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二荆条子:选举与治理网上胡某误判了什么?

1994年的卢旺达大屠杀,震惊了世界的良心。2002年,非洲国家在南非德班举行首脑会议,正式成立非洲联盟。为了不让卢旺达大屠杀的惨案再次发生,联盟通过的文件里声明,如果某个成员国听任其人民遭受反人类罪行,非洲联盟有责任进行干涉。非盟成了第一个将R2P(国家保护责任,Responsibility to Protect)纳入指导原则的地区组织。

2005年9月,联合国成立60周年首脑会议上,180位国家元首无异议通过的大会公报里,正式规定了R2P是联合国的基本原则,胡锦涛主席代表中国出席了这次会议。

看了8月26日选举与治理网上胡某的文章“南方周末评论员又误判了什么?”,我发现胡某的文章至少有三个误判。

首先,误判了国人的记忆。

胡某在文中说,卡扎菲之所以下场悲惨,皆因他是西方国家的眼中钉。但是事实上并不是那么简单。对此,我们还是有点记忆力的。

今年3月中旬,当卡扎菲的坦克军团,像一群恶狼扑向反对派最后的城市班加西时,卡扎菲在的黎波里发表了电视讲话,他咬牙切齿地赌咒发誓:“我们的军队今晚就会来到!对你们这些反对卡扎菲的人绝不仁慈,绝不宽恕!我们的军队将挨门逐户的搜捕!那怕你们钻进下水道,也要把你们抓出来!像消灭肮脏的老鼠一样的消灭你们!”

这个把反对他的利比亚人民看成是“肮脏的老鼠”的卡扎菲,还能算人么?这个不是人的卡扎菲难道不是利比亚人民的死对头、眼中钉么?可以想见,面对卡扎菲要血洗班加西的屠城威胁,被逼上绝路的班加西民众,唯有拼死抗争,那怕一人尚存,也必然会与卡扎菲血战到底!

古今中外的历史已反复证明,凡是与人民为敌的独裁者,没有一个不是下场悲惨的。这与是不是西方国家的眼中钉,有一毛钱的关系么?

其次,误判了国人的国际常识。

胡某在文中强词夺理的说“国际执法”是很可笑的,你以为国人就没有一点国际常识?

1994年的卢旺达大屠杀,震惊了世界的良心。2002年,非洲国家在南非德班举行首脑会议,正式成立非洲联盟。为了不让卢旺达大屠杀的惨案再次发生,联盟通过的文件里声明,如果某个成员国听任其人民遭受反人类罪行,非洲联盟有责任进行干涉。非盟成了第一个将R2P(国家保护责任,Responsibility to Protect)纳入指导原则的地区组织。

2005年9月,联合国成立60周年首脑会议上,180位国家元首无异议通过的大会公报里,正式规定了R2P是联合国的基本原则,胡锦涛主席代表中国出席了这次会议。这次利比亚事件中,非洲联盟强烈谴责卡扎菲屠杀人民的暴行,阿拉伯联盟首倡设立禁飞区,以保护遭受屠杀的利比亚人民,联合国通过的1973号决议都是依据R2P原则行事的。

R2P原则堪称人类进化史上的一个伟大里程碑。它的历史意义在于,国际社会对卡扎菲式的暴行再也无法宽容。制裁独裁者对本国民众进行血腥杀戮,已经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主权高于人权”和“互不干涉内政”不再是独裁者们镇压国内民众、不容他国异议的护身法宝。

在互联网通达全球的今天,以上都是些国人皆知的普通常识,胡某还要想愚弄国人,只能是白日做梦。

再次,误判了中国的国力。

胡某在文中说,中国政府和绝大多数中国人民是不怕“国际执法”的。人们不禁要问:是谁赋予了你“代表”中国政府和绝大多数中国人民的权力?你有木有搞错?

邓小平的政治遗嘱是,中国在国际事务中“不举旗,不带头,养光韬晦”,换取一个安宁的和平环境,搞好中国的经济建设。邓小平之后的中国政府,在这一点上是非常清醒的。所以中国政府在联合国的1973号决议上没有投反对票,中国政府也没有公开站出来支持卡扎菲独裁政权,而是尊重了“利比亚人民做出的选择。”

谈到国力,今天的中国虽然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实体,但如果要单挑美国,中国的GDP仅为美国GDP的1/4;如果要群殴美日英法德,中国的GDP仅为他们GDP总和的2%。更何况GDP也不是万能的,1840年鸦片战争时,大清帝国的GDP是英国的6倍;1894年甲午战争时,大清帝国的GDP是日本的9倍;而这两次战争的结果咋样?胡某总不能装傻充愣说不知道吧?

毋须讳言,今天的中国是存在很多问题的,选举与治理网上许多网友大声疾呼,甚至言辞激烈。但是我想,在内心深处,他们还是希望中国政府好和中国人民好,因为“爱之深”,所以“痛之切”。倒是胡某之流,包藏不可告人之祸心,散布似是而非之谬论,妄图挑起中国政府与世界为敌,把中国人民推进万覆不劫的深渊。其狼子之野心,何其毒也!

善良的中国人民,你们要警惕啊!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