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甄鹏:吴丹红关于刑诉法修改的文章严重误导大众

p110901104
甄鹏,山东大学学者。字西月,山东高密人。理学硕士、历史学博士、政治学博士后、律师资格。精通中外政治制度、企业和知识产权法、塞尔维亚问题。

吴丹红的意思是:你们不要闹腾了,前进一步就行了。我们要问:明明可以前进十步,你为什么只走一步?

新法(草案)的修改远远不够。仅就“秘密拘捕”条款而言,我建议两处改动:一,将无法通知的,改由户籍所在地公安机关继续通知;二,将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通知可能有碍侦查的,改为进行简略通知,即不通知监视居住的原因和执行的处所,只通知监视居住的事实。

期待着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废除“秘密拘捕”条款。中国不能成为一个警察国家。

9月1日,人民网登载了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丹红的文章《刑诉法修正呼唤理性探讨》。该文经过新浪等门户网站转载,引起广泛关注。

该文称:自8月30日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全文在网上公布后,网民参与讨论的热度持续上升,不少媒体也刊发相关报道。有报道称:“草案部分条款或致‘秘密拘捕’泛滥”。作为一名学习和研究刑事诉讼法十余载的青年学者,我认为这样的说法,完全曲解了修正草案中的文本以及立法原意,得出的结论也是荒唐的。

所谓的“秘密拘捕”说,主要有两条。一是新法(草案)第七十三条关于“监视居住”的规定;二是新法(草案)第八十四条关于“拘留通知”的规定。这两两个条款,前者是增加条,后者是修改条。不可否认,后者比起修改前,确实有些许进步。

这两处修改是“秘密拘捕”说的两个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就重要性而言,前者比后者更为重要。吴丹红作为“一名学习和研究刑事诉讼法十余载的青年学者”,此时打起了太极。他断然回避了更为重要的前者,称“引发讨论的条款是修正案草案拟将现行刑诉法第六十四条改为第八十四条”。于是在随后的文章中,吴丹红只论述了第二部分。

吴丹红说:“在沸沸扬扬的讨论中,请媒体多聆听一些理性的分析,多进行一些专业的探讨,而不是抓住一个吸引眼球的话题就肆意炒作,不仅混淆视听误导大众,也毁了自身的声誉。” 他一方面要求别人理性,另一方面却避重就轻,将一个严肃的问题轻佻化,最终毁了他自己的声誉。

作为一个法律学者,吴丹红应当知道这些年来“秘密拘捕”的行为屡屡发生,其危害性和严重程度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这些“秘密拘捕”行为,往往打着“监视居住”的幌子。现在,新法(草案)的规定将这些目前完全非法的行为合法化。这不能不说是巨大的倒退。单就第二部分而言,吴丹红所言的进步仅是文字上的进步,拟修订条款的模糊性不会给司法机关带来任何实质性的约束。可以说,这种所谓的修改毫无意义。

吴丹红说:如果因为某些人说话时不求甚解、曲解原意,致使这种限制侦查权滥用的条款因缺乏支持而“原地踏步”,这岂不是帮了倒忙?吴丹红的意思是:你们不要闹腾了,前进一步就行了。我们要问:明明可以前进十步,你为什么只走一步?

新法(草案)的修改远远不够。仅就“秘密拘捕”条款而言,我建议两处改动:一,将无法通知的,改由户籍所在地公安机关继续通知;二,将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通知可能有碍侦查的,改为进行简略通知,即不通知监视居住的原因和执行的处所,只通知监视居住的事实。具体内容如下:

草案第三十部分第二款原文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除无法通知或者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通知可能有碍侦查的情形以外,应当把监视居住的原因和执行的处所,在执行监视居住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监视居住人的家属。”

应改为三款:“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除本法另有规定的以外,应当把监视居住的原因和执行的处所,在执行监视居住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监视居住人的家属。”

“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通知可能有碍侦查的情形,应当在执行监视居住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监视居住人的家属如下内容:被监视居住人已被监视居住。”

“无法通知被监视居住人的家属的,应通知被监视居住人户籍所在地的公安机关。户籍所在地公安机关应继续通知被监视居住人的家属。被监视居住人的家属询问被监视居住人情况的,该公安机关应按上述规定告知。”

草案第三十六部分关于“拘留通知”的条款,也应做上述修改。

期待着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废除“秘密拘捕”条款。中国不能成为一个警察国家。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