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赵进斌:看教育部的画蛇添足

p110831106
本文作者、中选网专栏作家赵进斌先生。

鉴于这样严酷的社会现实,我认为,教育部应尽快在全国中小学生课程表中删除空洞虚假片面说教的思想品德课,从小学生开始,开学第一课应该进行《世界人权宣言》的教育。

根据教育部网站26日公布的通知,我国将在中小学校通过有关课程及活动开展书法教育。通知要求,在义务教育阶段语文课程中,要按照课程标准要求开展书法教育,其中三至六年级的语文课程中,每周安排一课时的书法课。在义务教育阶段美术、艺术等课程中,要结合学科特点开展形式多样的书法教育。普通高中在语文等相应课程中设置与书法有关的选修课程。中小学校还可在综合实践活动、地方课程、校本课程中开展书法教育。

通知提出,书法教育应培养学生正确的写字姿势,养成良好的书写习惯;一至三年级着重培养学生硬笔书写能力。三年级开始,过渡到硬笔软笔兼学。学生要用毛笔书写楷书,临摹名家书法;大致了解书法历史和汉字字体源流;从书法作品的内涵、章法、结构、笔法等方面鉴赏历代重要书法家作品。通知强调,省级教育行政部门要对书法教育的课程安排、教学管理、教师任职条件及资源配置等进行规划。

看完教育部这条教规,无奈喟然长叹。近年来,在教育部的“素质教育”指挥棒的指导下,中国的幼童自从踏进幼儿园时起,又陷入了新一轮的“艺术教育”的汪洋大海。在中国特色望子成龙父母殷切期望下,每一个孩子都怕输在“起跑线上”,举国遍地各种各样的“素质教育”的民办机构应运而生。君不见,星期天、节假日,一家人扶老携幼参加诸如双语、音乐、舞蹈、美术、体育等“素质教育”培训中心、培训班的中小学生川流不息。看着一个个本应活泼自由自在的童稚,在父母及爷爷、奶奶、姥姥全家人的牵引下,去接受他们懵懵懂懂的素质教育的填鸭式地灌输,实在有些于心不忍,喟然长叹。这下好了,教育部又适时出台书法课程,摩肩接踵的“素质教育”行列里,书法墨香从此将更加浓重。还未从应试教育泥潭中脱身的国人,又陷入“素质教育”的陷阱。中国人啊,你何时才能从这一个个急功近利的泥淖中爬出。

2001年教育部印发了《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行)》,规定在小学低年级开设品德与生活课,在中高年级开设品德与社会课。普通高级中学开设《中学思想政治课》,在大学生中的《思想道德修养》课。自此,这些“政治课”成为飘散在中国千万大、中、小学中专制统治的阴霾。这类片面、虚假、空洞、枯燥的意识形态的政治说教,唯“爱党”“爱国”俩“母亲”的灌输强加于亿万中小学生。成为摧残青少年身心的罂粟。正是由于这样几十年来视人性天生民主自由权利于虚无的恬不知耻地灌输毒害,才有了乌鲁木齐市剧院发生大火时,众多中小学生集体喊出“让领导先走”,从而导致震惊中外的重大伤亡恶性事故;正是由于这种只有把生命交给“党母亲”、“国母亲”才是爱国体现的本末倒置人生观的严重危害,才发生了少年赖宁冲在成人前面去救山火而丧命的惨剧。这种从解放后就以少年刘文学发现地主偷摘生产队里的辣椒便与之殊死搏斗的社会主义阶级专政核心价值观的“教育”,导致几代中国人一事当前,唯“党”唯“国”唯“集体”是从的可怕僵化愚昧无知思维,使中国人成为专制独裁磨道上驴。六十多年来,中国人被这些专制枷锁镣铐拖累得奴性严重,视自己如草芥蝼蚁的草民、贱民,做稳了奴隶时代。北京师范大学公民与道德教育研究中心在一次关于当前学校德育中存在问题的全国调查中发现,相当多的德育课教师认为,当前德育课内容的幼稚化现象比较明显,存在着诸如过于简单,而且教材体系不清晰、过于模糊等问题和一些重大缺陷。更为可怕的是,目前大、中、小学思想政治工作的灌输教育恶性循环,已转化流行于普遍存在的祸国殃民的形象工程中。我们经常看到诸如炎炎烈日下,刺骨寒风中,不少幼年少年学生,为等候上级领导“检查指导工作”而列队在苦苦等候,女中学生成为领导“三陪”女的报道。而这些活动,莫不是打着检验学生是否 “爱党、爱国”、“与党组织保持一致”的无耻诱惑旗号,加之以“积极参加”这类活动,学生可以在评比优秀三好学生、优秀学生班干部,在入团、入党,升学、就业方面给予加分照顾,使人生观、价值观得到扭曲的亿万大中小学生,从小就官瘾官气十足。为保证达到个人达到这个目的,用尽弄虚作假、欺上瞒下、耍小聪明、小伎俩,这样几十年如一日灌输政治教育课,美其名曰培养出的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合格接班人,实为弄虚作假、唯利是图、自私自利的市侩、党棍。目前,这种风气在大专院校中表现尤为突出。残酷无情的社会现实恰恰是目前中国思想政治理论教育产生的客观结果。在当前整个社会权钱勾结拜金主义盛行的情况下,当“富二代”穷极奢侈,“官二代” 封妻荫子,当潜规则成为人们实现梦想而不得不付出的沉重代价时,大多数同胞只能饮恨吞声,哀怨自己没有好爹娘一生只有做人下人的奴时代。

中国是个充满梦想的国度。但梦想的实现,古今中外发达国家社会文明发展史已表明,教育确是百年树人百年大计,只有从小接受公民教育,建立起公民社会,每个国民都知道自己天然拥有的那些民主自由权利,才能享有做人的尊严,才能建立健全公正公平合理的社会,否则,只有当奴隶的份。一个人要想实现梦想,除先天的天赋之外,一个社会能否建立公平合理的社会制度,能否保证让所有人站在一个起跑线上进行公平竞争的机制是主要因素。中国几千年的专制、独裁统治史表明,没有民主、法治、自由的梦想只是空想、瞎想,只强调信奉一个思想一个政党的统治时期都非常可怕。

鉴于这样严酷的社会现实,我认为,教育部应尽快在全国中小学生课程表中删除空洞虚假片面说教的思想品德课,从小学生开始,开学第一课应该进行《世界人权宣言》的教育。该《宣言》1948年颁布后,联合国大会要求所有会员国广为宣传,并且“不分国家或领土的政治地位,主要在各级学校和其他教育机构加以传播、展示、阅读和阐述。这也是加入联合国的国家对本国人民的一个承诺性质的文件。从年年联合国的诸多纪念活动中明确的看出,加强人权教育尤其是中小学生的人权教育应该是联合国各成员国十分重要的一项工作。而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理所当然的应该成为各国加强人权教育的最有纪念意义的一个日子。令人不解的是,中国所有的日历都没有标明、注明这个节日,没有多少中国人知道世界人权日是哪一天,更少有人知道《世界人权宣言》的内容,我们仍是在“积极研究”未宣布加入《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极少数国家之一。中国教育部及其相关统管者更是对这类联合国会员国和义务教育视而不见,这不但有失常任理事国地位身份尊严,屡遭西方发达国家抨击,其顽固不化用遮掩欺骗国民谋求永久专制统治的图谋可见一斑。

几千年封建专制、独裁的社会、没有自由、民主、法治的中国,虽然人民一直做着强国梦,但事实上强只是强了朝廷和皇亲国戚、权贵集团,而广大百姓始终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面对时下贪官污吏腐化堕落、醉生梦死,政府强权通吃的严峻现实,目前亟需普及的是公民常识。公民社会建立不起来,强权专制无法避免,更谈不上国民人格事业的全面发展。中小学第一课应该是《世界人权宣言》学习日,让每个中国人从小就人养成强烈的公民意识,意识到自己为建设宪政民主、自由的社会应承担责任和义务,并始终不渝地为之奋斗,假设现在在小学生中开设公民教育课,等合格公民走上社会,也是十几年以后的事。一个长期自绝于人类普适文明规律的国家是永远无法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象目前这样不惜花纳税人血汗钱到处去宣传吹嘘自我感觉良好、自我陶醉的“国家形象”更是自欺欺人,饮鸩止渴,所谓崛起的“中国梦”只能是镜花水月。

邓小平当年看过惨不忍睹的中国足球赛后,曾感叹说过一句话:足球要从娃娃抓起。敦不知,在不知公平竞争为正义、没有接受公民权利义务教育国度里的中国足球队员,只能辈出四肢发达、大脑简单的江湖绿林好汉。这个领域的哥们们只以劫财骗色为己任,满眼皆是孔方兄,黑幕重重,动辄拳脚相向,群殴不止,已经从上到下烂透了不可救药。对这样一个痈疮流脓不断诞生象宋代高俅蹴鞠的行业中,即将接任一把手的习近平仿照邓小平还充满无限深情寄予其“世界杯出线、举办、夺冠”三大愿望,真不知他的依据何在,真是令人无言以对。岂止是足球领域,就是被称为“梦之队”的冰上短道速滑运动队,不也屡曝“该出手时就出手”拳大胳膊粗的新水浒哥们吗?

假若当初邓小平以他一言九鼎的权威,他要说出——中国公民教育要从娃娃抓起。中华民族那该多么幸运!由此可见,尽管他生前的头象数次登上美国时代周刊,但他却永远无法与开创美利坚合众国民主宪政制度的华盛顿比肩。从这个意义上讲,所谓的国父孙中山,只能是民主启蒙者,而“人民大救星”更是视人民为草介的秦二世。民主的制度能诞生举世闻名的思想家和领袖,专制国家只能诞生屠宰人民的暴君,斯大林、毛泽东、金正日、萨达姆、波尔布特,卡扎菲,皆是这样的变种。

普及公民教育、建设公民社会,推动社会改良转型,奠定民主宪政国体,是中国目前最为急迫的头等大事,是中华民族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不朽伟业。谁开创这个新局面,谁就当之无愧地是中华民族的伟人。他才有资格享有“国父”盛名,对这个事关民族长治久安不朽伟业的百年大计,希望现在执政高层深思之、行动之。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