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义薄云天:云南一绝症患者连杀八名村官

我患了绝症,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我想。还不如在死之前为咱们乡亲做点事情,除去这几个贪官,败类,蛀虫,也为了能引起上面的注意,多看看我们农民,我们这些穷人,生活在怎样一个环境里,让他们知道我们的状况,换我们一个朗朗乾坤。——段飞

2011年8月28日,云南省曲靖市陆良县三岔河镇小罗依村一名叫段飞的青年男子残忍地杀害了村委会的八名村官,警察闻讯赶到时,八名受害人已经死去多时,警方立即逮捕了犯罪嫌疑人。当记者赶到时正好看到犯罪嫌疑人被逮捕时的情形。该年轻男子名叫段飞,26岁,当地人,一脸淡然,很平静,甚至还带着淡淡的笑容,周围有很多群众,与其说是围观,还不如说是送行,我们可以很清楚的听到这样的声音:“阿飞,你放心,我们大家一定帮你照顾好你的家人”,“这几个蛀虫终于死了,死的好啊”,“多好的一个娃啊,可惜了”……还有很多类似的声音,可就是没有听到“杀人恶魔”这个声音,对此,警方感到很诧异。

记者问道:“你为什么要杀人?”

该男子答:“他们该死,既然政府不收拾他们,那我们老百姓就用自己的方法解决。”

记者问道:“为什么说他们该死呢?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利,你这样做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

该男子答:“我也知道这是犯法的。”

记者问道:“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该男子答:“我患了绝症,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我想。还不如在死之前为咱们乡亲做点事情,除去这几个贪官,败类,蛀虫,也为了能引起上面的注意,多看看我们农民,我们这些穷人,生活在怎样一个环境里,让他们知道我们的状况,换我们一个朗朗乾坤。”

记者问道:“为什么说他们是贪官,是蛀虫?”

该男子答:“说他们事蛀虫还有些抬举他们,我说过,他们该死,政府不收拾他们,我来干掉他们。他们做的事,在村子里面弄得民怨沸腾,人神共愤。就拿前不久的事来说吧,他们要卖村里面的的老学校,群众们都不让买,要留着村里搞娱乐活动用,公用,为此双方起了争执。张万生那天差点就被一斧头劈死了,闹得不可开交,没卖成。可过了几天,消息传出来,学校已经被他们私自卖了,背着老百姓,背着全村村民黑卖的。学校至少值60万,可是听说他们只卖了30万。还有六月份承包石矿场,五年期的,每年12万,一共60万。近两月收入90万元,可是,现在只有区区15万了。那么钱呢,那些钱用到什么地方去了,鬼知道。

“还有,段书文连任了3届村长,还有主任,上次承包采石场,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才以8万一年的承包价承包了5年,好,那么,那40万呢?天知道被用在什么地方去了。还有两个月到期,所以他大量地用公款去他的采石场拉碎石来填路,把路都填了走不成,好从公款里面捞油水。

“去年不是换届选举吗,原本群众是要联合起来敢他们下台的,可是没机会。你知道为什么没机会吗?因为等大家知道时,已经选好了,黑选的。原来是这样的,李长林,段书文,张万生,段继华,曹石华,梁少坤等人指定几个他们的亲信为所谓的代表户,村官由所谓的代表户推选,就这样选好了,当村民知道时已经晚了。私自选举,这个好像是犯法的吧?

“我们村自己有一个龙潭,乡亲们吃了几十年自来水的水不要钱的,可是从两年前开始,变成定时用水,每天只有4个小时有水。前几天他们说是要安水表,以后吃水要出钱,大家这时才知道,原来,龙潭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们卖了。卖了多少钱,这些钱用到什么地方去了,这些,村民一概不知。

“我们那里有一个水泥厂,建厂的时候和我们村双方协调的意见是:每年补贴每人电费100元,水费100元,黏土费200元,污染费400元,共计每人每年800元,全村人口600人,每年全村补贴480000元,可是村民们已经有六年没有拿过这个钱了,六年,共计288万元,这些钱呢,用到哪去了,天知道,地知道,还有那几个蛀虫知道。”

记者又问: “那你们为什么不去检举,要做这种犯罪的事情?”

该男子回答:“怎么会没有去举报呢,可是人家市里有人,听说官还是有点大,群众们的反映意见被压下来了。前年群众们写好了举报材料,到镇上,县上,市里,一级一级地检举。不知道蛀虫们是怎么得到的消息,开着车一路的跟着追,终于在群众去省里的路上追到了,不知道是用社么卑鄙的手段硬是把群众们带回来了。后来县里面来了4个人,当着群众的面为蛀虫们辩白,而且还把检举材料复印成册,公布检举材料。之后群众们又进行了几次上访,可是,一点音讯都没有。”

记者问道:“那你这样做后不后悔,你这样做,有没有为你的家人考虑过?”

“做这件事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我有的只是恨,我恨这个该死的水泥厂。我想,如果没有这个水泥厂的话,我就不会得肺癌了。我还年轻,我还有大好的前程,可是当得知我已经是肺癌晚期时,什么都晚了。你知道吗,这个水泥厂污染有多大?我们村由呼吸道引发的疾病病发率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那天我知道自己已经是肺癌晚期,我真的是心灰意冷,可是我想我又不能就这样白死了,从那天起我就开始想着做这件事了。我卖了一把非常锋利的砍刀,又买了四五种剧毒,我把刀浸在剧毒里面粹炼。那天他们正在开会,我冲了进去,把门关起来,一通乱砍,终于把这些蛀虫全部解决了。我也算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了,为民除害了,没白死,希望乡亲们能在下任村官的带领下过上好日子吧。”

很难想象,在一个人口百余户的小村庄,竟然隐藏了这么多惊天黑幕,导致了这样一幕惨案,继**案之后,这一幕再次上演。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小村庄,那么一个县,一个省,甚至是全国呢,还隐藏着多少这样的惊天黑幕呢?难道我们的政府,就没有什么感想,这样血的教训还要发生多少才能让我们醒悟?**,段飞,或者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或者是人民的英雄,我们暂且不说,可是他们的杀人动机,是什么造成这一幕的,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不值得我们的政府重视?

(阳春白雪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