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选网被删文:稳定非要压倒一切吗?

p110831105

两个谬论要狠批,一是稳定压倒一切论;一个是中国国情论。

中国现在需要新的思想解放运动,改变执政理念,改变维稳模式。重建政治道德,权力黑社会化危害国家政权。公权力撒谎带坏国民道德。

我们缺少忧患意识,只有敌情意识。政权在你手里,就说造反有理;政权在我手里,就说维护稳定。缺乏一种真正实现稳定的价值观。

政治局研究经济,国务院讲政改,需要思考。会抓老鼠是好猫,现在老鼠抓到了,猫打起来了。科学发展观很有道理,具体落实没有做好。政治要让百姓讲,不要给人民讲政治。

忘记了文革全民族的悲剧,就是背弃了我们最大的民族利益。也是背弃了党的利益。这是党执政以来必须面对的重大课题。

稳定非要压倒一切吗?
文章原标题:要狠批稳定压倒一切的谬论

专题·《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发表三十周年座谈会精彩发言
以下发言摘自何兵与陈有西微博

江平:两个谬论要狠批,一是稳定压倒一切论;一个是中国国情论。

陈有西:一,中国现在需要新的思想解放运动,改变执政理念,改变维稳模式。高压还是疏导?二、改革要有顶层设计,全局设计,不能再摸着石头过河,不能再实用主义。三、重建政治道德,权力黑社会化危害国家政权。公权力撒谎带坏国民道德。四、政治体制改革要从司法改革突破。

于建嵘:政党政治代替了现代政治,政党政治有很多方面要思考,要改进。为什么就不能把法制、宪法作为执政的基本理念?

李楯:历史决议的民间解读:文革为什么还能沉渣泛起?因为很多该否定的没否定?我六十多的人,很多历史还不知道!我们缺少忧患意识,只有敌情意识。政权在你手里,就说造反有理;政权在我手里,就说维护稳定。缺乏一种真正实现稳定的价值观。

宋晓梧:今天看决议>,心情有几分沉重。当年我们否定了阶级斗争为纲,才有了万众一心搞经济建设,才有今天成就;我们否定了计划经济,才有了这样的经济活力。现在又有人给我们写文章提出要以阶级斗争观念分析社会问题,分析劳资矛盾,象通钢事件。坚持,还是回潮?当然是往前走。

张维迎:今日中国社会处于亚健康状态。只有利益,没有理念。三十年前有一群有理念的人,现在风气坏了。当年中央找浙江沈祖伦谈话,担任省委书记,他找中央汇报,说我只适合当省长,不适合担任省委书记。现在我们还有这样的人吗?

张维迎:政治家不能从公务员中产生。公务员机械化,无思想。二、我们现在看到的历史多是假历史,不彻底否定文革,中国人灵魂不可能干净。要公开档案。三、要落实宪法。宪法只有一条真落实:坚持党的领导。

王占阳:新民主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的理论值得思考。毛思想、邓理论如何整合?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新社会主义,市场社会主义,都融合到一起。里面的互相矛盾之处的解决,就需要创新。

丁学良:文革十年,有那么多老百姓参与那么多过激的事,原因何在?是一种冤气的总爆发。因为中国把自下而上对官僚体系泄放不满的渠道堵死了。文革给了通道。

张胜(张爱萍将军之子):反腐败,有一个公权力的遏制问题。一个市长,一支笔,几个亿就可以决定投向哪,投给谁,能不腐败吗?权力失去制衡,必然导致腐败。改革,一要有稳定的国际形势,可以让我们专心改革;二是恢复党的威信;健身,否则推上手术台就下不来了。

蔡霞:我们否定了历史上一些错误的东西,但是都是抽象的否定,缺乏具体的深切的清理。很多问题根本没有真正揭示出来。历史不能完整地被记忆。忘记了文革全民族的悲剧,就是背弃了我们最大的民族利益。也是背弃了党的利益。这是党执政以来必须面对的重大课题。

何兵:政党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还是政治建设为中心?值得讨论。执政六十年了,应当认真研究政治。政治局研究经济,国务院讲政改,需要思考。会抓老鼠是好猫,现在老鼠抓到了,猫打起来了。科学发展观很有道理,具体落实没有做好。政治要让百姓讲,不要给人民讲政治。

语录·现实观察

当你维权时,绝对要保持头脑清醒,绝不能相信权力者们是愿意为人民服务的,真的能够认真地听取群众的意见,真的会去追究责任人的过错,真的会认真加以纠错,根本不可能,这就是我几年来维权所得出的宝贵经验教训。
李逊达:难道我真的还要为区区小事去惊动中央吗?

中国的“砖家”养尊处优,生活在庭院深深的环境中,不但不了解世界人民的思想动态,而且连本国人民的思想情感也都一知半解,不甚明了。由于中国社会的严重分化,权贵阶层与平民阶层已难在一个屋檐下呼吸,这就决定了那些利益获得者,包括“砖家”们对平民必然是冷眼相待,于是一旦政府与民众,哪怕是外国的也好,发生什么矛盾冲突,他们就情不自禁地站在强势者一边,替他们所思,替他们所想。
万军:中国“砖家”怎样才能变成“专家”

在外交无小事的国度里,人民只有被严厉告知“遵守国家机密”的份,而无半点过问“国家机密”的权力。有港台媒体尖锐指出,当许多弱势群体仍然在温饱之间苦苦挣扎时,公仆们则利用公款大肆挥霍,胡吃海花,两相对照,犹如“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情景再现。
赵进斌:养在深闺人未知的“国家机密”

有人说只要把心态放平,世上所有的不公都摆平了,活得好与活得不好,都是一个样。
我不苟同。
有权有势的人与缺衣少食的人不一样;贫困交加的民众与肥得流油的政府不一样;在民主制度下享受有公民权利、有人的尊严的生活与在不民主的制度中苟且活命不一样。
傅一河:活着,越来越没有人样?

语录·百家争鸣

主权在民,普选公仆,到期更换,随时监督。这就是民主的精义。
缪一轮:民主究竟是什么?

中国总不缺乏这样的人:他们一见到皇帝就热泪盈眶,以为自己说不定就是皇上的私生子。一见到暴君杀人就兴奋莫名,以为被凌迟的那个人就是自己,能产生被施虐的快感。一见到公主就春心荡漾,以为自己就是宫里的公公,在宫里端屎盆子,说不定有机会上公主的床。他们如果真是公公,真的在宫里端屎倒尿,写下这些豪言壮语,打得自己满身的鸡血,我倒是一点也不奇怪。
姜草子:为卡扎菲打鸡血有啥意思?

谁能拯救病态的中国人?中国人还有救吗?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制造奴性的根源——专制,是必定会被破除的。破除专制之日,就是国人走上自我救赎道路之时。
犀利公:中国人还有救吗?

他出生在中国,一个对权力无限膜拜的国度,一个有规则而又无规则的国度,权力给了他幻觉,更给无数拥趸幻觉。他奇迹般地成功了,又戏剧性地跌倒了。他的奇迹,生长在这个充满奇迹的国度;他的戏剧,落幕在21世纪的中国,人们不再是傻瓜和瘪三,正成为有自由意志的公民,媒体也不只是鹦鹉学舌,而有一双犀利的眼睛。
郎遥远:“世华会”主席卢俊卿的红与黑

语录·公民谏言

在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条件下,党管干部应当是引导帮助人民更好地行使对掌权者的选择权,而不是以代替和虚化这种权利为原则。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党的领导和人民当家作主的有机统一。
裴志江:换届,要把干部的选择权还给人民

如果真的有志于与时俱进地弘扬时代经典,恐怕我们今天应当更多地倡导解放思想、改革开放、现代化建设、人民民主、依法治国、反腐倡廉……等等符合当代中国需要的优秀文化。单向度地宣扬中国共产党早期的革命文化,说得轻一点,是不完整和平衡,说得严重一点,是对党的历史和传统的割裂和肢解。
陈季冰:“唱红”的弦外之音

中国所要进行的政治体制改革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小修小补,其指向也并非抓几个贪官污吏,而是涉及到三权分立、政党多元化、军队国家化等最深层次的问题,其指向在于完善既有的契约规则,淘汰不适合现代文明的陈腐制度。
信力建:中国问题需要政改化解

语录·治理史鉴

人民永远是愚民这才是权力者最理想的被统治者。西方有一句谚语:无知是罪恶的根源,中国有一句名言,卑溅者最伟大;由此可见西方文化不虚伪,中国文化却最忽悠人。
但愚弄人民的人,最终一定要被受愚弄的人所抛弃。
李逊达:“刘少奇专案组”成员的特殊性

语录·国际管窥

英国骚乱是穷人的政治反抗吗?柯南·马里克说,不是。骚乱根本不是任何形式的抗议而是反映了英国陷入的另一种贫困:道德贫困。英国已经成为孤立的个人组成的国家。
柯南.马里克 著 吴万伟 译:分裂的社会

在非民主社会中,由于社会管理方法的限定,执政集群的意图必然是,也只能是:权力,以及其带来的一切好处都要占,其他的,仅仅是应付应付,不负任何责任。
江湖雀语:今日新闻说意图

在看中国近代史中,已经觉得这些近现代史已经被写得满目疮痍,有点恬不知耻的感觉。但如果你对北韩的近代史稍有了解,你会更加有这样的感觉,甚至一种油然而生的恶心。北韩一直高傲的宣称它的主题思想与自给自足,但实际上它的生存完全仰赖两个邻国的施舍——中国和苏联。金日成利用中苏的矛盾和敌对从中获利。
周卿:痛苦的幸福

美国有什么东西值得他,放弃一个强大祖籍文明的影响而毫无保留地效忠?而美国又有什么底气,觉得这个他们的对手国家的后裔会丝毫不可疑地效忠于他们这个历史要短浅得多的国家?
刘学伟:骆家辉效忠美国是谁的骄傲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