李嘉图的比较优势理论,尖锐地指出中国模式的秘密是血汗工厂的低人权优势;茅于轼在《中国人的道德远景》中,则更多地从公平正义的道德层面对中国经济展开批判,而他的小额贷款实践则开一时风气之先,让全社会更多地关注低收入人群的发展。郎咸平先生因郎顾之争成名,成为批判国有资产流失的急先锋。郎咸平曾经有一个打扫房子理论:我的房子需要打扫,就请了一个清洁工过来,他打扫完了,就说房间已经成为他的了。他将国有企业比作房子,将国有企业的管理者比作清洁工,属于全体国民的国有资产就是这样被流失、被管

抱歉,本文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